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2508.html

產業與資本均諳熟的一波資金仍未停止行動。

近來,頻頻有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或大股東拋出減持方案,減持股份占到總股份的比例動輒在3%以上,減持比例達到10%甚至清倉式的減持也開始出現。

“產業資本的減持的確引起了我們的註意。”北京一家私募的投資總監向記者表示。

分析人士指出,在當下外界對宏觀經濟和人民幣可能貶值的不樂觀預期下,減持行為可解讀為對未來不確定性的一種反應。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註意到,一些公告權益減少的大股東減持之心“急迫”:限售股解禁日剛過,減持公告沒幾日便立刻發出;甚至也有解禁日沒到,也要公告將大比例減持。

減持依然兇猛

高盛在口子窖(603589.SH)的大比例減持引來了市場的廣泛關註。23日,上市公司公告股東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由高盛設立管理——披露減持計劃,擬減持口子窖股份合計不超過9552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15.92%。

高盛投資口子窖始於2008年。彼時其承諾不幹預具體經營,不謀求控股,只作為財務投資者。按照6月23日的收盤價計算,高盛在口子窖的浮盈約高達45.65億元,賬面回報近13倍。

年報顯示,高盛持有股份限售期是12個月,原始股的解禁時間是今年6月29日。

像高盛一般急於套現的不是個例,而且是“清倉式”減持。公開資料顯示,勝宏科技(300476.SZ)的股東東方富海基金、東方富海二號基金於2016年6月16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也就是說剛剛解禁便要減持,目的是用於“投資”。

香港龐華持有音飛儲存712.5萬股原始股的解禁時間是2016年6月15日,日前上市公司公告,香港龐華準備在公告起的三個交易日後的六個月內,即2016年6月23日至2016年12月23日期間,視機減持。

上述東方富海基金、東方富海二號及香港龐華擬減持股份最高均達到持股上限,也就是說這些股東準備在規定時間內將持股清倉。

亦可以看到,減持與解禁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關聯。去年“股災”後監管層鼓勵增持控制減持,今年1月8日“禁減令”到期。

需要關註的是,7月1日當周,解禁市值將放量至1673億元,達到全年周度解禁的峰值。從月度數據來看,5月解禁市值是1900億,6月大幅提高至2617億。

“一定程度上顯示出產業資本對未來經濟的看法相對比較謹慎。經濟增長L型去產能去庫存之後,什麽時候中國經濟會到健康的狀態,可能大家覺得時間比較長。比較長的話,市場形成了一定謹慎的預期,在這種預期下大家會選擇落袋為安。”微信公眾號“龍門”主筆、資深公募人士李映宏分析稱。

產業資本大比例減持已經持續有一段時間。統計顯示上周即6月13日至6月17日全周,產業資本凈減持60億元。近一個月周平均減持達到61億元,較前期減持幅度有一定程度的增加。

“第一個原因,實體經濟不好,產業資本對股市後市的信心不太足;另外,對於上市公司未來的盈利能力或者持續增長也有一些悲觀預期。”李映宏分析道。

對市場影響或有限

“看減持之後的資金流向哪里,不外乎幾點,是不是進行新的投資,這是最樂意看到的,這對宏觀經濟是利好。但是我們無法猜測和判斷減持之後的資金怎麽處置。”李映宏表示。

本報記者統計發現,大多數情況下,在公告中上市公司大股東減持的目的表述是:“自身資金需要”、“投資”抑或“自身業務需要”等。

譬如,22日晚間漢纜股份(002498.SZ)控股股東漢河集團的減持原因是,“支持控股股東戰略發展需要,同時增加二級市場股票的流動性以及實施員工持股計劃的需要。”

也不排除減持是為了給第一大股東“讓路”的情況。21日晚間的公告顯示,持有金洲管道(002443.SZ)45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是8.64%)的第二大股東北京富貴花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富貴花開”)擬自公告披露之日起的3個交易日後的3個月內通過大宗交易或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後的3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交易,合計減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過2000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3.84%。

金洲集團與富貴花開目前持股比例分別為9.03%和8.64%,持股數量非常接近,若金洲集團收購靈圖軟件勢必面臨喪失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地位。

“在公司全力推進收購靈圖軟件的此刻減持,不排除是富貴花開配合公司收購靈圖軟件做的前期準備。”東北證券指出。

截至發稿,6月23日晚間,奧瑞德(600666.SH)、北信源(300352.SZ)、姚記撲克(002605.SZ)等均公告了大股東減持。其中姚記撲克控股股東邱金蘭擬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1200萬股,減持比例占到總股本的3.21%。

未來兩周,解禁市值較大的個股有國泰君安(601211.SH)、綠地控股(600606.SH)、雲天化(600096.SH)、普路通(002769.SZ)等。

對於個股而言,減持的威力在一定程度上會有所顯現。23日,口子窖低開低走,截至收盤下跌4.4%。

不過,對於整個市場的影響而言,也有券商分析人士表示“問題不會太大”。一家中型券商的策略首席向本報分析指出,“一個月300億,20個交易日,一天也就是15億。而且很多都不會走二級市場,大宗交易的也不少。對個股影響來看,關鍵還是看公司未來怎麽樣,有些可能公司很好但是股東需要錢就減持了,但是減持了之後股價還是會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