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3190.html

因為汪峰的求婚讓無人機成為了熱門行業。目前,市面上針對無人機有一家已經融資兩輪並且額度上億的創業型公司,但是作為朝陽產業並且公司發展處於良性循環的企業卻並不能從銀行獲得貸款,原因有二,第一,該公司沒有抵押物;第二,尚處於虧損狀態。

上海銀行小企業服務總經理朱會沖指出,科技型中小企業融資難,表面上是缺錢,實際上是缺信息。“銀行面臨嚴重信息不對稱,中小企業報表無法信任。”朱會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同時企業的經營行為、法人信息均缺失。

“同一維度的思考解決不了同一維度的問題。”上海斯睿德信息技術董事長兼CEO棱鏡大數據研究院院長趙傑對於上述問題闡釋到,傳統征信無法解決輕型企業的融資問題,源於傳統征就某一個具體維度的信息追求信息的完整準確度。例如,將更多精力關註於企業財務數據並利用財務數據建模。然而,事實卻發現這一做法在中國市場上行不通,最大的“絆腳石”在於中國95%以上企業的財務報表都存在水分,基於錯誤的數據做出來的模型自然也是錯誤的。

窮則變,變則通。中小企業融資無論從內部還是從外部均應采取“曲線救國”的道路。而這條道路直指兩方面,第一,建立不同於以往傳統征信方式的大數據征信,以全新的維度為這類輕型中小企業進行評級;第二,將目光集中於該類企業集中的地帶,從地緣優勢、配套優勢出手,形成“模式發展”。

數據統計顯示,目前,全國高新技術園區共有146個加之省一級則有1000多家。趙傑表示,目前全國高新技術園區可以分為五大類,最底層的第一類尚停留在招商引資階段,距離企業的信用管理還有較遠的距離。而最頂層的第五類,包含張江高新技術園區、武漢高新技術園區在內等已經建立了符合自身特性的誠信體系。

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邵誌清指出,高科技園區的服務在不斷深化,從物業、餐飲等基礎服務到共性服務平臺,例如雲計算、IT外包服務等,再到特色化的服務即進入信用階段。“可以看到,政府如數據長期以來是碎片化的,形成很多孤島。毫無疑問,在一定階段里,全國高新技術園區的服務、資源也是碎片化的、孤島的。” 邵誌清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其中包含競爭的需要也存在認識的不到位的原因。

“企業征信體系建設的下一步應該是將更多的數據連通起來,打破部門利益。”對於數據孤島問題,朱會沖舉例到,中小企業可能給到傳統銀行信貸部的財務報表是假的,但是給稅務局的納稅數據應該相對健康;此外,企業高管、股東等個人以及企業名下的房產信息目前等級在房產登記部。未來是否可以將這些部門的信息向銀行或者第三方征信體系開放。

對於上述阻礙,張江高科技園區已經在全國先試先行,2013年開始搭建張江園區的信用體系,目前,基本上形成了“一個數據庫”、“一套評價體系”、“多個應用領域”為基本框架的“信用張江”模式。

趙傑告訴《第一財經日報》信用張江模式共從兩方面著手,第一,搭建園區數據庫,這一數據庫並非單一維度數據庫。目前,具體到某一家企業已經擁有上千個數據維度,並且數據庫涵蓋了全國5000多家企業,其中數百萬企業擁有實時的動態交易數據;第二,園區為企業向銀行融資的同時提供一個壞賬擔保,上限一般為80%-90%。“但是即便如此,銀行還是不給貸款,他們需要一個獨立的第三方對企業進行評級。”趙傑稱,即需要為園區提供除數據之外的根據業務形態、企業類型的個性化評估模型。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信用張江”模式已經幫助超過500家園區企業從金融機構獲得支持,累計獲得銀行機構融資金額約50億元,獲得擔保機構擔保金額約12億元,券商機構推薦“新三板”掛牌企業38家。

但是,單打獨鬥始終不能形成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張江高新技術園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王維剛指出利用信用真正解決科技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信用體系建設範圍上僅僅局限在張江高科技園區內,從信用的承建、信用入庫的角度來看都是遠遠不夠的。”王維剛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這也是張江考慮建立一個全國的高新技術園區信用體系的重要一方面。

為應對上述問題,2016年6月23日張江高科技園區倡議並聯合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成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長沙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濟寧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4家國家級高新園區聯合發起成立“全國高新技術園區信用聯盟”(下稱“信用聯盟”),第一批會員共有29家國家級高新技術園區。

據悉,信用聯盟將搭建全國企業信用資源共享平臺,構建統一的園區信用服務標準,推進全國高新技術園區信用體系跨區域合作機制發展,共建信息互通的獎懲機制。“通過信用聯盟在現有各個園區信用體系基礎之上,上升為信息搜索體系標準或者信用體系標準。”王維剛指出,針對結構化問題除園區之間需要合作以及標準統一外,單就張江而言,張江園區、銀行、專業評估機構、政府等不同角色都擁有各自的信用評估體系,彼此之間不相通,阻礙了信用體系的進一步完善和信用產品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