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俄羅斯的影視作品開始高頻進入中國觀眾的視野。從引起院線熱潮的《他是龍》、到北京電影節獲獎的《我是教師》,再到風靡互聯網的俄劇《葉卡捷琳娜二世》,俄羅斯的文化藝術正在以全新的形象為中國觀眾所了解。

同時,隨著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訪華,作為體育強國的俄羅斯也首度開啟了與中國夥伴的冰球合作。如何認識當今時代的俄羅斯文化體育產業?中俄兩國在文體領域有著怎樣的合作前景?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了俄羅斯聯邦駐華大使館文化參贊、俄羅斯文化中心主任孔諾夫先生。

文體商業化不是俄羅斯的首選

第一財經:俄羅斯政府對於本國文化體育產業的發展戰略是怎樣的?俄羅斯擁有極為優秀的文化和體育傳統,是否也會考慮將其商業化,讓其實現經濟價值?

孔諾夫:目前俄羅斯聯邦政府已經制定了2020年“體育與運動發展”規劃,該規劃的主要目的和任務包括:為公民創造系統從事體育運動的條件、提高俄羅斯體育在國際體壇的競爭力、在俄羅斯成功舉辦大型國際體育賽事、提高公民定期進行體育鍛煉和運動的意識、倡導健康的生活方式;保障俄羅斯運動員順利參加大型國際體育賽事、完善體育後備人才培訓體系;以及發展體育運動基礎設施,包括殘障人士專用設施。同時,俄羅斯聯邦政府也制定了2030年國家文化政策戰略,出臺了《俄羅斯聯邦文化法律基礎》。簡言之,這兩份文件旨在創造並完善俄羅斯文化多元發展的長短期條件。

我認為,體育和文化的商業化是無可避免的,但商業化不應成為這兩個領域的發展基礎,而應當起到補充、輔助作用。事實上,我認為商業化可能對文化體育會產生負面的影響,比如很多國家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等,這與體育的商業化直接相關,也會損害人們的健康。

第一財經:俄羅斯的藝術大家舉世聞名,您認為俄羅斯歷史和現當代哪些藝術家最值得中國夥伴了解?

孔諾夫:俄國及後來的俄羅斯學院派繪畫是世界繪畫藝術中最負盛名的畫派之一。比如,在中國特別盛行的是“列賓”畫派和“蘇里科夫”畫派;相應的,在俄羅斯也有以И.Е.列賓命名的聖彼得堡國立繪畫、雕塑及建築模範學院,以及以В. И.蘇里科夫命名的莫斯科國立模範藝術學院。相比於其他以俄羅斯畫家命名的高等藝術教育機構和藝術學校,這兩所學校在中國和其他國家更著名。因此,蘇里科夫和列賓會讓我們聯想到繪畫藝術的傑出典範,代表著俄羅斯古典繪畫學派的形象。

現當代的俄羅斯藝術家也與中國有著密切的交往,比如在俄羅斯文化中心舉辦畫展的畫家廖文夫婦、帕諾夫、布魯西洛夫和阿爾達什金。從古典到抽象,他們的繪畫風格和方向不同。但值得註意的是,中國人對山水畫青睞有加,認為俄羅斯是這種繪畫風格的典範。

俄羅斯影視劇的魅力源泉

第一財經:近年來,俄羅斯系列電影節的影響力不斷擴大。電影節能為俄羅斯的電影產業帶來哪些貢獻?商業化是否是電影節的設計初衷?

孔諾夫:俄羅斯主要的電影節包括一年一度的索契“Kinotavr”、莫斯科電影節等。盡管國際電影節展出的大部分是本國電影,但它不僅是俄羅斯電影界的盛事,也是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電影節。同時,電影節也是發現新趨勢的好機會,對剛剛開始電影生涯的年輕演員以及知名電影導演、電影制片人來說,電影節是在國內及國際展現自己的好機會。

目前,莫斯科電影節已經結束,有些獲獎者非常知名,還有些是第一次聽說。但總的來說,能感受到如今評委會和電影評論家更傾向於有趣和睿智的影片。其實,我本人也比較喜歡獨立、小眾,能夠引人思考的電影。這些小眾電影雖然比不上數百萬美元預算的美國大片,但它們講述的是一個個含蓄、真摯的故事,有的接近現實,有的充滿夢幻,但它們表現出了人們對自身命運的感悟。

第一財經:近年來,俄羅斯文化部資助拍攝的歷史題材電視劇《葉卡捷琳娜二世》在中國互聯網上掀起了不小的熱潮。您如何評價這部俄劇在中國的火爆?

孔諾夫;俄羅斯電視劇之所以能在中國成為熱門,我認為俄羅斯影視的一個特點就是善於詮釋人類的情感和情緒,俄羅斯電影的主旋律都是感情、激情、感受和愛,以及對人性的洞察。同時,以歷史事件為背景、和演員出色的表演,都是電視連續劇《葉卡捷琳娜二世》受歡迎的原因。

第一財經:俄羅斯無論電影(例如在近期北京電影節上獲獎的《我是教師》)還是電視劇《葉卡捷琳娜二世》這樣的優秀作品,都以現實、深刻、洞察人性著稱。為什麽俄羅斯影視作品普遍存在這種特點?

孔諾夫:的確,俄羅斯電影的顯著特點是對人類、人類的命運以及我們每個人不得不作出重要抉擇的關註。是人們與自己的過去(童年、生活、工作等)的連結,所有這一切都向我們發出信號,揭示我們存在的意義。

俄羅斯影視的這種特點與俄羅斯經典文化有關——俄羅斯的文學大師們,不管是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訶夫,都非常關心人物的性格和心理。任何一個俄羅斯孩子都看過俄羅斯經典作品,我們不可能擺脫這些經典。

當然,俄羅斯還有自己特有的幽默風格喜劇,俄羅斯的紀錄片也是電影產業中非常有趣的一個領域。

中俄體育產業合作的未來

第一財經:俄羅斯是傳統的體育強國,歷屆奧運會中,俄羅斯在獎牌榜總數上的位置幾乎從未跌出前三。您認為中俄兩國可以在哪些體育項目上開展合作?

孔諾夫:俄羅斯幾乎發展所有運動項目,我國是對發展任體育項目都沒有地域限制的國家。當然,有一些體育項目,我們是當之無愧的佼佼者,有些項目,我們還稍有遜色。處於領先地位的體育運動當然是曲棍球、水上運動、體操、排球、籃球、田徑等。

至於商業合作,我認為需要再次找到與中國的契合點,俄羅斯和中國可以互相學習。中國的強項是體操(俄羅斯也是)、女排(俄羅斯也是),某些水上運動(俄羅斯也是)等。中國有良好的運動員恢複方法,在這一領域開展與中國的合作會很不錯。我們也有很多優良的運動員科學備賽方法,在這方面也可以建立系統的合作。

中俄體育領域最近實現的合作是冰球項目。就在不久前6月25日普京總統訪華期間,北京昆侖鴻星冰球俱樂部有限公司董事長嶽欣禹與大陸冰球聯盟有限公司(“KHL”)董事會主席季姆琴科簽署了《參加大陸冰球聯賽授權協議》和俄中冰球領域合作意向書。俄羅斯將在俱樂部基地訓練中國年輕隊員,以迎戰2022年冬季奧運會。作為世界冰球大國,俄羅斯擁有豐富的經驗,我認為這些經驗將有助於促進中國冰球的進步。

綜上所述,我認為中俄在文體領域的合作前景是非常令人鼓舞的。我們可以相互借鑒相互學習,我們與中國在多個領域保持密切交往,前景十分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