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委員會領導人傾巢出動訪華之際,英國首相府已換新人。

英國新首相特雷莎·梅此前曾向媒體放言,稱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將是下一個見識到自己是“非常不好對付的女人”(bloody difficult woman)的男人。

容克在13日的北京記者會上回應稱,他認為將同梅之間有一段良好的關系,“我對梅沒什麽意見。我在英國的媒體上看到,她認為我將是下一個感受到她是個非常不好對付的男性,所以我從這上面得出的結論是,她非常急於感受我性格中難搞的那些部分。”

容克還表示,短期英國脫歐會對英國經濟和增長產生影響,因而也會對全球經濟有些影響。“但我們預測在幾年之後,在長期範圍內,英國脫歐不會對世界產生太大影響。”他如此表示。

“非常不好對付的女人”

“非常不好對付的女人”出自資深保守黨政要克拉克(Ken clarke)在錄制電視節目間歇時忘記麥克風時吐露的“真言”。

隨後特梅表示,她就是要做非常不好對付的女人,而且還要讓在未來退歐談判中的談判對手容克也見識到這一點。自2010年以來,現年59歲的梅一直擔任內政部長職位,以務實和強硬著稱。

容克在北京表示,在見面之前,他既不想討論她也不想對她做出公開建議,不過他認為在未來兩人之間會有一個良好的關系。

英國前首相卡梅倫最後一次在議會出席首相問答環節時指出,下一任首相是一名談判高手。卡梅倫對梅建議,要充分考慮到鑒於貿易、合作和安全的利益,從而盡量與歐洲靠近。

卡梅倫已經向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正式遞交辭呈。梅也已經受到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的接見。

容克表示,他將想念卡梅倫。“我同卡梅倫在專業和個人方面關系良好。”容克表示,“我意識到了他是一位非常嚴謹的先生,而且在困難時期總能拿出結果來。”

何時退歐要看英國

梅在當選演說中表示:“退歐就是意味著退歐。”

當容克被問及“留歐派”梅是否意味著英國留歐還有一絲希望的時候,容克幽默地表示:“探索我自己的精神世界都是很困難的,更別說去探索別人的了。”

不過迅速“上位”的梅是否會加速英國脫歐談判的進程呢?容克表示,歐盟方面並不能觸發《里斯本條約》第50條。他說:“這不是歐盟需要做的,這需要英國政府或者英國議會來做決定。”

從程序而言,《里斯本條約》第50條規定其成員國退出聯盟前要發出退出意向通告。英國發出該通告以後,歐盟與英國將針對具體事項進行談判並簽署退出協議。“我們在等待英方對歐方的退出意向通告。”容克表示,不過我們之前說了,在這之前不會進行任何層級的談判。

“我希望英國成為第三國之後,其同歐盟的關系仍然是越緊密越好。畢竟我們一起走過40年。”容克還說,“我不會同英國在敵視的情緒下談判,不會出現憎恨或報複。”

最早2018年第一季度脫歐

容克此次在北京強調,英國脫歐公投不會影響中歐之間的雙邊關系,在期間,“短期英國脫歐會對英國經濟和增長影響,也因此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影響,但是我們預測在幾年之後,在長期範圍內,不會對世界產生太大影響。”

容克並表示,英國脫歐對中歐之間關於市場經濟地位問題的決定沒有影響。

此前,英國駐華大使館臨時代辦羅廷(Martyn Roper)亦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英國脫歐不意味著英國會喪失例如在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上的投票權。

“在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並度過兩年談判期之後,英國才會真正退出歐盟。”羅廷表示,“在那個時刻我們將置身於歐盟之外,那一天前,我們還是歐盟成員,我們還要受到歐盟法律的約束,還會在討論中有一席之地。”從技術上而言,歐盟條約何時終止對英國的約束,這可能是在該協議生效後,若協議沒有達成,可能是公告發出的兩年後,又或是經過雙方協商的更晚的時間。在談判期間,英國依然是歐盟的正式成員國,因而英國正式脫歐的最早時間為2018年的第一季度。

歐盟外交事務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歐盟委員會副主席費代里卡·莫蓋里尼昨日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做題為《歐盟的全球新戰略》的專題演講時則指出,英國脫歐起到了“威懾效應”,即擊碎了成員國中那些認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擺脫歐盟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