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14/157421.shtml

年賣10萬噸,市值107億元,中國金針菇之王如何煉成?
周路平 周路平

年賣10萬噸,市值107億元,中國金針菇之王如何煉成?

創始人靠賣金針菇成為身家40億的富豪。

2016年5月4日,上海郊區的一家叫“雪榕生物”的企業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毫無懸念,開盤大漲44%。創業家&i黑馬發現,目前該公司總市值達到107億元,很快就要追上曾經的妖股“暴風科技”了。

雪榕生物的全名叫“上海雪榕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光聽名字怪唬人的,這家名中帶有“生物科技”字樣的企業是何方神聖?是基因測序、種子培育,還是新藥研發?實際上,並沒有如此高大上,這是一家生產金針菇為主的公司。對,就是廣泛出現在火鍋、麻辣燙里的金針菇。

據其官方陳述,雪榕主營食用菌的研發、工廠化種植與銷售,主要產品包括金針菇、真姬菇和香菇等等。後兩者占比較低,該公司總營收中,77.66%以上來自金針菇。

這家靠一根一根金針菇賣上市的企業,2015年食用菌年產量超過10萬噸,營收10.19億元,凈利潤12335萬元,是國內最大的金針菇生產商。這是什麽概念?就是你平時吃的金針菇里,可能有一根就是它們家生產的。

賣金針菇的生物科技公司

雪榕生物成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2000年之後法人變為楊勇萍,他曾是吉林省人大代表,精通《周易》,曾被授予全國優秀青年鄉鎮企業家。現在,持有雪榕生物40%股份的楊,身家超40億元。

那時候的雪榕比現在洋氣,還是一家蔬菜種植、加工出口型企業,幫助數萬農戶發家致富。而出口目的地是隔海相望的日本,後因遭到日本的出口貿易壁壘,雪榕轉做大宗農產品的生產商和供應商。2008年,雪榕幹脆把蔬菜業務停了,專心生產食用菌,市場也基本從海外回到國內。

明顯可以看到,從歷史到現在,雪榕都是一家“賣菜”的公司。

雪榕的研發投入相當有限,其科研人員總共才16人,本科以下占多數,2015年研發投入總計不到300萬元。與那些動輒數億研發經費的生物科技公司相比,簡直太少了。

事實上,豐科生物科技、光明森源生物科技、星河生物科技等公司,扒去“生物科技”的外皮,實際上都是賣蘑菇的。

雪榕有一門獨門絕技——用液體菌種生產食用菌。以金針菇為例,采用液體菌種生產金針菇較采用固體菌種生產金針菇,不但品相更好,而且菌種生產周期較使用固體菌種減少了 47-69 天,栽培瓶培養發菌和生育出菇的周期較使用固體菌種縮短了約 7-13 天,整個周期縮短了約 54-82 天。在雪榕,金針菇栽培周期約為 48-51天,相當於一年賣7茬。

蘑菇圈內有一個叫生物轉化率的概念,這是什麽鬼?就是一斤重的菌棒能長出多少斤蘑菇來,這種轉化率反映了一家企業的綜合能力。2012年,國際領先企業的金針菇生物轉化率為140%,我國的平均水平為90%,而雪榕的轉化率達到了150%,換句話就是一斤的配料,能長出一點五斤的金針菇。

一年耗電1.4億度

金針菇這玩意跟土豆一樣,放哪都能生長,北到黑龍江,南到雲南廣東,西到新疆,東到江蘇,都能長出一捧金針菇來。

但要種好,保證質量和產量可沒那麽容易,你真以為隨便拿個塑料袋,裝幾把菌種放墻角就能長出金針菇來?

雪榕把自己定義為工廠化生產。之所以強調工廠化,是因為金針菇的生產還存在大量家庭小作坊式的做法,而這部分的金針菇產量占到了全國產量的大部分。

手工作坊一般以塑料袋為栽培容器,攪拌、裝袋、滅菌、接種等都是通過人工或簡單的機械進行。這種做法有弊端,農戶通過簡易的保溫和制冷設備,減小了外界溫度對金針菇栽培的影響,延長了產品的供應期。但由於設施設備投入小,大棚和簡易廠房的溫度調節能力相對較弱,老天稍一變臉,估計前期辛苦都得白費了。

後面又出來一種地區合作社或者“企業加農戶”的模式,企業提供菌種,農戶負責種植,成熟之後回頭賣給企業。這種做法不僅存在於金針菇行業,其它的農作物也都有借鑒。這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效率和質量問題。

雪榕采用的是工廠化種植,這也是雪榕敢標榜生物科技企業的重要原因。別看金針菇身材纖細,但也是嬌嫩得很。工廠化生產要按照菌類生長需要,通過溫控、濕控、風控、光控設備,人工模擬生態環境,不受外界環境影響,一年四季均能穩定地進行生產。而栽培方式也是通過機械進行裝瓶、滅菌、自動接種、機械搔菌,培養室、生育室都采用標準空調廠房,除了菌類的生長環節,采收也都是機械設備自動化操作。

通過雪榕的招股書,創業家&i黑馬看到一組有趣的數字——雪榕在全國有633間生育室,每天有80萬瓶食用菌可供采收,每瓶產出金針菇405克/365克,真姬菇230克。

你或許不會想到,雪榕花錢最大的地方居然是電費,上海市電力公司已經連續三年占據雪榕成本支出的首位,2015年雪榕需要支付該電力公司3175.75萬元電費。2015年,雪榕消耗了1.3889億度電,主要用於生產過程中的制冷、光照和設備運行;還消耗了270.56 萬立方米天然氣,用於生產過程的高溫消毒。2015年,雪榕生產金針菇需要支付的電費和天然氣費用總計高達6968.42萬元。    

95%流向農貿市場

生產出來了,咋賣出去?這麽大的量不可能一兩家路邊攤能夠消化得了,主要是通過一層一層的經銷商。雪榕有79名銷售人員,在全國52個一級農副產品批發市場設立了經銷點,通過經銷點向下遊的分銷商、零售店和超市銷售,最終才能到達吃貨的胃里。而這種銷售渠道占到了總銷量的95%。

2012年,雪榕開始發力商超餐飲和網絡銷售,並少量向商超連鎖以及互聯網客戶等直接銷售,這些渠道利潤高,但銷量不大。目前雪榕共有直銷渠道客戶46家,這部分銷量占總體銷售額的5%不到。

 據雪榕股份披露,2013年-2015年,金針菇每公斤平均售價分別為7.52元、6.66元、6.40元,金針菇價格連年下降的原因是,金針菇生產門檻低,看到賺錢,一窩蜂而上,同時2014年全國食用菌工廠化生產企業達到729家,較2008年的186家增長了291.94%。 

貨賣出去了,錢怎麽結算?經銷商通過所在大區的銷售員上報給公司的營銷中心,營銷中心根據實際產量與分配規劃給予經銷商產品數量。就是你要多了不行,沒貨。通常,經銷規模較大的優質客戶允許一定的信用額度——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賒賬。其余的人只能一手交錢,一手發貨。想賒賬?門都木有。2015年之前的四年時間,雪榕的應收賬款分別為2,310.01萬元、2,439.50萬元、1,650.95萬元和2,023.09萬元。

“土公司”如何掙錢

盡管很土,但雪榕絕對是一家掙錢的公司。

根據證券機構給出的PE值,數據普遍在20到30倍之間,而雪榕現在的PE值已經超過了45倍。股價的合理區間被預測在20到40元之間,而雪榕目前的股價已經達到71元,一路飄紅。

當然,中國之大,吃貨之多,生產金針菇的也不僅雪榕一家。早在2010年,一家名為星河生物科技的廣東企業在創業板上市,目前市值和產量都只有雪榕的一半不到。

同樣是金針菇,差距咋就這麽大?主要還是因為雙方規模有差距。當然,作為常年虧損的股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在變幻莫測的A股,新股往往會毫無理由的受到股民的熱炒。

不過,雪榕受追捧並不是毫無道理,至少創業家&i黑馬從該企業財務數據來看,人家也是連年盈利。2012年到2015年營業收入分別為4.8億元、7.7億元、8.8億元、10.19億元,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0.69億元、0.78億元、0.97億元、1.2335億元。

除了盈利,雪榕在金針菇行業里,其它指標也占據了絕對優勢。

一是產量大。金針菇日產能304噸、真姬菇日產能26噸、香菇日產能130噸,合計460噸。唉,這得燉多少只小雞啊!

二是生產布局廣泛,銷售網絡遍布全國。雪榕雖然總部在上海郊區,但2009年開始就走向了全國,目前除了大上海,生產基地遍布四川都江堰、吉林長春、山東德州、廣東惠州、貴州畢節等,這些地方基本覆蓋了全國市場。

三是技術實力領先。盡管剛才吐槽了生物科技的說法,但在人家圈子內,雪榕還是大哥的角色,有自己的技術優勢,包括使用液體菌種代替固體菌種,縮短產品生長周期等等。

當然,金針菇生意並非毫無風險。

雖然生產地域廣泛,但同樣分季節,每年上半年氣候溫暖,金針菇集中上市,而下半年天氣冷,供應量減少,蠢蠢欲動的吃貨卻讓銷量猛增。可以腦補一下,在下雪的夜晚,圍在火爐旁刷著火鍋是多麽美妙的體驗。而金針菇又是火鍋的必備菜品,深受吃貨喜愛。於是乎,冬季金針菇的價格往往比夏季高了不少。

同時需要註意的是,雪榕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於金針菇這單一品種。這就不是很妙,萬一哪天全國寶寶不開心,都不吃金針菇了,雪榕的麻煩就大了。 

雪榕 金針菇 上市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