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  TCW

布萊恩剛滿十八歲,就被父親要求自立,開始無家可歸的生活,「脫貧」的信念讓她跨進科技業,從一個配角成為無可取代的主角。

「我再也不想當個窮人了,我要過著經濟獨立的日子,不依靠任何人。」說這句話的是一九八〇年,美國西岸一位剛滿十八歲,就被父親趕出家門、要求自立,連明天住哪都不知道的無家可歸少女。

三十六年後的今天,她成為半導體巨人英特爾(Intel)中最有權力的女性,掌管占公司不到三分之一營收,卻貢獻逾半營業利益(見左下圖)的資料中心事業群,銷售用於伺服器的晶片給戴爾(Dell )、以及臉書、亞馬遜等科技巨頭。

她是英特爾的執行副總裁布萊恩(Diane Bryant)。

英特爾今年第二季,以裁員一萬二千名員工做為序曲,這是該公司近十年來最大規模裁員。在這場宣告正式開演的轉型大戲中,布萊恩是舞台上最重要的女主角,她將和執行長科再奇(Brian Krzanich)一同帶領這間近半世紀歷史的公司,從個人電腦為主的業務,轉型到雲端和物聯網運算的時代。

「在這個重構的過程中,資料中心事業群會成為公司的成長引擎……,」布萊恩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說道。

貧窮,是往上爬的催化劑

「我不要過著每天擔心會變成無家可歸的游民生活。」

但,與一般人懷抱創業夢、或對科技極具熱情而踏入矽谷不同,去年剛被《財星》(Fortune)雜誌選入全球最有影響力女性榜單的布萊恩,三十年前進入英特爾,完全只因一個信念:我要脫貧。

「貧窮的日子是很不好過的,對吧?……我不想要過著,每一天都擔心自己會不會變成無家可歸游民的生活。」

從小,布萊恩的父親嚴格規定,小孩到了十八歲就得自立,家裡不會給予任何經濟援助。因此她從高三那年的二月開始,就到處在親友家借住,在那段高中生活中,她常為了下一晚要住在哪而煩惱。

這段「周遊」別人家的經歷,讓她看到「好生活」的模樣,因此,即便她生長在從來沒人念過大學的家庭,布萊恩仍果斷拒絕家人給她的提議:當一位髮型設計師。她相信,教育才可能讓自己脫貧,布萊恩先進了免費的社區大學就讀。

轉系,為當有錢的工程師

「我得承認,一開始完全只是為了錢。」

一次,布萊恩聽同學說「工程師」是大學畢業後最高薪的工作,她決定轉學到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主修電子工程,並於畢業後進入英特爾,開始她的科技生涯,「我得承認,一開始完全只是為了錢。」她在一次訪問中表示。

九○年代末,布萊恩成為伺服器部門的主管。不像現在,伺服器與資料中心是主宰公司獲利的金雞母;在個人電腦處理器當道的年代,伺服器之於這半導體巨人,只是個配角。

「大概到十年前,『雲』才剛萌芽,其實以廣達來講也是一樣,這幾年雲端部門重要性提升了非常多。」長期與英特爾合作、廣達旗下的伺服器代工廠雲達總經理楊晴華表示。

配角,要當最重要的第二名

「你可能不是第一,但你要想辦法成為最重要的第二名。」

但布萊恩很清楚自己爭的不是功名,而是「更好的生活」,即便身為配角,她只管把事情努力做到最好。她說:「當時我不是在最重要的部門,但你得拿著手中所擁有的資源,最充分、極大化利用,以換取最大的報酬。所以,你可能不會是第一名,但你是第二名,而且你要想辦法,成為『最重要的第二名』。」

認識布萊恩超過十年的楊晴華形容,布萊恩是個很「decent」(正經、認真)的人,對雲端從軟體到硬體有全面的理解,「她了解的層次不單是硬體,包括軟體,比過去幾屆(英特爾)檯面上的主管,她多了一層全盤解方(total solution)的觀念。」

為了扮演好「最重要的第二名」,在陽盛陰衰的矽谷,布萊恩甚至得改變自己的性格,讓自己看起來像科技界的「圈內人」。一次訪談中她說:「這代表我說話的方式得更具侵略性、要開一輛有手排變速器的BMW,然後喝蘇格蘭威士忌,我得拋棄我過去害羞的性格,變得非常有自信。」

種種努力,加上科技趨勢轉變,她從配角,躋身英特爾轉型大戲中的女主角。

雖然已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但布萊恩並未忘記十八歲時那個迷惘不安的少女,如今她不僅在自己的事業群中提拔女性主管,也鼓勵年輕女性投身科技業。

看著每年投身科技業的女性大學畢業生比例不斷下滑,「我一再重複說的是:如果妳拒絕科技,那代表妳錯失了一個很大的機會。」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布萊恩也鼓勵她的小孩往工程這條路走,她說,如果對自己要走什麼路沒有想法、還未發現熱情所在,不如參考她當年的經驗,試著走條人多的路吧!然後,竭盡所能把選擇的路,發揮到淋漓盡致。

布萊恩

出生:1962年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電子工程系

經歷:英特爾電子工程師、資訊長

現職:英特爾執行副總裁

撰文者吳中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