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  TCW

工時長≠競爭力!薰衣草森林加碼員工支薪旅行假,還補貼旅費,鼓勵「出走」蓄積服務軟實力,反做大事業、跨足婚宴市場。

縮短工時,一定導致企業競爭力降低?休閒餐旅集團薰衣草森林,經過六年實驗,證明答案是否定的!

二○一○年起,該集團修訂內部人事章程,除月休六日、依勞基法實施的特休假之外,正職員工,皆可再享十一天支薪旅行假。六年後,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再加碼,在今年初的尾牙上,宣布此支薪旅行假增加至十五天,贏來台下員工一片尖叫和掌聲!

最令人「忌妒」的是,員工放越多假,生意還越做越大。六年來,該集團年營收從四億元成長到六億元;原本五個品牌、十四個據點,擴大為七個品牌、二十五個據點;員工總數從四百五十人增加至五百三十人(含兼職)。

「我們一向定位自己是營利事業,」王村煌說,雖不上市,但訂定有效益的經營目標,五年內,淨利率從目前的一○%提高至一五%;十年內,營收成長三倍!

敢給假!養員工視野

三種旅行假,更出國修學

餐旅市場競爭激烈,股東的獲利期待不低於同業,也有持續成長的壓力,薰衣草森林為什麼敢給員工放大假?

該集團人才發展部經理蕭淑文解釋,十五天旅行假,除其中兩天是「品牌旅行」,須到集團散布台灣各地的據點參訪;另一至二天是請作家劉克襄等旅遊達人,進行各店附近的「在地旅行」之外,其他的天數都是「個人愛旅行」假。

其中,品牌旅行、在地旅行合計補貼約五千元旅費,其他旅行自費,不限地點,國外、國內、甚至在住家附近的公園活動,都在公司接受範圍內。

「目的是鼓勵大家走出去,培養視野,」蕭淑文表示,勞基法規範的特休假,公司也放寬解釋,到職第四個月起,就可依比率動用。此做法與一般企業員工,滿一年才享有特休假權利相當不同。

此外,薰衣草森林為了鼓勵員工投身志工假期,還一比一對等給假:每一年安排近八十人次主管國內外「修學旅行」,甚至還可以申請公假,今年將前往的,是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為鼓勵同仁不要一放假就宅在家,王村煌以身作則,每年近一百天在國內外旅行見習。

「旅途中的親身感動,會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他忘不了一回在北海道,在當地知名伴手禮品牌六花亭打造的美術館,鳥瞰富良野十勝連峰風景,夥伴們被美景震撼,紛紛發出「哇!」的讚嘆。

敢撒錢!用旅行共學

人事費年增一成,沒在怕

大方給假,員工固然叫好,但對經營者來說,必然導致人事成本增加。

王村煌表示,第一次實施支薪旅行假,財務部門試算,每年要多付出七百萬元人事費用,約占六年前總營業額近二%,今年再增加四天,又會再吃掉一%,整體而言,實施十五天帶薪旅行假,資方須多付出約一成人事成本。

既然有成本壓力,為何還要加碼給假?逢甲大學國貿系副教授、薰衣草森林獨立董事邱世寬認為,若只從縮減工時解讀旅行假,或僅視作員工福利,恐窄化經營者的立意,這要回到品牌發展脈絡才能找到解答。

首先,兩位創辦人詹慧君、林庭妃,甚至包括執行長王村煌,都是旅行的愛好者,很多新事業靈感和共識,是在旅行過程汲取並建立的,因此,經營團隊深信,員工透過旅行「共學」,可以帶動企業創新。

敢創新!旅行刺激軟實力

轉換為集團成長的新動能

此外,服務業不可取代的價值,是服務過程顧客感受到的「溫度」,員工不只要具備服務技能,更須培養美感和感性能力,鼓勵多旅行,是一種蓄積軟性服務力的途徑,雖導致人事成本增加,卻也讓品牌發展出,將圓夢勇氣、心靈療癒和土地共生等品牌抽象價值,轉換為具體營業額的獨特經營能耐,近年來不止進軍婚宴市場,甚至赴北海道開起民宿。

邱世寬指出,工時長才有競爭力,是製造業的思維,服務業本質上是創意產業,能否勝出取決於創新效能,薰衣草森林擴大實施旅行假,印證提供員工開展視野與體會美好經驗的機會,有助醞釀創新的組織氛圍。春水堂人資主管劉彥伶則認為,從人力招募的角度,旅行假這樣的非物質報酬,對重視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新世代,極具吸引力。

王村煌表示,實施旅行假原本用意,是希望員工能從中體會,工作價值不只存在金錢的對價關係,一開始,確有同仁反映「給錢」比「給假」實在,但認同度越來越高,去年針對內部夥伴進行做為人資部門KPI(關鍵績效指標)的「幸福感意見調查」,旅行這一項,在二十個工作幸福感來源中排名第二,僅次於良好夥伴關係,全品牌員工年離職率也從六年前的近四〇%,大幅降低至去年的二八%。

間接的效益還有,吸引更多認同這樣工作價值的高學歷求職者,今年暑假,更將有五位台大不同科系的同學,選擇到該集團實習。

給十五天旅行假,或許不是每一個企業都能效法,但薰衣草森林的例子,或許可以帶給陷於工時爭議泥淖中的勞資雙方,找出從對立走向雙贏的解方靈感。

薰衣草森林

成立:2001年

執行長:王村煌(圖中)

公司概況:2015年營業額約6億元,正職員工261人、兼職員工269人

成績單:7餐旅品牌、25據點,分散在全台9縣市與日本北海道

撰文者尤子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