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8  TWM

來自台灣的創辦人王奉民,以矽谷開放創新精神打造安霸,躋身全球影像處理技術龍頭廠, 他衷心希望台灣也可以懷抱著開放胸懷,鼓勵創業者,給他們更多機會。

美國GoPro的運動攝影機、中國大疆的無人飛機、德國博世(Bosch)的安全監控器、Google最新二十四鏡頭虛擬實境(VR)相機,這些看似不相關的產品,都有個共通特色,它們最核心的影像辨識晶片,都來自美商安霸(Ambarella)公司。

二○○四年成立於矽谷的安霸,如今已躋身全球影像處理技術的領先者,毛利率長期維持六成以上,市值十七億美元,是全球IC設計中最受關注的高成長企業。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公司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是來自台灣的王奉民。

王奉民從台大電機系畢業後,一九八七年就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修讀電機博士,就學期間曾到當時藍色巨人IBM實習,但他很快發現自己不適合待在研究室,於是,拿到博士學位後,便從紐約搬到矽谷,開始他精采的矽谷之旅。

首次創業雖鎩羽而歸

技術至今仍為甲骨文重用

一開始,王奉民加入一家小公司當工程師,但公司一年後就收攤,接著他加入了全球首家數位影音晶片設計公司C-Cube,他領導的團隊研發出全球第一個MPEG Encoder(動態圖像解碼)晶片。在C-Cube,王奉民遇到他後來的創業夥伴、安霸技術長賴高恩(Les Kohn)。當時,王奉民被指派負責一項全新計畫,高恩是他雇進來的第一位員工。「我認識他時,就很清楚他是天才,比我懂太多了,我這輩子在技術上永遠都贏不了他。」被王奉民稱為「老賴」的高恩,十九歲就從大學畢業,後來加入英特爾,成為設計i860晶片的首席架構師,是王奉民眼中最聰明的猶太人。

「遇到這種天才,對我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但王奉民念頭一轉,「既然他做得比我好,那我乾脆朝行銷與做生意方面轉型,做他不能做的事。」這個想法的改變,讓他從一位工程師蛻變為經營者。

此後,這兩人搭檔聯手創造了C-Cube成長最快的部門。直到一九九九年離開時,王奉民領軍的事業部擴增到一千人,貢獻全公司三分之二的營業額。二○○○年,兩人決定創辦Afara公司,特別避開老東家的產品,選擇回到CPU領域。Afara開發出的多核多緒(multi-core and multi-thread)技術,至今都是極為領先的技術。然而,第一次創業,網通泡沬及九一一事件接踵而來,Afara資金無以為繼,於○二年被迫賣給昇陽,日後再併入甲骨文(Oracle),至今Afara的技術,仍是甲骨文高階伺服器CPU晶片的關鍵基礎。

二度出擊成功獨占市場

人才與供應鏈多仰賴台灣

○四年,王奉民與賴高恩二度出擊,創立安霸,這次,兩人回到最熟悉專精的影像晶片,不少從C-Cube時代共事的夥伴都加入陣容。王奉民說,創業最重要的就是團隊,目前安霸公司的組成有如聯合國,財務長是美國人,行銷與業務是英國人及法國人,研發團隊更橫跨矽谷、義大利、台灣、深圳、上海、日本、韓國等地,把世界各地與影像有關的一流人才都含括進來。

安霸的創業過程,台灣在人才與供應鏈上,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公司創立第一年,王奉民就來台灣開分公司,目前安霸全球六百五十名員工,矽谷總部只有一百人,而新竹的研發團隊則高達三百人,是安霸的研發重鎮。

儘管在矽谷創業,王奉民深知如何善用台灣資源,也高度仰賴台灣IC設計研發人才;迄今,安霸若想找任何合作夥伴,都優先回台灣找看看。

安霸早期在摸索產品線時,台灣供應商也扮演關鍵角色。就以○五至○六年期間為例,當時流行的攝錄一體機(camcorder),幾乎人手一台,而且只有日本廠商做出來,但日本公司從來不用外部晶片,因此安霸即使晶片做得出來,也賣不進日本客戶。

當時,陳振田創辦的天瀚科技從中看到商機,便與安霸合作推出二九九美元的數位攝影機,遠低於索尼(SONY)一五○○美元的高價產品,大受市場歡迎,第一年就賣了一百萬台。「當年的CES(消費性電子)展,許多日本廠商都來安霸與天瀚的攤位一探究竟,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安霸就此一炮而紅,晶片也陸續打進三星、索尼等大公司。

不過,台灣人才與供應鏈的優勢似乎正在式微,王奉民透露他的憂慮,他說,從二○○○年開始迄今,公司徵才就沒有再收到過台灣留學生的履歷表了,「台灣過去三十年的發展,就是因為有許多優秀大學生留學再回來,但現在電機資訊系學生都不出國了,對台灣競爭力會有衝擊。」對安霸而言,真正業績大躍進,要從○七年起,拜YouTube影片分享及iPhone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帶動影片大量拍攝與分享,○九年後又有行車記錄器、運動攝影機、無人機及家用安全監視器等應用推出,讓影像市場快速成長,安霸幾乎在每個分項領域都具有獨霸地位,除了少數幾個領域面臨像索尼或華為的挑戰,但也都屬中低階產品,安霸在每個領域都至少取得七成以上的獨占地位。

一二年十月,安霸在美國上市,起初掛牌僅六美元,隨著每年業績成長都超越預期,股價最高曾經漲到一二四美元,足足漲了二十倍。即使今年第一、二季受到主力客戶GoPro的庫存調整,營收出現下滑,依然維持每季獲利。

緊扣市場發展趨勢

瞄準無人機、自動駕駛

王奉民也緊扣市場發展,隨著自動駕駛、人工智慧等新趨勢崛起,安霸從影像辨識推進到影像分析,這個趨勢必須整合最先進的人工智慧技術。去年,安霸宣布購併全球最先進的自動駕駛軟體技術公司VisLab,這家位於義大利的公司,負責人Alberto Broggi是國際知名教授,旗下有三十位博士,如今已成功完成自動駕駛車從義大利開到上海的測試。「包括無人飛機或自動駕駛車,行進間要面對各種狀況,且必須在很短時間內做出正確決策,牽涉到非常複雜的演算法,絕不只影像辨識技術就足夠。」王奉民說,目前安霸軟體與硬體工程師數是五比一,也顯示未來在IC產業競賽中,軟體實力才是勝負關鍵。

王奉民也邀請了台積電前技術長胡正明及華登創投董事長陳立武(Lip-Bu Tan)擔任安霸董事。其中,陳立武是他眼中全世界最頂尖的兩大創投者之一,更從安霸創立的第一天,就支持迄今。「Lip-Bu這麼忙,還同時擔任美商益華(Cadence)(編按:益華為全球第二大電子設計自動化大廠)執行長,但只要我有事請教他,他一定立刻回電。」陳立武說,當初會投資安霸,主因就是對這個團隊深具信心,「王奉民與高恩等人的團隊,當年在C-Cube表現早已有目共睹,因此當他們告訴我想創辦安霸時,我很快地就決定投資,也相信他們一定能建立最強的團隊。」去年七月,王奉民返回台大參加校友畢業三十周年,並協助安排以空拍機拍攝校園美景、還有同學們擺出NTUEE(台大電機系)的動態,同學中還有聯發科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謝清江,兩人堪稱是這屆校友中,最受矚目的企業家。

事實上,聯發科與安霸,泛屬IC設計領域,卻走出兩個完全不同的發展路徑。聯發科是從台灣出發,以低價白牌商品,轉攻中國,再進軍全世界;安霸則直接從矽谷出發,以利基產品,瞄準尖端市場,進而打進全世界。在聯發科遭逢「中資能否投資台灣IC設計業」亂流之際,或許王奉民立足矽谷的經驗,可以給台灣一些啟示。

王奉民

出生:1963年

現職:安霸(Ambarella)

董事長兼執行長

經歷:C-Cube家用媒體部門

總經理、

Afara創辦人兼執行長學歷:哥倫比亞大學電機博士、台大電機系安霸靠影像晶片拚佳績 穩坐霸主地位!

長期毛利率維持在6成以上!

近4年營收成長逾1.5倍,2015年營收破3億美元!

從上市至今,股價從6美元最高漲至124美元,漲幅高達20倍以上!

在行車記錄器、運動攝影機、無人飛機及家用安全監視器等市場,每個的市占率都至少超過7成!

整理:林宏文

撰文 / 林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