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宣布競選開始,唐納德·特朗普就是一個非典型的共和黨候選人。作為一名並無從政經驗的紐約地產大亨,語出驚人的特朗普之所以在競選路上屢遭黨內的反對,正因其觀點常常與共和黨的正統想法大相徑庭。

同性戀權利

特朗普曾接受同性戀婚姻的觀點。當音樂家約翰(Elton John)與自己長期的伴侶結婚時,特朗普曾發表推文說:“如果兩個人彼此深愛,那他們應該在一起。”但在競選中特朗普卻表示,婚姻應該建立在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各州不應該被迫承認同性伴侶。

但競選中的特朗普仍常常表達對同性戀者的支持。對於北卡羅來納州立法要求跨性別者必須根據自己的出生性別使用洗手間,他表達了反對觀點;上月奧蘭多同性戀夜店槍擊案後,特朗普則直接對同性戀選民表示:他更加關心保護他們免遭連極端分子的攻擊,而不是自己民主黨的競選對手——希拉里·克林頓。

對比而言,共和黨在同性戀權利上的立場始終非常清楚——“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的傳統婚姻”是“自由社會的基石”。

共和黨不僅譴責最高法院將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決定,還警告稱:“每一個孩子都有權擁有一個結婚的母親和父親。”共和黨也指控奧巴馬“錯誤地重新定義性別歧視、使其包含性取向,把一個社會和文化革命強加於美國人民。”共和黨認為,允許跨性別個人根據自己的意願使用單性別設施是“非法”而且“危險”的。

國土安全

對於特朗普而言,“國土安全”這個概念從始至終都是美國和墨西哥邊境那一座2000多英里長、無法滲透的長城。他估計這個項目的成本將會是120億美元(有觀點認為實際成本是該估計的2倍)。但不管成本如何,墨西哥將用關稅、信用卡費用等為此支付成本——特朗普表示。

特朗普也曾呼籲改善對美國軍隊的投資。他同時質疑美國對外國盟友的承擔的責任——包括與北約和韓國的共同防禦條約。在他看來,美國正為此承擔過度的財政負擔。

過去,共和黨也曾呼籲在美墨邊境加強管控,增加邊境安全管控的資金。但現在,這座長城還“必須覆蓋整個南部邊境,必須能阻止任何車輛和行人的交通。”

同時,共和黨重啟了增加軍費開支的傳統呼籲,重新舉起了羅納德·里根“和平來自力量”的大旗,質疑限制武裝力量的條約。而在國際合作上,共和黨認為美國必須在北約等國際聯盟中工作,更“要求”歐洲國家在武裝力量上投入更多。

移民

去年12月末,特朗普要求暫時向所有穆斯林關閉美國邊境,“直到我們搞清楚發生了什麽”。該建議在當時引發了軒然大波。但最近他軟化了這方面的立場,聲稱這只是一個建議——禁令只對那些對美國及其盟友“的確存恐怖主義歷史”的個人才會生效。

在移民問題上,特朗普認為最應該關緊大門的是鄰居墨西哥。他不僅大肆譴責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而且還指控墨西哥把毒販和強奸犯送進了美國。此前,特朗普也曾呼籲要將1100萬目前居住在美國境內的非法移民驅逐出境。盡管近期這一呼籲的調門有所下降,但他也表示,應該反對在美國土地上出生就自動獲得美國國籍的政策,並認為合法移民的數量也應該減少。

相比之下,共和黨對於合法移民非常尊敬,但也警告稱,當前非法移民正在加劇美國的失業。共和黨也警告稱,無法“仔細確認的”政治、倫理或宗教難民不應被允許進入美國——“尤其是那些自己祖國一直是恐怖主義滋生地的人”。共和黨也堅定地反對任何形式的非法移民地位正常化——非法移民“威脅到了所有人,不僅榨取了納稅人,而且也侮辱了所有想合法進入美國的人。”

貿易

特朗普長期批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等“不公平”的貿易協定。他的官網中還有一個專門的部分來解釋他對美中貿易政策的建議。

特朗普認為,過去的貿易協定缺乏探討,缺乏對美國工人和知識產權的保護——而他可以重新修正,並把美國的優先級放在首位。他甚至將TPP稱為“強奸我們國家”的協定,建議美國對存在不正當競爭的貿易夥伴罰以嚴厲的關稅。

與此同時,特朗普也表示自己將會懲罰那些為了成本優勢把生產線移到海外的美國公司。

相比之下,共和黨則是長期的自由貿易支持者——始終試圖區分創造數以百萬計就業機會的、“經過仔細談判的貿易協定”,以及那些無法保護美國利益,或者沒有被恰當實施的貿易協定。

外交政策

在特朗普看來,美國的外交政策就是一個“徹底和完全的災難”、“沒有願景、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沒有戰略”。他的建議是,在國際舞臺上更加平穩地追求美國利益的同時,避免高成本的承諾和糾葛。

特朗普也譴責了伊拉克戰爭和奧巴馬政府推翻利比亞政府的行動,而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抵抗“伊斯蘭國”則是拖後腿的行為。同時,他表示美國和以色列之間將“沒有日光”,還承諾要重啟與伊朗的“災難性”核談判。

對於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特朗普則大加贊賞,公開表示兩人可以“非常好地相處”。特朗普甚至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必須“無法預測”,才不會讓其對手知道如何預期。

共和黨也認為,此前生效的伊朗核協議到了特朗普面前恐怕只會是一紙空文。因為特朗普覺得,該協議只會讓伊朗繼續支持恐怖分子、發展核武器。與此同時,共和黨則呼籲摧毀“伊斯蘭國”,並表示對以色列無條件的支持是“美國主義的一種表達方式”。

另外,共和黨認為朝鮮核計劃必須被完完全全地解除。

而在對俄關系上,共和黨譴責了俄羅斯“個人自由和基本權利的破壞”,但同時表示美國“下決心維持友誼”。共和黨也撤銷了此前對俄羅斯介入烏克蘭問題的強烈譴責。

同時,共和黨在墨西哥問題上的立場也與特朗普相左——共和黨認為,墨西哥有著“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共享著豐富的文化和宗教遺產,應該增進我們兩國之間的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