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1  NM

今年7月13日,是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放榜日。一如以往,2萬多名考獲符合入讀大學最低要求的考生,只有六成能夠取得八大政府資助院校的學額,餘下的只能考慮報讀自資院校的學士或副學士課程,每年學費高達十萬元以上。

眾所周知,今日香港高等教育的亂局,是前特首董建華一手製造出來的。九七回歸後香港面對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樓價大幅下挫,經濟出現衰退和通縮,失業率攀升。董建華為了降低失業率,便在2000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專上學額大躍進,要在十年內令適齡青年接受大專教育的比例,由三成增至六成,專上教育學額由27,000個大幅增加至55,000個。董建華提出專上學額大躍進,美其名是提升年輕人的教育水平,以配合香港知識型經濟的發展,背後目的顯然是想降低年輕人的失業率,讓他們在學校多花兩年時間才出來找工作。此外,政府鼓勵資助院校和私校開辦自資課程,大興土木興建校舍,聘用大量教職員,亦可以增加就業機會,降低失業率,確實一舉兩得。經過十多年的測試,專上學額大躍進的成效又如何?早於2009年,本地全日制專上學額已高達54,000個,佔適齡(17至20歲)入讀人士的比例接近七成。連同在海外升學和修讀兼讀學程的學生,接受專上教育的青年比例高達八成,遠超原先六成的目標。很明顯,專上學額急速膨脹,不少資助院校「出賣」大學品牌,開辦數以萬計的自資副學士及學士課程,純粹是從商業角度出發,為大學賺取額外收入,好讓大學高層賺取更高薪酬,以及退休後還有一個賺錢的落腳點。

過去本地大學校長的薪酬,大致與公務員首長職級相若,每年200多萬元。即使加上房屋津貼,每年薪酬亦應在300萬元左右,又怎會出現年薪高達500萬元,甚至超過750萬元的荒謬情況?大學高層的額外薪酬,相信不少是來自開辦牟利的課程,除了自資副學士和學士課程,還有碩士修讀課程(例如MBA)。特區政府若想鼓勵更多中學畢業生入讀大學,便應透過壓縮成本(特別是教授薪酬),將節省得來的資源用作大幅度增加資助學額,讓更多符合入學要求的考生獲配學額。中文科的最低要求,應由3級下調至2級,才不會妨礙其他科目成績優異的考生在港升學。現時本地院校學士學位課程的平均單位成本高達20多萬元,明顯物非所值,成本遠高於海外一流院校。不少大學教授每年收取數百萬元薪酬,但早已沒有再做研究工作,只在報章發表「偉論」,或者花大量時間與商界及政界人士搞好關係,方便日後取得受薪職位。過去傳媒揭發不少大學教授涉及抄襲,使用虛假數據,甚至貪污瀆職事件,可見本地高等教育的貪腐問題極之嚴重。今年5月,社聯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副學士畢業生的收入與高中畢業生相若,肯定影響今年各自資院校的收生數目。去年36所自資院校中,已經有8所收生不及預期一半,就連港大開辦的明德學院也出現財困。其實早於2011年2月,筆者已在此撰文,指出隨着中學畢業生人數銳減,學生遲早知道副學士課程是個大騙局,到2016年便會出現大專殺校潮,大量校舍空置,教職員被裁。副學士泡沫爆破,院校收生不足,出現財赤等問題,五年多前已可預見!

林本利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http://www.livingword.edu.hk)作者網誌 - http://www.lampunle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