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30/157762.shtml

10個片子8個虧,國產動畫電影離原力覺醒還要幾年?
常皓靖 常皓靖

10個片子8個虧,國產動畫電影離原力覺醒還要幾年?

10個片子8個虧,國產動畫電影離原力覺醒還要幾年?

文丨常皓靖

編輯丨吳丹

不管你是認為《大魚海棠》畫面“美哭了”,還是認為劇情“蠢哭了”,截止到7月28日,它已經獲得了5.5億的票房,讓4000位眾籌者賺得盆滿缽滿。

爭議帶來的不僅是票房和單個片子的熱度,更引發了人們對國產動畫電影空前的關註和討論:有人分析其榨幹了情懷後該走向哪里,有人分析其在制作和敘事層面有哪些阻礙,還有人提出了中國動畫會在幾年後趕超日美的大膽設想。

資料顯示,近年來國產動畫電影的數量和票房年年攀升。2012年共有33部國產動畫電影上映,接下來的三年分別有26部、28部和37部;2012年,國產動畫電影的票房為4.05億元,而接下來的三年分別是5.81億元、11億、40余億,呈指數級的增長態勢。

那麽,國產動畫電影是怎樣一步步發展起來的?現狀又如何呢?

從低幼到成人

國產動畫電影雖然是在近幾年才逐漸熱起來的,但是早在1926年就有了第一部動畫片《大鬧畫室》,後來又有《鐵扇公主》、《大鬧天宮》、《哪咤鬧海》等出現,中國動畫曾無比地輝煌過。

期間取得成就的主要是電視動畫,動畫電影的發展則非常緩慢。

一直到2009年,中國的動畫電影才開始呈現井噴式的發展勢態。

這一時期的動畫電影,主要是《喜羊羊》、《熊出沒》等面向4-14歲兒童的低幼類題材。這兩部影片票房表現都不俗,《喜羊羊》系列自2009年面世,至今共制作了7部影片,其中有4部票房過億。《熊出沒》系列自2010年面世,至今共制作了4部影片,有3部突破了2億元的大關。

12

這類面向低齡兒童的電影,往往是由家長帶著孩子去看的,靠“一拖二”、“二拖三”的方式盈利。電影院里往往充滿了孩子們的歡笑聲,但成年人有時會睡著。

後來也曾有人嘗試過成人電影,但是鎩羽而歸。於勝軍就是其中一個,他曾推出過迎合成人口味的動畫電影《我是狼》。但這部被操盤者認為技術和明星陣容都一流、投資千萬的影片卻以207萬的票房慘淡收官。其後來又拍攝了的面向低幼兒童的影片《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票房超過了7000萬。

這是個有趣的現象,或許在那個年代,中國的大人們還都認為,小孩子才要看動畫片。

的確,要打動已具備獨立審美的成人談何容易?他們大多並不認可“動畫只是一種表現形式而已”的說法,而且覺得“動畫=幼稚化”。

而《大聖歸來》做到了,這也是中國第一部接近全家歡題材的作品。

22

在《大聖歸來》里,曾經無所不能的齊天大聖一蹶不振,在江流兒的鼓勵下重新振作,與山妖展開了一場殊死搏戰。影片最終收獲了9.5億的票房,豆瓣和時光網的網友分別打出了8.1和8.3分的高分,可謂實現了票房和口碑的雙贏。但也有聲音說這部影片被過譽了,一來它的好“全靠同行襯托”,二來影片還是在消費《西遊記》,不過是個“舊瓶裝新酒的把戲”。

但無論如何,《大聖歸來》讓業界相信觀眾願意為國產動畫電影掏錢了,也讓觀眾對下一部國產動畫電影的質量產生了信心。《大聖歸來》的後續效應,使大家對國產動畫電影一度滿懷期待,以致另一部看起來打了情懷牌的《大魚海棠》上映時,大眾的期待值已經很高。

如很多人料想的那樣,《大魚海棠》首日排片占比22.5%,票房3天破2億元大關。但令人沒想到的是,其最後在豆瓣和時光網都僅有6.6分,口碑也呈兩極分化的態勢:喜歡的人認為畫面“美到哭”,不喜歡的人則會覺得“電影最重要的應該是故事”,也會直言“看得我尷尬癥都犯了”。

“國產動畫電影大部分賠錢”

《大聖歸來》之前,融資究竟有多難?《大聖歸來》導演田曉鵬曾表示,籌拍這部電影的8年中,有一半時間是在找投資。《龍之谷》執行導演高嵩曾表示,首期融資的100萬元只夠做前期策劃,苦熬了4個月做出樣片後才拿到部分追加資金。《大魚海棠》導演梁旋曾表示,從樣片制作完畢到拿到投資用了五年,期間團隊只能靠接商業項目來養活。

而融資困難的原因,大抵是因為中國動畫產業制作周期長、工業化水平低、回報不確定等因素造成的。

《大聖歸來》是國產動畫電影的分水嶺,此前無人問津,此後熱錢紮堆。它無疑給國產動畫電影打了一針強心劑,增強的不僅是創作者、消費者、院線的信心,更增強了投資者的信心。現在,有的動畫公司僅憑一張設計圖就能拿到數千萬元的投資。而除了資本層面,院線、視頻網站對動畫的扶持力度也在增加,今年備案的動畫電影、獲得投資的動畫公司也前所未有地多:僅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中旬,廣電總局就公布了184部動畫電影的立項備案。

有人認為,現在的國產動畫電影,就像2012年底的國產電影市場,正迎來一個 拐點。這個拐點里,有機遇,有挑戰,更蘊含著無限的可能。有一組數據驗證了這一言論: 2015年上映了43部國產動畫電影,總票房超過了20.54億元人民幣,已經與進口動畫電影的票房相差無幾。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動畫電影票房突破了30億元,預計今年出品完成的國產動畫電影將突破70部。

然而,數量和票房的增加,就意味著投資回報率高嗎?

“國產動畫電影大部分賠錢。”曾負責《小門神》、《大聖歸來》部分宣發的皮皮互娛創始人楊光對創業家&i黑馬說道。

在國產動畫電影領域,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前期大手筆投資,但卻賠得血本無歸的案例:《小門神》投資1.3億,票房僅為7867萬;《昆塔盒子總動員》投資1億元,票房僅為1483萬;《藏獒多吉》投資6000萬,票房148萬;《魔比斯環》投資1.3億,票房92萬;還有前段時間的《搖滾藏獒》,制作用時6年,投入了3.3億,最後僅有3947萬的票房。(據網絡公開數據)

據楊光所說,國產動畫電影的制作成本大概在1000萬至6000萬之間。由此推算,大概會有80%的國產動畫電影賺不到錢。“投入成本不建議太大,投資回報率比票房絕對值更重要。”

他認為不存在更賣座的電影,動畫應該多去滿足垂直人群、垂直文化的需求,還例舉了《熊出沒》和《十萬個冷笑話》的例子:低幼動畫電影市場一年總盤子是5個億,《熊出沒》可以獨攬3億;《十萬個冷笑話》以吐槽、惡搞、無厘頭的風格,和其他國產動畫電影區別開了,最終斬獲1.2億元的票房,投資回報率高達500%。

動畫爆發,還要多久?

美國和日本動畫產業發展較早,已經有非常成熟的模式,已有夢工廠、迪士尼、皮克斯等超級企業,一般會用4到5年時間來制作一部動畫大電影。拿迪士尼的《瘋狂動物城》為例,它的每個鏡頭都是前期讓100個分鏡師去畫,然後從中選最好的作為最終鏡頭,最終的制作時間花費了五年。在日本,宮崎駿導演的動畫傳播甚廣,吉蔔力工作室的素材通常選擇但不受限於日本文化。此外,日本也已成功打造了《名偵探柯南》、《櫻桃小丸子》,以及正在上映的《哆啦A夢》系列。

有評論稱,如果把美國、日本的動畫電影市場比作30歲青壯年,那麽中國市場還處在5歲,屬於童年期——但不排除會有幾個天才兒童的靈光乍現。他們會說,中國雖然已有《秦時明月》、《魁拔》、《大魚海棠》等制作精良的動畫片,但是離《瘋狂動物城》還有好幾個《大聖歸來》。

23

從這個角度來說,第一就是輸在了起跑線。

其實從選題素材角度來說,和大電影一樣,中國動畫片的取材寶庫也是用之不竭的中國古典文化,而從這幾年上映的熱門動畫片里我們就可以發現,它們中的許多都加入了中國傳統元素。比如《大魚海棠》里的福建土樓、蒼茫雲海、層巒梯田,《大聖歸來》里的猴子、昆曲、秦腔,《小門神》里的門神、土地爺、八仙等神仙。。

中國浩瀚的文化寶庫,給動畫片的選題帶來了無限的可能性:有水墨、工筆、寫意,民間皮影、剪紙、戲劇等傳統元素,以及《水滸傳》、《封神榜》等傳統素材。但重要的是,怎樣把古今結合,拍出符合現代價值觀,更有意思的成人動畫片?

中國豐富的文化寶庫也吸引了美國人的註意,在中國動畫產業還不發達的昨天,一部結合了兩個中國元素“功夫”和“熊貓”的動畫片《功夫熊貓》竟是由美國人拍出來的,還好,第三部終於是中美合拍。

而在拍攝技巧上,也有越來越多的動畫團隊從美國日本取經,吸收先進經驗。不過話說回來,中國觀眾想看的,難道真的是模仿得越來越逼真的“中式吉蔔力”、“中國味兒迪士尼”?恐怕更期待的,是中國動畫電影本身的創新和進化。這才是中國動畫能走向世界的核心:最民族,最世界。所謂的“文化輸出”,不就是這個意思麽。

又或許,最終的問題不是國產動畫電影缺什麽的問題,而是產業鏈尚不健全,且還沒把講故事的能力解決好。拿《大魚海棠》來說,雖然梁旋和張春的本意是想表現出“責任與守護的故事”,但是很多網友看完之後吐槽“等了12年,等來了一個三角戀的故事”……相比之下,宮崎駿手下的少女形象,千尋、騎掃把的小魔女,則個個靈活生動。

或許,我們要多給國產動畫電影一點耐心。畢竟,這個產業的發展才剛剛開始。

投了國內近一半優秀動畫制作公司的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認為,動畫影片目前只占到了中國電影票房不到10%,未來幾年將占到15%。他還做出了大膽的預測,“2017年動畫市場會比較悲觀,但到2019年有可能達到一個歷史上新高峰。”

無論高峰是否會在2019年出現,我們都希望,這一天不會到來得太晚——而那個時代,將會是中國動畫從業者們奉獻給家長和孩子們最好的禮物。

國產動畫 大魚海棠 大聖歸來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