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見過哪屆CJ(ChinaJoy)像對今年的VR那樣去重視一個細分領域。”一位連續在ChinaJoy布展多年的遊戲人陶武對記者感慨。

第一財經記者從主辦方獲得的統計顯示,7月30日展會第三天,入場人次創下歷屆單日之最,首次突破10萬,達10.8萬人次,比去年同日增長2.7萬人次。各VR展臺前排長隊等候體驗的場景告訴人們,這其中很多觀眾是奔著VR去的。而且接連3天舉辦全天候的VR論壇,從開發者、內容生態聊到投資,這種濃墨重筆在ChinaJoy上還是第一次。

借CJ東風,索尼剛剛宣布旗下PS VR即將於10月全球發售,繼HTC Vive和Oculus後又在玩家心中掀起一波設備熱潮。但VR遊戲火熱背後的冷思考也現身CJ論壇。比如微軟Xbox事業部中國區總經理謝恩偉就對此“潑了盆冷水”,並呼籲理性看待VR。他認為,VR設備昂貴的價格、技術成熟度導致的體驗缺陷,以及缺乏強勁內容等,讓VR遊戲成為被炒作的概念。

在與記者提到目前VR遊戲的短板時,索尼互動娛樂(上海)有限公司總裁添田武人連說了3個“內容”,予以加重語氣。在遊戲圈從業十幾年的資深遊戲人閆亮對第一財經記者說,行業現在普遍沒有吃透VR的遊戲性,可玩性不強,都圍繞著硬件在投資布局,接下來風向將吹到內容端研發。

現場:23臺PS VR布展仍排長隊

VR的火熱讓今年的ChianJoy成為英特爾、英偉達、AMD等傳統CPU和GPU廠商間接“秀肌肉”的舞臺。

在上海浦東嘉里中心酒店三層通往ChinaJoy展館的區域,英特爾單獨設立了一個場外展臺,標誌性的藍色渲染著現場布景,但它展示的卻是兩款與英特爾並無直接關系的VR設備HTC Vive和Oculus Rift。與主展館里各VR展臺前的等候長隊相比,這里排隊體驗VR遊戲的人相對少很多。

英特爾何緣為他人做嫁衣?“(遊戲)還是很流暢的,很明顯英特爾是想通過VR遊戲展示自己的CPU性能。”一位剛體驗完一款VR射擊遊戲後摘下HTC Vive頭盔的資深玩家陳亮亮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因為與傳統的PC遊戲相比,沈浸式的VR遊戲對電腦的刷新率、計算速度等要求更高。該展臺並未布置索尼PS VR,因為後者並不像HTC Vive和Oculus Rift需要連接PC使用,而是連接PS4遊戲主機。

展館內索尼PS VR展臺前是另一翻場景。開展第一天,提前在官網上預約體驗的玩家排了兩條長長的隊,臨時的“散客”並沒有機會加入進來體驗現場的這23臺PS VR。記者註意到,當天展館內排隊人數最多的,大多是VR廠商的展臺。

ChinaJoy開幕前夕,索尼互動娛樂日本亞洲執行副總裁織田博之在上海宣布了一個令PS主機玩家興奮的消息。10月13日,中國將與美國、歐洲和日本市場同步發售PS VR。這更多是針對全球現有的4000萬PS4主機用戶。

與其他VR展臺大多展示動作射擊類、賽車跑酷類遊戲不同,三七互娛VR展臺讓玩家體驗的是一款密室劇情遊戲。7月份,這家公司剛剛斥資1000萬元入股上海一家虛擬現實內容研發公司天舍文化,展臺上體驗的這款密室遊戲就出自天舍。此前3月,三七互娛投資加拿大VR遊戲開發商Archiact。在國內多數廠商還熱衷於硬件開發時,這家公司將布局放在了內容端。

硬件的狂歡?

近期,AR(Augmented Reality,增強現實技術)遊戲Pokemon Go火爆全球,讓一度低靡的任天堂股價坐了一次暴漲後又回落的過山車。阿里巴巴投資的美國增強現實公司Magic Leap創始人羅尼·阿伯維(Rony Abovitz)在最近舉行的淘寶造物節上也首次面對中國媒體,謹慎地揭開了旗下這款神秘產品的面紗一角。

但與技術上更難的AR相比,VR行業無論從資本還是市場看,顯然更火熱。在易觀分析師賀婕看來,這和業內習慣稱的VR三大廠(指索尼、HTC、Facebook旗下Oculus)的產品推動有很大關系。

HTC Vive、Oculus Rift均在今年上半年發貨,兩者價格分別為799美元(約合人民幣5215元)和599美元(約合人民幣3910元),這個價格對於中國玩家來說已經算是高位。索尼PS VR的人民幣2999元售價更具優勢(帶攝像頭和Move動態控制器的精品套裝價格為3699元),但玩家需要先有一臺PS4主機。想玩HTC Vive和Oculus Rift的用戶更是需要配置一臺性能超強的PC,這又是一筆大花銷。

AMD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總經理潘曉明在ChinaJoy上稱,現在全球有超過14億臺電腦,但只有不到1300萬的電腦被業內認為是能看VR,能比較順暢地適配VR的,這個比例還不到1%。“怎麽樣降低顯卡的費用,讓廣大PC用戶能夠促進VR的普及?是我們考慮的一個問題。”

除了價格,眩暈感是很多玩家猶豫的另一個因素。“從普通的計算機應用到VR的計算機應用,基本上對於圖形處理器的速度要求是提升7倍。”英偉達公司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張建中在ChinaJoy論壇上說。一般,普通遊戲計算機渲染大概在60赫茲,達到每秒60幀的速度時,遊戲體驗會很流暢;但是在VR遊戲里,90赫茲是一個起點,達不到這個標準,人會容易產生眩暈感。

本報記者體驗HTC Vive和Oculus Rift等幾款VR頭盔發現,一旦像跑酷、賽車等畫面高速運動的VR遊戲玩得時間稍長一些,就會感到輕微頭暈。相比,射擊類遊戲體驗稍好一些。

一位擁有PS4和Xbox One的上海遊戲發燒友劉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他暫時不會去買VR設備玩遊戲,一來價格比較貴,二是遊戲是否有足夠吸引力,還有待觀望。一向不惜在遊戲上下血本的他這次選擇謹慎。

內容是短板

“內容、內容、內容。”ChinaJoy前夕,在談到國內VR市場的缺口和短板時,中文十分流利的索尼互動娛樂(上海)有限公司總裁添田武人連說了3個“內容”。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索尼方面正在積極與中國主管部門溝通送審,想以最快的速度讓這些VR遊戲內容進入中國市場。

同時,索尼也與國內遊戲開發商在談,計劃用一個名叫“中國之星計劃”的扶持方案幫助國內中小開發商和獨立制作人,希望看到一些中國原生的VR遊戲誕生。另一頭,據HTC虛擬現實新技術部副總裁鮑永哲稱,HTC針對小制作團隊推出了一個“Vive X加速器計劃”,目前已向開發者發布7000套套件,幫助他們孵化內容。

但目前,來自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文化部的雙重審核制度讓這些外資廠商必須去和時間賽跑。自去年夏天監管層廢止此前已實施長達15年的主機遊戲禁令至今,索尼PS4(主機)和PS4 Vita(掌機)已通過審核的遊戲數量分別為35款和14款。那些基於PC的國外VR遊戲軟件,在中國同樣面臨著送審工序。

另一個擺在VR遊戲內容面前的是國內制作團隊的缺口。“之前國內幾乎沒什麽人研發主機遊戲,如果一上來就跨步做主機的VR遊戲,邁得太大了。”閆亮說。他是一位在上海遊戲圈摸爬滾打了十幾年,做過從端遊到手遊,從制作到運營幾乎所有環節的資深人士。但對於VR遊戲,他和團隊眼下仍持觀望態度,“下周去北京和一個研發團隊聊聊(合作開發VR遊戲)這事。”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現在行業內可以說都還沒有吃透VR的遊戲性,內容更多的是展示性的,可玩性不強,而且分散的硬件平臺讓研發團隊陷入選擇困境。

易觀分析師薛永鋒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認為,VR廠商最終拼的是生態,生態中硬件的價格走勢未來必定會下降,系統、內容、開發者、應用商店等將構成一個綜合實力的比拼。“當用戶規模真正起來後,盈利模式是靠道具收費還是內容售賣,到時候會水到渠成,但現在這個行業的熱度有些虛高。”

一個來自行業的預測是,等到2020年時,VR的出貨量就會像PS4主機那樣流行。但在這個樂觀預測背後,留給整個行業生態各“物種”去做的工作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