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TWM

台灣的電視圈節目只簽約三個月,不成就殺,往往扼殺了創意; 中國的網路節目崛起,開出一條新的道路,透過網路點擊率,當下就反映了節目評價。

阿瑲是台南小孩,五官還真有點荷蘭樣,說一口標準台灣國語還帶結巴(可能是因我們太凶惡總嚇著他),他與二十位同事為了製作小S主持的網路節目《姐姐好餓》出差北京、一待三個多月。上周首播,二十四小時內吸引超過兩千萬次點擊。他說,好久沒有做節目做得這麼帶勁!

阿瑲是《全民大悶鍋》的粉絲,進公司時過了一段苦日子,劇本寫不好直接被丟掉,《悶鍋》藝人規矩又特多,得學會順著毛摸,好在都熬過去。寫腳本時他曾問,「要不要在乎電視台的立場?」我說,都不必!這些我們來扛, 你放手寫就好 。

不久《悶鍋》收了,阿瑲失落頻問為什麼。我說,「當真實的名嘴與政治人物比喜劇演員還荒誕,就沒什麼好做的了。」後來他轉酷瞧寫劇本,不久又轉做《我家是戰國》,就這樣做做停停、悶了一陣子。

我們公司傳統是不挖角、不抄襲,用經歷培養人才;但台灣電視台節目只簽約三個月、不成就殺,像把創意直接扔進火爐裡,再多熱情也會熄滅,怎麼養?電視台直接會把節目,藝人和製作人一起挖去,前方哪裡有路?這時出現《姐姐好餓》,離鄉背井當然苦,做網路節目要有﹁網感﹂,要沾地氣,風向不好抓,但半年過去,發現這些小孩眼裡閃著光芒。

阿瑲說,這段日子天天都有戰鬥力,監製跳下來一起做,只要敢丟出好創意,多半都會實現,而且再也不必受制於一千八百個收視調查戶,觀眾透過網路點擊立刻回饋,雖然有褒有貶,但是太過癮了!詹仁雄也說,他看到團隊又找回最初做節目的熱情,辛苦算值得。

《悶鍋》出身的阿瑲關心南海,覺得中國駐美記者王冠英文真好,還能舌戰美國人!問起戴立忍問題,他則看看四周沒有回答。

教他北京「大柵欄」該用滿語念「大時辣兒」,他的台南腔怎麼都念不好,忍不住問他,你說的普通話,北京人真聽得懂嗎?他哈哈笑了起來。

回台灣前,面對台灣員工,跟他們說聲,加油!只是我和小詹都不敢問他們,要不要回來做節目!

(本專欄隔周刊出)

撰文 / 王偉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