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晚間,酷派發布重大董事會成員變動,酷派原執行董事、董事會主席郭德英辭去其在董事會職位,而接任者為樂視創始人賈躍亭。隨後,樂視公告稱賈躍亭以及樂視副總劉弘將擔任酷派執行董事一職。

賈躍亭

此舉標誌著樂視30億元收購酷派的交易最終達成,流傳了兩個多月郭德英將退出酷派的消息被坐實,自此,酷派將作為“雙品牌”戰略的重要部分,進入賈躍亭掌舵的樂視時代。樂視目前在高端機型上的短板或許會依賴酷派來補足。

酷派之爭

賈躍亭就職董事之後,一手創立酷派的郭德英正式宣布退出,酷派之爭正式落下帷幕,而樂視也在與360的爭奪中占據上風。

對於偏重內容的互聯網公司來說,收購合作是補足手機硬件供應鏈短板的最快速有效的方式。無論從體量還是質量來說,酷派對於互聯網企業來說無疑是香餑餑。

2015年5月,360與酷派聯合推出了手機新品牌“奇酷”,雙方分別持股49.5%和51.5%。6月8日奇酷正式完成了對酷派的電商品牌大神手機的並購。

然而這場聯姻還未度過蜜月期,酷派就宣布與樂視牽手。6月,酷派與樂視旗下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d簽訂協議,向後者出售了17.9%股權,樂視成為第二大股東,隨後郭德英辭去酷派總裁一職,退居二線。

這場大戰最終以達成協議,360占股75%而告一段落,酷派選擇樂視而非360多少看中其背後的對於內容生態的打造。

依托手機硬件,樂視為其用戶提供內容、科技、互聯網及雲服務,用戶付費購買其中服務包,而渠道商也可以對服務包所收取的費用進行分成。

根據官方數據,2015年樂視超級手機總銷量達到了400萬部,而此數據並未算上第一季度。

這樣的互聯網模式下帶動線下渠道的拓展是酷派所無法完成卻樂於嘗試的。而這樣的模式並不是郭德英或者酷派原有高管所擅長的模式。

去年6月,樂視完成對酷派收購之後,一位酷派高層曾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走到今天為止,專靠做硬件發展不是很好,我們堅持做的話想出現大的增長不太現實,而依托互聯網帶來的新的商業模式,有望互補一下做得更好。”

酷派展區

而對於樂視而言,酷派在手機硬件上的研發以及供應鏈的熟悉程度能夠補足其在這方面的短板。然而,第二大股東的持股比例並不能滿足樂視在硬件與生態融合的布局,賈躍亭需要的是絕對的主導權。

今年6月17日,樂視再次出資10.47億港元,購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達到28.90%,成為單一控股股東。

完成交易後的賈躍亭顯得雄心勃勃。日前,在其官方微博上,賈躍亭稱:“酷派在產研、技術、供應鏈尤其是全球獨創的近10000件專利積累,奠定了LeEco全球化落地的關鍵一環。”並表示樂視與酷派未來兩年的目標將是讓銷量增長到一億臺。“開放式閉環的樂視生態,將帶給全球樂迷獨一無二的LeEco lifestyle,共享生態世界。”

樂視打法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郭德英已經逐漸淡出。外界對於其淡出的原因有許多猜想,而酷派內部給出的答案是其看到了樂視模式的可能性。“他看到兩個企業具有比較強的互補性。實際上做了這麽久,還是希望重新回到增長。”上述酷派高管當時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那麽樂視的加入是否能為酷派帶來新的增長點呢?

縱觀過去,酷派模式成功之處主要在於其與運營商的良好合作關系,在郭德英果斷為運營商定制手機的決策下,酷派快速成長為3G時代四大國產手機品牌“中華酷聯”之一。

然而,這樣的關系伴隨著電信行業改革而進入僵局,2014年第二季度,運營商著手開始調低終端補貼並逐步取消終端補貼,並將以各自制式的裸機銷售為主。

這一改革對於酷派這種過度依賴運營商補貼、自有線下渠道乏力、互聯網電商渠道缺位、非合約機跟競品相比競爭力缺失的廠商,猶如噩夢。

長期依賴運營商,使得酷派在線下渠道的短板日顯。而樂視進入有利於酷派發展線下市場。

“酷派線下布局相對較晚,以樂視的生態及內容優勢,還是會對酷派布局線下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不過要真正取得突破,酷派還是得在渠道上下功夫。”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然而這種變動對於酷派本身的品牌來說能有多大影響,要看樂視在其中投入的力量,至少目前看來,依托樂視的內容,能夠對酷派註入新鮮血液並達到一定提振效果。然而,收購背後的目的是為樂視所用而非完全重振酷派。

樂視入主酷派帶來的是一個全新的生態式打法,通過“平臺+內容+終端+應用”的完整生態模式,覆蓋到酷派近億的智能終端,尤其是將近50%的酷派可運營智能手機用戶,將變成樂視生態用戶。

“樂視很多手機其實並不暢銷,收購酷派最大願望是圍繞酷派手機供應鏈,希望對手機註入更多研發,有穩定的供應鏈基礎,至於酷派市場運營、品牌打造並不是賈躍亭非常拿手的好戲。”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而借助酷派的研究實力,樂視或許會試水單價超2600元的中高端市場來避免與樂視機型的同質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