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7月初逼近1380美元/盎司高位後,黃金出現了震蕩回落走勢,最近兩周則進入了橫盤拉鋸行情,“大鱷”索羅斯在二季度拋售了黃金,美國加息預期依然不確定,黃金未來走勢再次引起了市場人士的激烈爭論,最近的橫盤震蕩更是讓人疑惑,說好的“黃金牛市”到底還有沒有?

華林證券策略分析師胡宇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預期近期中美兩國暫時都不會繼續降息,這就為資產價格的上漲畫上停頓號,所以所謂的避險保值工具黃金也就沒有了利用的價值。對於近期看多黃金的觀點,看空黃金的胡宇認為,如果繼續沿著趨勢去判斷未來,就像是按照倒車鏡開車。

國際投資大鱷索羅斯大幅拋售黃金的消息引起市場警惕。8月15日,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發布最新備案報告顯示,由索羅斯創建的索羅斯基金在今年一季度大幅削減與黃金有關公司的倉位。一季度,索羅斯基金將重倉股——巴里克黃金(Barrick Gold)的持倉大幅削減掉94%,從一季度的1835萬股削減至二季度的107萬股,約合2290萬美元。此外,該基金還將SPDR黃金信托股份大減77%,從一季度的105萬股買入期權減少到24萬股約合3040萬美元。

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稱,最適合黃金配置的是滯脹期,也就是經濟沒增長、同時還有通脹,因此上半年黃金相當於有兩條腿在跑。但是假如未來通脹沒有了,那麽黃金相當於少了一條腿,雖然低增長的環境沒變,依然對黃金有利,但很難想象別的商品都不漲,而黃金一騎絕塵。因此,在全球貨幣超發的背景下,對於黃金的長期趨勢依然看好,但是可能短期內不會跑得有上半年那麽快了。

中信建投策略分析師周金濤則稱,黃金資產的戰略配置期已經到來。首先,從大的波段來看,目前已經到了配置黃金資產的重要時點。但在後續庫存周期的上行期中,將繼續感知全球經濟階段性企穩和價格體系修複的動力,在風險偏好相對改善的情況下,順應價格上漲的投資邏輯仍將是主線,這一階段美聯儲加息概率的逐步提升將是成為金價的抑制因素。當本輪庫存周期運行至中後期,隨著經濟動力逐漸消竭,實際利率的下行以及避險情緒的擴散將明顯推升黃金資產的相對收益。及至本輪庫存周期行至尾聲,經濟特征開始向通縮轉換時,也標誌著周期由衰退向蕭條切換的開始,而站在長周期角度上,彼時的黃金的相對投資價值將更高。黃金資產的配置價值在逐漸增強,雖然在此過程中全球庫存周期共振所帶來的經濟企穩和加息預期,有可能降低黃金資產的相對收益,但長期邊際阻力必定疲弱。相對於短期可能會出現的小幅折返,黃金資產戰略投資階段的來臨才是當前市場應關註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