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國際舉重聯合會(IWF)網站消息,通過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檢驗樣本的重新測試顯示,15名運動員藥檢結果呈陽性,其中包括三名中國運動員:劉春紅(女子69公斤級金牌);陳燮霞(女子48公斤級金牌);曹磊(女子75公斤級金牌)。

據了解,奧委會相關機構在對中國運動員尿樣的複檢中查出了GHRP-2,這是一種促生長激素釋放肽,而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呈陽性。除了中國和俄羅斯,還有來自阿塞拜疆、白俄羅斯、烏克蘭和哈薩克斯坦等國的運動員。 根據相關法規,國際舉聯對這15名運動員處以臨時禁賽處罰。

那麽問題來了,本次的違禁藥物到底是什麽?為何被檢測出的偏偏是舉重呢?中國舉重隊是否有此先例?

減肥藥讓舉重冠軍藥檢結果呈陽性?

根據規定,奧運期間的尿樣血樣要保存八年,自從俄羅斯興奮劑醜聞踢爆後,國際舉聯在今年對08、12兩屆奧運所有樣本進行了複檢,此前已有大批選手落馬,包括倫敦奧運哈薩克斯坦全部四位舉重金牌選手。本次次檢查是最後一批複檢。

據悉, 奧委會相關機構在對中國運動員尿樣的複檢中均查出了GHRP-2,這是一種促生長激素釋放肽,而劉春紅另有西布曲明呈陽性。西布曲明屬於減肥藥,用於飲食控制、運動不能減輕和控制體重的肥胖癥治療,包括減輕體重和維持體重的減輕,治療應與低熱量飲食和運動結合進行。一般推薦用於治療體重指數≥30kg/m2或≥27kg/m2(有其它危險因素如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 等)的肥胖癥患者。

曾有國家舉重全隊服用興奮劑

此前,據國外媒體報道,2015年3月22日,保加利亞舉重隊一共有11名運動員藥檢呈陽性,也就是說他們都服用了興奮劑,這也直接導致保加利亞舉重隊將退出即將在格魯吉亞舉行的歐洲舉重錦標賽。

在世界反興奮劑協會機構(WADA)稍早前進行的藥檢中,保加利亞隊有8名男運動員和3名女運動員被查出陽性。據保加利亞舉重隊的教練稱,一種名為合成類固醇康力龍被放入了運動員們的食品中。這些被查出服用禁藥的運動員可能面臨為期4年的禁賽,其中4人已經是第二次“出事”,他們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處罰,甚至可能遭遇終身禁賽。

舉重運動一直以來都是興奮劑滋生的地方,世界上有很多國家的舉重運動員都曾經涉足或者誤服過興奮劑,這也讓舉重運動的興奮劑檢測比其他項目要嚴格地多。

中國舉重運動員曾不止一次被查出服用違禁藥物

2004年,寧夏舉重隊在一次興奮劑檢查中查出3例陽性,運動員馬文華、丁海峰、孫艷均服用違禁藥物大力補(類固醇),分別被停賽2年、罰款4千元。他們的教練王成繼受到重罰,被終身取消教練資格、罰款1萬元。寧夏舉重隊被停賽1年、罰款6萬元。

2005年1月底,中國奧委會反興奮劑委員會接到群眾舉報,反映湖北女子舉重隊6名運動員在訓練中集體使用違禁藥物。1月31日,中國反興奮劑委員會派出工作人員前往訓練地對該隊進行檢查。根據現場拍攝的照片,發現接受檢查的6名運動員均系冒名頂替。經查,湖北省體育局重競技管理中心教練員劉少軍自2004年12月開始組織、指使湖北女子舉重隊6名運動員集體使用違禁藥物。為防止事情敗露,劉少軍還有預謀地使用他人照片偽造了這6名運動員的假身份證件。 最終, 國家體育總局決定取消湖北省舉重隊(含男、女)參加十運會的比賽資格,取消湖北省體育代表團參加十運會體育道德風尚獎的評選資格;中國舉重協會決定對奚漢 祥、劉少軍給予終身取消教練員資格的處罰,對集體使用違禁藥物的6名運動員以及參與集體作弊的另外6名運動員給予停賽2年的處罰,對湖北省舉重隊給予停止 參加國內外比賽1年的處罰。

2010年6月18日,江蘇省體育局通報,由於蘇州女子舉重隊在此前的國家體育總局突擊檢查中被查實使用違禁藥物並幹擾檢查,相關運動員和教練被處以禁賽和終身取消教練資格等處罰。

而此前,國家體育總局舉摔柔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陳應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舉重隊參加里約奧運會的十人名單將確保每名運動員都是“幹幹凈凈參賽,無興奮劑歷史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