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8月26日),原本每周五上線愛奇藝視頻網站制作和播出的高曉松脫口秀節目《曉松奇談》空窗未播。

隨後,《曉松奇談》主持人高曉松在微博發文回應停播事件,稱自己的節目因為加拿大方面有關部門的施壓導致周五本該播出的節目空窗,並曬出郵件指責加方態度傲慢。

8月29日下午,加拿大旅遊局做出回應,稱自己確實是合作方,僅對第二期內容的側重點提出了修改意見。“由於本次商務合作中合作方較多,溝通時間較長,造成了第二期節目的暫緩播出。”加拿大旅遊局稱。

然而,加方的說法並未獲得高曉松方面的認可,其稱無論愛奇藝還是《曉松奇談》節目組都沒有和加拿大旅遊局簽署過任何協議。並稱,加拿大旅遊局方面的態度傲慢與粗暴幹涉節目內容。

雙方的爭執一時難辨真假,而節目制作與播出方愛奇藝則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收到加方的修改建議,正在協調中。

近年來,隨著視頻網站的發展,網絡自制綜藝行業開始大爆發,其影響力也越來越大,這件事背後也可以看出,隨著網絡綜藝的發展,開始受到的影響因素也越來越多,如何平衡多方意見成為網絡綜藝制作方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

高曉松怒了!

對於節目為何會被加方幹涉,高曉松在微博上表示:“《曉松奇談》未能如期播放,是由於此期節目采訪了加拿大的一位(原住民)酋長,通過酋長之口講述了他們的歷史。節目因此遭到了加拿大有關部門強烈阻撓,不能如期播放。”

愛奇藝也向第一財經記者發來回複稱:“我們在做《曉松奇談》加拿大系列時,確實收到過加方相關部門的一些修改意見,高曉松老師希望忠於節目初衷,盡量如實表達觀感與關切。由於需要繼續協調溝通等原因,我們做出了暫緩播出的決定。目前我們正在協調各方觀點,加緊制作,爭取盡快拿出一版客觀公正的節目,盡早上線。”

高曉松稱:“首先聲明加拿大旅遊局並不是《曉松奇談》的贊助商。這次他們是通過一家贊助商向愛奇藝施壓,然後親自上陣審查,要求刪除本期節目的一些內容。導致本應周五零點播出的節目迄今仍未播出,給本節目造成巨大損失和負面影響。更令人氣憤的是,無論在郵件、電話里,加拿大旅遊局都非常傲慢強勢。即使在當前輿論壓力下,他們也只是妥協到允許播出下一期魁北克獨立內容。我們堅持播出本期內容,最重要的原因是被這位酋長的話深深打動,希望更多人聽到他們的心聲。目前節目仍在僵持中,再次向《曉松奇談》的觀眾致歉。”

加拿大旅遊局有話說

加拿大旅遊局方面公開回應高曉松節目爭議稱——“《曉松奇談》的加拿大專輯節目是由一家中國旅遊公司推薦給加拿大旅遊局並和我們簽署合作的。在合作開始之前,旅遊局就節目內容和愛奇藝制片方進行了細致的溝通。作為目的地推廣機構,我們希望節目能夠把重心放在對目的地的宣傳上,這也是我們參與節目合作的初衷。這些都得到了制片方的理解和確認。在愛奇藝發給我們預覽的後續節目中,我們僅對第二期內容的側重點提出了修改意見。由於本次商務合作中合作方較多,溝通時間較長,造成了第二期節目的暫緩播出。”

對於此次高曉松節目的爭議,第一財經記者聯系加拿大旅遊局,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加拿大旅遊局並未給予回應。

據悉,這幾年中國成為加拿大的主要客源國。加拿大旅遊局數據顯示,2016年第一季度前往加拿大旅遊的中國遊客逾8.8萬人次,中國因此超越法國,成為繼英國、 美國之後,加拿大的第三大旅遊客源國。隨著中國赴加遊客的不斷增長,中加之間的航線需求日益上漲,多家航空公司計劃開通數條中國直飛加拿大的航線。

“我們還推出微信培訓平臺,這也是為了響應中國旅客對赴加旅遊的強勁需求,滿足旅行社合作夥伴隨之日益增長的培訓訴求。加拿大旅遊局將繼續提供旅業培訓和實用信息,推出更多線路,帶中國遊客領略加拿大的景色和體驗,” 加拿大旅遊局中國區首席代表高平(Derek Galpin)此前表示。

不過,高曉松對於加方的回應並不認可,高曉松認為,加方發來的郵件充滿傲慢與偏見,若說不屬於內容審查,很難讓人信服;此外,高曉松與愛奇藝確認,無論愛奇藝還是《曉松奇談》節目組都沒有和加拿大旅遊局簽署過任何協議。

高曉松表示:“加拿大旅遊局發來的‘僅對內容側重點提出的修改意見’很難讓人信服,各種刪除加起來有近20分鐘之多!且不說我們之間沒有契約,即便有,這樣傷害節目的刪改也是不能接受的!”

網絡綜藝高速發展 制作要求將提升

網絡綜藝屢屢爆發沖突是網絡綜藝作為一個新新事物正在高速發展必然產生的問題。隨著網絡綜藝產業的發展,對制作方也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

2016年,網絡綜藝進入快車道,迎來“大時代”,行業發展態勢不可阻擋,節目品牌和影響力大幅提升,收獲海量關註。上半年,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土豆等各大網絡綜藝平臺紛紛發布網綜戰略,以宣示其在該輪網綜熱潮中的堅定立場和信心。在戰略導向及強執行力下,縱觀當下網綜發展新態,無不顯示著網絡綜藝的全面崛起,同時也彰顯出各大制作平臺進入“諸侯爭霸”式的白熱化競爭狀態。

中投顧問分析報告指出,網絡綜藝迎來爆發的原因主要是,其一,電視綜藝受限多,部分節目轉移至網絡平臺。近年較多政策出臺,限制了部分娛樂綜藝節目在電視渠道的播出,一些綜藝節目向網絡渠道轉移,如《爸爸去哪兒4》、《爸爸回來了》等品牌節目已經確定取消在電視上播出。《爸爸去哪兒4》將移駕至線上媒體芒果TV播出,《寶貝,對不起》節目移至網絡播放,原定於湖南衛視播出的《媽媽是超人》也改為在芒果TV進行播出。其二,網絡綜藝受到廣告主青睞,廣告主能用較低的成本獲得較大的價值。點擊量第一的網綜《奇葩說》第一季的廣告冠名被美特斯邦威以5000萬元拿下,第二季的廣告收入破億元,第三季廣告收入突破三億,不過即使如此,其廣告冠名成本也比電視綜藝的冠名成本低,電視綜藝的冠名費最高已達5億。其三,視頻平臺加大投入,進入“大片時代”,精品化程度日益提高。

最後,網絡綜藝只要通過內審即可,相關部門對網絡綜藝節目的監管力度並不算大,在不觸及法律、法規及道德底線的範疇內,網綜題材話題選擇較為寬松,節目可以根據觀眾反饋,對節目內容進行調整,選擇一些較為熱議、敏感的話題,這對網生一代的吸引力較大。不過,這一點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網絡綜藝高速發展的同時,影響範圍也越來越廣,因此引起多方註意甚至幹涉其中,這也是網絡綜藝需要重視的。《曉松奇談》也給網絡綜藝的制作方提了醒,在制作節目時一定要做好法律保障,並對各地風土民情、社會各方做好充分了解和協調,避免節目被“開天窗”或發生其他意外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