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紅火的牛市之後,券商在2016年撞上了業績寒冬。

8月已近收官,上市券商多數都交出了上半年業績成績單,看天吃飯的券商,在A股整體低迷,交投清淡之下,日子艱難,主力創收的經紀業務、自營業務大受打擊,業績難堪。不過,艱難之下,不少券商也在投行、資管等業務上力求轉型和創新,業績超出市場預期。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8月29日,共19家上市券商披露了2016年中報,四大業務呈現“冰火兩重天”的景象。其中,傳統的經紀業務和自營業務收益均出現大幅下滑,而投行和資管業務則增幅明顯。

經紀自營齊拖累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毋庸置疑,相比去年同期,在2016年上半年,券商的經紀業務、自營業務成為整體業績的兩大傷痛。

多家券商均在中報中表示,經紀業務由於交易量萎縮、行業傭金率繼續下滑而收益慘淡。而自營業務方面,由於股市大跌,券商重倉股出現大面積浮虧。

大券商如中信證券,無論經紀業務還是自營業務,均慘不忍睹。中報數據顯示,中信證券上半年實現經紀業務收入59.7億元,同比降46.7%;證券投資業務收入24.71億元,同比降幅達77.54%。

小券商更無例外,西部證券在中期報告中指出,在證券市場行情波動的影響下,公司證券經紀業務與自營業務的收入同比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經紀業務手續費凈收入為5.10億元,同比下降68.47%;證券自營業務收入則較上年同期下降39.26%。

“經紀業務一直都是跟著行情走的,上半年日均成交量不到去年的一半;自營盤的虧損一方面股市下跌,另一方面券商去年參與救市也做出了不減持的承諾,打擊比較大。”上海一賣方非銀行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這樣分析。

“炒股巨虧”的確成為上半年券商的一大現象。

以中信證券為首,上半年其所持股票的賬面虧損,加已售出股票的實際虧損合計已高達55.64億元。而前十大重倉股,更有九只被套牢。其中,賬面虧損最大的股票為中國中車,截至6月底賬面虧損4.16億元。所持有神州泰嶽賬面虧損為1.8億元;東陽光科賬面虧損2.3億元。

同樣炒股巨虧的還有東方證券,損失達10億元。所持股份中,僅益盟股份就在上半年賬面損失1.21億元,麟龍股份損失9500萬元,老鳳祥損失1791.5萬元,史丹利損失7519.4萬元,中國國旅損失6385.9萬元,而在前十只重倉股中,僅有坤鼎集團、華圖教育、沃捷傳媒實現賬面盈利,三只股票合計盈利6207.8萬元,不及中國國旅的賬面損失。

投行資管謀求突破

相較經紀和自營的慘不忍睹,上半年券商在投行和資管業務的收入上則獲得“一劑”安慰。國泰君安、華泰證券、東北證券等多家券商的這兩項業務收入均出現雙增長。投行和資產管理業務對經營業務的貢獻也越發明顯。

投行業務方面,行業數據顯示,受益於重組並購活躍,上半年A股定增近一萬億,接近去年全年數據,而這給券商投行業務帶來不菲的收益。數據顯示,除山西證券和第一創業同比下滑以外,已公布業績券商投行業績均實現增長。

而相比投行業務的被動收益,資管業務上,上半年券商則更多地尋求主動突破。多家券商在中報均提到,向主動管理轉型,提升主動管理規模。發展綜合金融服務,逐步削弱通道業務依賴。

以國泰君安為例,雖然經紀業務和證券交易投資業務營收中期同比下滑42.19%、72.57%,但投行業務和資產管理業務同比上升了45.47%、36.40%。

其中,投資銀行業務累計完成證券承銷總金額2242.0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34.25%;累計主承銷家數164家,市場占有率 7.01%,排名第二。資管業務客戶資產管理規模6492.95億元,較2015年末增長7%。這之中,主動管理資金規模2286.62億元,規模占比35.22%,行業排名第三位;期末存續ABS類產品11只,存續規模99.04億元。

長江證券亦稱,公司努力構建覆蓋全系列金融產品的“大資管”體系,重點發力主動管理型業務,不斷豐富產品線;提升投研能力和產品業績,做大資管業務規模。報告期末,公司資產管理受托規模829.00億元,同比增長80.95%;其中管理集合理財產品76只,資產規模 469.02億元,同比增長77.72%。

值得一提的是,券商在資管業務收入方面,出現分化,部分小券商在此業務上尋求更大空間。Wind資訊數據顯示,相比招商證券、東方證券該項業務收入分別同比下降逾五成和逾四成,西部證券和國海證券則實現翻倍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