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we0x.html

    前幾天,看到《環球科學》一篇文章說,人做出不合理的決定源於大腦神經反應。
    科學家做過這項選擇巧克力的實驗,分4種情況:
    1、如果你偏愛士力架,要你在士力架與德芙中二選一,你顯然會選士力架。

    2、現在喜歡士力架巧克力的人越來越多,如果只提供3種巧克力,士力架、星河、喜樂,大多數人會選士力架。

    3、如果大大增加可選巧克力種數,比如,提供包括士力架在內的20種巧克力,選擇的結果就變得很分散了。盡管很多人最喜歡士力架,但有時卻會選擇其他牌子的巧克力。

    4、而當把選項驟然減少,對於每個人,只留下2種,一種是士力架,另一種是他最後選擇的其他牌子的巧克力,再讓他二選一,這時,許多本來喜歡士力架的人都納悶不已:為什麽自己沒選士力架?

    類似於上述實驗的現象在股市中也普遍存在,比如,對於一個長線投資者,要他在一只自己非常熟悉而心儀的優質股票與另一只不甚了解的股票之中二選一,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而當他面對市場上幾千只股票時,結果經常會發生錯選。

    這既有趣又有點不可思議吧?

    為了搞明白這種不合理的選擇何以產生的原因,經濟學家們研究了半個多世紀,仍然一籌莫展,不得其解。最近十幾年來,神經科學家開始登場,他們直接研究大腦,寄望獲得這個問題的答案。隨之,誕生了一門神經經濟學,它將神經科學與經濟學聯系起來。

    神經經濟學家認為,大腦是人體中消耗量最大的組織器官,它雖然只占人體2%到3%的質量,但耗能則高達20%。大腦神經元通過電脈沖傳遞信息非常耗能,致使大腦往往無法同時兼顧準確度和效率。有科學家認為,由於保持決策準確度的代價大於收益,因此面對眼花繚亂的眾多選項時,人們常會受到迷惑,從而錯失他們的最優選擇。

    科學家還發現,大腦會忽略可預測的信息,而著重關註意外信息。這也就是說,神經元往往會忽視有邏輯可循的細節;而對意外信息的細節卻特別關註。我猜想,人腦這一固有的生理反應,也許就是股市為什麽會對不確定信息、突發事件或謠言的反應特別敏感和強烈的原因吧?

    神經經濟學家研究顯示,對於兩個選項,如果增加某一選項的價值,比如,將一支普通巧克力棒換成美味的士力架,這時,代表這個選項的神經元就會增加激發速率;而如果增加另一個選項的價值,比如,將另一支普通巧克力棒換成超大塊的,這也就相對降低了士力架的價值,這時,代表士力架的神經元激發速率就會降低。這個神經元激發速率變化的實驗揭示了,人很容易受各種各樣信息的影響或誤導。我操!難怪股市中很多人選股就像“猴子掰玉米”,抓一個,扔一個,再抓一個,又扔一個,結果到頭來一個都抓不好。我猜想,這可能也是神經元活動的緣故吧?

    正因為人腦存在這種固有的反應特征,所以我們每個人也就都不可避免地會經常做出不合理的決定。對此,神經經濟學家提出,我們會做出一些不合理的決定,背後可能是因為我們在衡量不同選項的價值時存在不確定性。

    人腦耗能巨大,常會兼顧不了準確性與效率,那可如何是好?我們是否能夠改善和提高,從而做出更好的決定呢? 神經經濟學家Glimcher說,他的研究已經幫助他找出了具體的策略:

    “現在在做決定時,我不會一下子直接選擇最心儀的選項,而是先排除掉選項里最不好的,將選項數減少到一個可以控制的數量,比如說3個,我發現這真的有用。有時候,你可以從最複雜的事務中學到簡單的東西,而這的的確確可以提高你的決策水平。”

    哇塞!盡管神經經濟學才剛發展起來,時間還很短,充滿了問題與爭論,前面講述的實驗未必一定非常科學,其結論也未必完全正確,但我想,不管怎樣,神經經濟學家有關如何提高決策水平的說法則無疑是很有道理的!這不禁讓我想起投資大師查理·芒格,他的許多思想及論述與其高度一致,殊途同歸!我們不妨重溫其中的幾條:

    1、查理·芒格一般會先註意應該避免什麽,也就是說,先弄清楚應該別做什麽事情,然後才會考慮接下來要采取的行動。

    2、對於複雜的適應系統(註:股市就是個典型的複雜性適應系統)以及人類的大腦而言,如果你采用逆向思考,問題往往會變得更容易解決。如果把問題反過來思考,通常就能夠想得更加清楚。那些精通代數的人知道,如果問題很難解決,利用反向證明往往就能迎刃而解。生活的情況跟代數一樣,逆向思考能夠幫助你解決正面思考無法處理的問題。

    3、好好把握少數幾個看準的機會比永遠假裝什麽都懂好得多。如果從一開始就做一些可行的事情,而不是去做一些不可行的事情,成功的幾率要大得多。這難道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4、芒格智慧思想最精髓的一句話:

    “我只想知道我會死在哪里,這樣我就永遠不到那里去。”(美國農夫諺語)

    最後,一言蔽之,不要急於決定做什麽,而要先決定不做什麽,減少選項;要死的地方不要去,盡管它們眼下會讓你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