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卡刷卡手續費定價新規自上周二開始實施了。這本是接受刷卡消費的各個商戶與銀行卡發卡、收單、清算機構之間的手續費算新賬,割裂來看,和咱持卡消費者沒啥大關系。但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行業利益蛋糕一被重切、行業中部分亂象一被規範,最後還是會影響到持卡人身上。

開始談晦澀的費改話題前,第一財經先來給大家聊聊四名持卡人和他們的故事。

四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我自個兒的。曾有一個月,我的一張備用信用卡的發卡銀行搞活動,內容是,只要在當月刷滿6筆滿188元的“有積分的消費”,就送一個拉桿箱。因為特別中意那個拉桿箱的緣故,我就認認真真參加起了活動。作為金融記者的我,當然明白所謂“有積分的消費”,就是要在餐館、娛樂、百貨等等地方消費才算,一些批發類、民生類、慈善類的商戶不算。於是,我一去餐廳消費就刷這張卡,直到完成了6筆交易後,就切換回另一張常用信用卡了。

結果卻讓我大失所望。最後銀行回饋禮品算積分的時候,我只有5筆“合格”交易,有一筆交易無積分。我的辛苦全部泡湯。通過銀行卡中心後臺調檔查實,我有一筆明明在餐廳的消費,最後顯示的商戶名稱竟然是“黃山市黃山區二龍橋茶葉專業合作社”,屬於“三農”商戶,因此商戶為我的刷卡所支付的手續費是有政策扶持優惠的,因此持卡人不享受刷卡積分。

我這小遭遇,好歹還只是影響了我自己。第二個故事里,我的朋友王哥的惱怒可比我多。

王哥有次和兄弟聚會吃飯,在某餐廳刷卡1000多元。當月信用卡賬單寄到家,王太太看見後大發雷霆,因為賬單顯示,王哥在某“女士精品內衣店”刷卡1000多元,但王太太顯然並未收到王哥的這份浪漫禮物。王太太“審問”王哥,但糊塗的王哥一個月里刷了許多次卡,完全記不得哪天哪比消費對應哪次刷卡了。

無奈之下,王哥只能打電話給發卡銀行。但信用卡熱線客服專員除了重複播報一遍賬單內容,就無法提供更多信息了。王哥又找到清算機構銀聯,查證這筆“女士內衣店”交易到底是怎麽發生的,可是,由於信用卡收單機構與發卡銀行“直連”了,銀聯也收不到交易數據。但好在,王哥問了一圈,總算是發現了銀行卡刷卡POS機常有MCC(商戶類別碼)套用的現象,這才消了王太太的氣。

第三個故事,是小李買車。他訂購了一輛價格10余萬元的車,而他自己有兩張額度都超過5萬的信用卡,小李打算刷卡消費,安全又方便。在9月6日前訂車的時候,小李的銷售顧問告訴小李可以刷卡付款,並且小李的定金就是用信用卡支付的,誰知近日小李去提車要付款了,這家汽車經銷商卻突然不接受刷信用卡消費了。

“非要用卡,只能用借記卡。”小李的銷售顧問表示。

第四個故事,是在朋友圈里被公認用卡最為精明的小Q的。她一向很愛研究每家發卡行的信用卡積分政策。就在最近,她突然發現,某家銀行原本12000多積分就能換購的品牌保溫杯,現在已經悄然變成了17000積分。

新規舊規主要三點不同

四個故事說完,該探一探背後的門道了。將9月6日開始實施的銀行卡刷卡手續費費率新規對照舊有標準,挑最主要的三點來看。

第一,過去商戶類別不同,他們要為顧客刷卡所付的手續費是不同的、分檔次的,比如餐館手續費率1.25%,商店手續費率0.78%,超市手續費率0.38%等,關鍵是,一些批發類、民生類商戶還有手續費單筆封頂限額,當然,非營利性醫療、教育、社會福利等機構能夠免費。但費率新規中,1.25%、 0.78%、0.38%這種檔次之分被取消了,而且批發類等商戶也不再有手續費封頂這樣的優惠了。

第二,過去消費者刷信用卡或借記卡,雖然對發卡行而言區別挺大的,但對商戶而言,他們支付手續費是一視同仁的。但新規里,信用卡和借記卡非但費率被區別對待了,而且在給發卡行那部分的手續費里,借記卡還有封頂機制。

第三,雖然商戶給到收單機構的手續費是“市場化定價”的,但給到發卡銀行的那部分,卻是定死的。既然是定死的,就算得出發卡行在新規實施後是會多賺還是少賺。從費率來看,可以預計的是,以信用卡消費為例,在曾經有手續費封頂設計的批發類等商戶處刷卡,發卡行反而是多賺了,但在大部分商戶那里,尤其是餐飲、娛樂、百貨零售業等過去費率較高的商戶,發卡行的手續費利潤變少了。

以調降最明顯的餐飲類商戶為例,原本信用卡持卡人刷卡100元,餐廳承擔1.25元手續費,發卡行獲得其中0.875元,但新規中發卡行最高獲得0.45元。

從發改委和央行對各類商戶的手續費支出測算來看,新規每年能為他們省74億。我從業內專家那里采訪獲悉,假設參考這74億為總量,則其中作為清算機構的銀聯估計得消化“大幾億”,這意味著歷來手續費收入7倍於銀聯的發卡行“會吃進大盤子中的很大一部分”,也就是從整體來看(暫不討論個體差異)收入會受到減損。

銀行卡費改顯性影響幾何

說完了背後的費率機制,再回到上述四個故事,我們就能想明白,銀行卡費改,對持卡人而言究竟會帶來哪些顯性的影響。

故事一和故事二里,我和王哥都遭遇了商戶手上那臺POS機的商編套碼,簡單地說,就是POS機和消費場所“文不對題”。原因也很好理解,曾經商戶支付手續費的費率既然是分檔次的,那有差異就有套利的空間,所以不少商戶有動力造假,配合提供假的“三證一表”和門頭照、PS假的營業執照等,就能裝一臺低手續費率的、或者幹脆是有單筆封頂機制的POS機。

而部分收單機構(以第三方支付為主,但也包括個別收單銀行)和他們的代理商,會為了占領更大的市場份額,而“幫助”商戶違規套碼,甚至以套碼機具來作為營銷手段。

就拿故事一我遇到的餐廳套碼成“三農”商戶來說吧,我查過數據,這家“三農”商戶為每筆刷卡支付的手續費率為0.38%、且封頂3元,但我消費的餐廳本該支付刷卡金的1.25%、且上不封頂,這樣一來,本可以抽取手續費中7成的發卡行,賺不到他本該賺的手續費,我這頭自然也就沒有了積分。

各位可別以為我和王哥遇到的只是罕見的個案。其實,這種POS機套碼在行業里比比皆是,小餐廳、小零售都是“重災區”。只是大多數持卡人沒有核對積分的習慣,經常“丟”積分也渾然不知罷了。

各位如果對套碼背景有興趣,可在一財網或APP上查閱我曾經的長篇系列(含上、中、下篇)報道《支付收單業混戰江湖》。

但費率新規一來,9月6日開始,一方面,以前的分檔次費率被抹平,另一方面,以前高費率的商戶不也被“減負”了嘛,因此可以預期的是,未來持卡人就不那麽容易“丟”積分了、王哥應該也不會遭遇“女士內衣店”式的尷尬了,因為套碼現象會大幅減少。

不過,你也許註意到,我的用詞是,套碼現象會“減少”而不是“滅絕”。原因是,新規雖然抹平了商戶費率分檔次,但仍然給民生類商戶留了2年的優惠費率過渡期。換句話說,這兩年里套碼套利的空間還是在的,只是小了。比如餐廳套碼成批發類是沒啥意義了,但套碼成民生類商戶還是有優惠的。

並且再加上,收單機構和商戶之間的費率現在是自己談的了,那就不排除收單機構繼續貓膩:我給你裝套碼的民生類POS機,你給我高一點的費率。這樣他們“雙贏”去了,違規還是散點地存在著。

剛剛我們是從套碼的角度說“丟”積分這事,下面再從發卡行計算積分的角度來說。既然新規里手續費不分檔次,信用卡哪怕在批發類商戶那里刷得再大額,也沒個手續費封頂了。那或許,不少發卡行也該尋思一下,是否以前那些不給積分的批發類商戶,以後也該考慮考慮給積分了。其實在業內,我也從銀行了解到,不少銀行卡中心正要推新積分辦法。

但這積分的事,也要兩說。畢竟發卡行的手續費賺得比以前少一些了,畢竟民生類商戶不還有過渡期嘛,所以也有個別銀行,積分不是一味放開,而是把更多民生類商戶列進了不給積分的範疇。

這些政策畢竟是由各家銀行卡中心自主決定的,並無統一規範可言,眼下新規剛實施,一些機構也還在你看我我看你,除了個別銀行發布的新積分政策外,余下的機構政策沒完全明晰,大家都在觀察。我們會為你做跟蹤報道,各位持卡人若有興趣,也可以留意一下。

故事三里頭,對接小李的那家汽車經銷商,之所以在新政實施後拒絕讓小李刷信用卡,原因也不難理解:他們曾有的信用卡刷卡手續費封頂機制被取消了。

曾經,這家汽車經銷商每筆封頂付手續費80元,像小李這樣打算刷兩張信用卡,就意味著他們有160元的手續費成本,尚能承受。但如今小李要刷個10萬元,且不說收單機構會要多少錢,光是給發卡行的就是450元。業內有估算稱,算上收單那頭的收費,各類商戶手續費總費率約為0.6%,如果這家汽車經銷商的收單機構也是如此作價,則其要為小李的信用卡刷卡支付600元。

但新規將借記卡和信用卡差別對待了,借記卡有封頂機制。這也是為什麽,個別批發類商戶拒收信用卡,卻願收借記卡。

不過這事吧,也可以從另一個思路來想,那就是,早該讓信用卡回歸信用卡的本質了。這信用卡,本身主要定位就是小額消費信貸場景,並不是用來大額地花在買車買房這些事情上的。

最後說說小Q的新發現:發卡銀行的積分體系在悄然微調。用業內人士的猜測來說,就是能消費能獲得積分的地方變多了,但部分銀行的積分的價值,有可能會縮水。原因是,新政實施後,整體來看銀行的手續費收入是微降的。和前文討論到這一話題時提及的一樣,目前銀行們的積分政策還沒完全明朗,後續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