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9656

像極了上世紀四十年代紐約布朗克斯區“晴空月”飯店里的一幕。槍聲驟起,邁克爾·科里昂從兩具屍體旁匆匆離開,一位教父從此誕生。

又或者,50年後的香港銅鑼灣。從冰室到街頭士多,與靚坤的對決,將決定陳浩南們能否成為洪興真正的摣fit人。

這是2014年的北京。一家餐廳內,兩位地區級BD(商務拓展經理)正在車輪式談判,屋外是百米長的著名美食街,五十多個部下在玻璃窗外劍拔弩張。一切細微變化,哪怕不經意間的一個響指都可能引來新的騷亂。很快,暴雨來了。

並非小說,這不過是媒體通過親歷者口述,對美團和餓了麽某次爭奪商家獨家App使用權擦槍走火事件的還原。這樣的交鋒在不同城市曾多次上演。

當中國大城市的年輕人頻繁使用互聯網外賣服務的同時,也知道了原來美團地推員工管清華畢業的大老板王興叫“興哥”,知道了加盟餓了麽得過三關——看《狼圖騰》、研習“對抗學”,以及一堂拳擊課,由全國業余拳擊冠軍親自教授。

甚至還有這樣的對話,“這種南方城市是屬於我們的地盤,一旦失守,不光經濟損失嚴重,員工士氣、公司影響力都會大打折扣”。之前,其中一方以十比一的優勢兵力閃電戰光顧了廣州市場。如果有喜歡網絡連載小說《壞蛋是怎樣煉成的》讀者,大可由此代入六道筆下謝文東、向問天的洪門統一之戰。

非常荒誕,亦非常真實。2014年正是中國O2O市場白熱化競爭的發軔之年。搜索、電商、即時通信,BAT在完成第一次流量勢力範圍分割後不約而同展開“恐怖平衡”,即以入口誘導更多企業站隊且進行垂直領域二次變現。同時,躍躍欲試的移動支付手段也急需更多的線下落地場景。

無論是美團、餓了麽、大眾點評,還是攜程、去哪兒、58同城、趕集網與滴滴、快的,都惡狠狠地要在即將到來的大並購前搶占制高點。能成為BAT之外的第四極是最佳結局,但退一步成為前者任一方細分領域的唯一方面軍,也是不錯選擇。

融資,不停融資;補貼,加碼補貼。高大上的互聯網匹配大街小巷開片式營銷肉搏,鄉土中國和比特狂想,甲午馬年糾纏交錯。

輸贏,似乎在五次大規模的合並行動後塵埃落定。滴滴公司通過吞納快的及優步中國成為一家市值高達338億美元的龐然大物。因為擴張補貼和並購,這家距盈利包括夢寐以求的上市還遙遙無期的企業已花去了110億美元。壟斷創造利潤?恐怕持有滴滴11.4%和9.5%股權的馬化騰和馬雲目前還不敢拍胸保證。

然而,戰爭並沒有結束,特別是生活電商平臺。隨著美團、大眾點評網2015年10月合並,包括2015年12月阿里12.5億美元取得餓了麽27.7%股權,晉升單一最大股東,貌似已進入雙寡頭階段,一度犬牙的補貼大戰也偃旗息鼓。

但請註意,已基本向騰訊系靠攏的新美大明顯受到來自阿里的阻擊。聯合春華資本4.6億美元取得百勝中國4.3%至5.9%的股權,從而在一至四線城市線下一夜間擁有7200家黃金地段門店的話事權,是其漂亮的手筋;以六三至六五折價格拋售手中握有美團價值9億美元的老股,將後者年初33億美元融資時180億美元估值一把打到128億美元是第二步;將直系口碑網的外賣業務轉付餓了麽,由這位2009年起步、3年員工人數擴張50倍且更善於街頭械戰的大漢,去正面對決外賣業務仍處於虧損的美團,是第三步。

一直冀望擺脫“純粹電商”概念的阿里,真正的發力點當然是螞蟻金服、阿里雲以及菜鳥網絡,乃至在健康和數娛業務中亦手筆多多,但這不代表它會心甘情願讓號稱要做到2000億市值的潛在挑戰者順利崛起。不能控制就得遏制,至少確保牽制,作為牌桌上好手的馬雲,深諳個中之道。

正緣於此,9月初當市場傳出百度旗下百度糯米與百度外賣可能與新美大合並時,外界才會表現出濃厚興趣。這會是改變格局的最後一戰嗎?

只消將數據冶於一爐便知曉,昔日BAT打頭陣者如今早不複英雄之氣。第二財季,阿里營收324.54億人民幣,同比增59%,創IPO以來最佳紀錄;騰訊僅手遊一項90天即入賬96億人民幣,全季收入356.91億人民幣,52%的同比增幅是2012年以來最大——別忘了,這還未記入86億美元收購的芬蘭手遊商supercell的收入,這頭凈利潤率高達41%的現金奶牛去年可凈賺了9.64億美元。至於百度,雖說182.6億人民幣的營收同比增長了10%,但凈利卻足足下滑了34.1%,而此前一季其凈利也同比下降了18.9%。

若將騰訊營收以“1”為計,那麽阿里落後9.1%,百度落後48.9%。若以阿里營收為衡量線,則百度只及其56.2%。至於市值,先騰訊後阿里,分別於9月5日、6日兩天突破2500億美元,超越工商銀行成為亞洲市值最高企業。而百度,2014年11月每股251.99美元,總市值僅有868億美元。及至9月12日,其每股184美元合計609億美元市值,已不及老兄弟的四分之一。

好吧,單單阿里旗下螞蟻金服已估出此數,更別說受累於“魏則西事件”引發的互聯網廣告整頓,其市值最低還探至563億美元。

有分析指百度被甩出第一陣營,關鍵在於李彥宏後期的相對保守。當阿里、騰訊各自完成逾百家公司股權投資時,Robin Li的簿記上尚不足20家。也有人認為,過於強調控制權以及運氣欠佳導致其落伍。比如重金下註Uber中國13%至17%股權,卻因滴滴強勢並購最後只剩下2.5%,而當王興將美團估值20億人民幣期盼百度拿下5%股權時,李彥宏卻算了小賬,1.6億美元57%股權,他欽定了糯米網。甚至待聽聞美團可能與大眾點評合並時,他給王興的估值仍不過500億人民幣。

事實上,李彥宏犯的最大錯誤,是前期過於迷信搜索帶來占全公司95%以上的穩定現金流,慢慢布局己方所長的人工智能、無人駕駛等方向,而在騰訊、阿里重點出擊的領域,完全被動小步跟隨。可一旦發現年交易額可能多達6萬億人民幣的O2O市場將成為必爭之地,又在戰術上過於盲目和急躁,全然不顧及線下地推時過於“書生氣”的公司基因,哪怕早在2012年時他已反複強調過“狼性精神”。

一個頗有趣的佐證,百度外賣穿梭於大街小巷的員工被冠以“外賣騎士”的雅號。大多時候,在中國,騎士必然成為混混們的手下敗將。

華爾街看空是順理成章的推演,何況2015年夏天李彥宏還賭氣般宣稱要為此投入200億人民幣。擁有2000億美元現金的蘋果可以如是,但百度不夠資格,你只有758億人民幣(合114億美元)的現金。再說“工程師型公司”的形象,早早令投資者們對百度跨界疑慮重重,就如同阿里試水即時通信,騰訊去辦家銀行。

此路不通。

還好,還好。當過中國首富的李彥宏還知道斷臂求生,“做自己喜歡和擅長的事情,適度放棄不切實際的夢想”。也正是在這一背景下,關於百度糯米、百度外賣可能打包售予新美大,再換取美團酒店業務與己方控有25%股權的攜程合並的傳言,才會被認為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據說,對於百度外賣,李的心理價位是24億美元估值,而王興的還價是12億美元。沒有關系,如果你不喜歡餐具的擺放,那麽就掀翻桌子。21.4%的中國外賣市場份額、25%的生活服務O2O市場份額,以我為主的出牌思維下,關鍵性少數反而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