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諗起嗰對夫婦,返到屋企睇返自己影嘅相,發現自己連親生仔都唔認得,成朝影咗人地棵樹,對唔住 ....... 我又笑到長腹肌 .......


今朝同老婆出席細仔幼稚園聯合畢業典禮,坐係我隔離嘅一對父母嘅對話,笑到我長腹肌。
典禮一開始,所有應屆畢業生企哂係台前唱校歌,所有家長好興奮咁揾自己嘅小朋友,一搵到就當然拎起相機或手機係咁影相。
坐係我隔離嘅一位爸爸係咁問佢老婆:「阿仔係邊到?」。佢老婆係咁幚手搵,直到校歌唱完,閉幕……… 都仲未搵到 ……
畢業典禮繼續,當幼稚園總校長向每一位應屆畢業生頒發畢業證書,畢業典禮最受家長歡迎嘅表演節目就正式開始。
跟往年一樣,幼稚園每間分校,分別會演出不同話劇。正當分校 M 開始演出不久,坐係我隔離對父母就開始攪笑。
爸爸:「媽媽!你睇!嗰個咪就係阿仔囉!」
媽媽:「好似唔係喎!」
爸爸:「係定啦!阿仔今日扮樹呀!妳睇,阿仔幾可愛!」
之後兩夫婦就各持相機及手機,起勢係咁幫正在扮緊一棵樹嘅仔影相。
佢兩夫婦一路影,我就一路係咁忍笑,之後比身邊老婆發現咗我無啦啦係咁長腹肌,就問我笑乜 ………
馬沙:「隔離兩位家長係邊間分校?」
老婆:「我地嗰間(分校 L)!」
馬沙:「依家表演緊係邊間分校?」
老婆:「分校 M!」
馬沙:「佢地依家同佢地扮緊樹嘅仔影緊相!」
我老婆望咗一眼,即刻好大力扼住我手臂係咁忍住笑,我隱約感覺到老婆都笑到長腹肌 ……….
過咗無幾耐,分校 M 劇目完畢,輪到分校 L 開始表演。因為同一分校嘅父母被安排坐係會場同一個 zone嘅關係,坐係馬沙身邊嘅其他父母,紛紛開始拎起相機影相,有部分就好似馬沙咁,一個負責影相,另一個負責影片。
我下意識再望下坐係隔離嘅一對父母,佢地再無任何動作,仿佛正在等待畢業典禮完場走人。即係話,佢地似乎未意識到佢地負責扮樹嘅公子正在台上扮緊樹 ………

我內心曾經爭扎咗幾十秒,究竟我應唔應該同隔離嗰位看上去充滿自信嘅爸爸講一聲:「你嗰棵樹依家企係台上表演緊!」。不過當我考慮到學校係有安排攝影師全程拍攝,之後派比各位家長,就決定專心為今日扮演「三隻小豬」入面隻大灰狼嘅細仔影靚相。
畢業典禮完咗之後返到公司,睇返今朝幫細仔影嘅相。一諗起嗰對夫婦,返到屋企睇返自己影嘅相,發現自己連親生仔都唔認得,成朝影咗人地棵樹,對唔住 ……. 我又笑到長腹肌 …….
(2016年6月15日刊於 全民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