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2  NextMagazine送雞迎狗,去年港股雞犬皆升,近兩個月掛牌的新股更未嘗一敗,誘使不少公司,急急搏大霧上市骨水。上週五,現代美容趁農曆年假前公開招股,集資一億九千萬元。

現代美容創辦人曾裕,由化妝品小姐做起,二十年間攀上上市公司主席之位,表面是個白手興家的奮鬥故事。可惜經營手法一向為人詬病,客戶常投訴其推銷手法卑劣、預約困難、療程安全有問題等,本刊更發現其入賬方法奇特、盈利水分極重,上市後隨時爆煲。

上週四的記者會上,快將榮升上市公司主席的曾裕,身穿紫色絲絨套裝、手挽Gucci手袋,打扮高貴;收起了兩年前與梅艷芳經理人王敏慧「互片」的氣燄,顯得步步為營。

記者問:「集資會用喺大陸咩項目度?」曾裕無厘頭地答:「我哋喺香港有十五年歷史,大陸係一個好好嘅市場。」記者一怔,再問:「咁即係咩?」她繼續扮演讀稿機器,照背道:「咁我哋有五個品牌啦,好多元化,有瘦身、美容……」答非所問。

唯獨記者談起現代美容投訴多,才觸動到曾裕的神經,她慌忙反擊說:「我哋有網上booking,又有電話專人booking……每次客戶離開要填問卷,絕大部分都好滿意。有啲客投訴完,經解釋後,甚至會寫讚美(揚)信!」

讚揚信是否子虛烏有,無從稽考。但肯定的是,在過去三年,本刊共接獲七十宗針對現代美容的投訴,消費者委員會則收到二百六十宗。

欺客招數罄竹難書

現代美容全港有十五間分店,堪稱業界龍頭。上市前,公司將業績砌得靚一靚,去年盈利升逾七成,至一億五百多萬元。不過其中五成六盈利,全靠過期的美容套票貢獻,皆因該公司所售的美容套票,三年內不用便自動報銷。

出名預約難過登天的現代美容,變相無本淨賺,客戶如許小姐卻欲哭無淚。

○二年,許小姐一擲萬元,於現代美容買下一百次的全身按摩套票。落疊後,才發現預約困難。「我唔使返工,咩時間都可以去,但星期一至日,可以咩時間都無位。」她每天忙於致電各現代美容分店預約,由馬鞍山約到中環,哪兒有位便去哪兒。

不久,許小姐發現幫襯愈多的人,便愈容易預約。「佢哋真係好厲害,四、五個人圍住你輪流講,我試過一次下晝兩、三點做完facial,搞到夜晚成九點先走得甩。」她說:「我後來直情唔敢帶信用咭去,更試過衝出去鬧個經埋,你究竟要我買幾多嘢先夠?」

幾年下來,許小姐共買了五十萬元療程,職員見她已被搾乾搾淨,便又冷淡待之。「嗰種感覺好難受,點解我俾咁多錢都要求人?」許小姐道。

上市前銀二億四千萬

*此為曾裕母親張妙紈之董事提款,本應於上市前歸還,但現代美容招股書以其母年邁為由,自動解除有關債項。

特殊員工訓練

現代美容教導員工,亦有一套。一名前員工李小姐踢爆:「上司教我哋,啲客嘅套票大概用咗五分一,就要開始谷佢買嘢,問多幾次唔買,就唔好俾佢book咁多,引吓佢。有個別分店嘅經理甚至會整張黑名單。」

員工搏命,皆因新入職的美容師,每月底薪僅得五百元。想收入多點,便要強力推銷,賺取高達百分之六的佣金。一名已離開現代美容的律師說:「呢個可算係現代美容嘅文化,同樣係美容師,有啲人一個月出千幾蚊糧,有啲出五、六萬,差距超大。」

「有 時生意唔好,公司就要我哋孭數,跑唔夠數輕則深夜十二點都唔使放工,重則自己買啲product(產品)番去填數。」前員工續說。為摸準客人心理,內部更 備有客人跟進表,供美容師寫上對該顧客的評語,例如寫「個客出口講到好憎Modern Beauty」,就要暫時停止疲勞轟炸式推銷;甚至寫「#%?!」來埋怨客人。

憑這些絕招,現代美容成功招攬近十五萬名客戶。以曾對本刊投訴的客戶計,每人動輒幫襯二、三十萬元,最高更達八十萬元。

勁鑽法律漏洞

當 然,不是個個客戶都任人宰割,近三年就有五十個客戶曾入稟法庭向現代美容追討,但結果大多不得要領。曾入稟小額錢債追討五萬元的蔡小姐指出:「講出嚟好 笑,一間就快上市嘅公司啲單據,全部係手寫,問極都唔肯印張列齊所有course嘅單俾我。重要特登寫啲暗號,『十次手』、『508』,即係咩?點拎嚟做 證據?我樓下茶餐廳都有電腦打單啦。」

就算手持電腦單據的許小姐,同樣無功而還,「買嗰時話係一百蚊一次,四萬蚊有四百次。點知張單寫一千蚊一次,四萬蚊買得四十次,其他三百六十次係送嘅!」

其實,手寫單、送免費療程,不但叫消費者難以追討,更對其會計入賬大有幫助。香港會計師公會財務報告準則委員會副主席丁偉銓指出:「美容套票嘅入賬好似餅咭咁,當客人兌現咗,或者過咗有效期,先可以入賬。」

譬如說,一個客戶幫襯價值一萬元,合共一百次的套票,若平均分配,每完成服務一次,便可入賬一百元。但現代美容將一百次拆分為十次收費、九十次免費,即係每次一千元,那麼客戶只須做夠十次,公司已可全數入賬。成本不變,但會計上的毛利是原先的十倍。

靠財技上市遲早爆煲

「上市前做大個盈利,將啲不良資產押後,錢就收足晒,但成本其後先會滲番出嚟,唔使一、兩年即刻現形。」一名資深會計師說。

事實上於九九年,現代美容已找過南華證券洽談上市,有份參與策劃的現代美容前高層指出:「嗰陣時我哋年結,喺外邊未用的套票已經有兩億幾,呢啲文件印兩日都印唔晒,會計師話要全部列作負債,嚇到南華都打退堂鼓。」

本來不諳財技的曾裕,隨即學精了。據現時招股文件披露,現代美容客戶共有五億六千萬元美容套票未用,但計及手寫單、免費療程等,實際數字隨時多好幾倍。

一張美容床起家

四 十四歲的曾裕,原名曾庚蓮,現時身家逾十億元,家住價值二億元的赤柱獨立屋,名下有齊賓利、保持捷及林寶堅尼等六部名車。但童年隨父母從大陸來港的她,家 境本來十分清貧。加上任職建築判頭的父親,好到花廳跳舞及賭錢,月頭俾家用、月尾又取回,甚至對其母親動粗,所以自小她便培養出堅強好勝的個性。

為了自力更生,中五還未畢業,曾裕便跑到以前銅鑼灣大丸百貨的美容櫃位做化妝品小姐。一位認識曾裕逾十年的朋友說:「佢同我哋講,當時佢成日同雪肌蘭個老細劉陳小寶,爭做全場咁多個櫃位嘅top sales。」

劉陳小寶說事隔廿年,已記不起細節,但仍有印象:「雖然我哋唔同公司,但印象中,佢做嘢都幾拼搏。」

打 工儲夠錢,八五年曾裕便與任職髮型師、當時的丈夫鄺炳申合資創業,第一間鋪設銅鑼灣渣甸街人人商業大廈一樓。「廿年前美容都無咁興,間鋪主要係做剪頭髮 嘅,曾小姐喺裡面有間房仔做吓facial,不過後來美容反而重掂過剪頭髮,先打通埋隔籬鋪,轉做美容院。」於人人商業大廈開設旅行社逾廿年的黃先生憶 述。

繡眉絕學食腦發圍

鋪頭太細,本來難有發圍,但曾裕在八七年認識了一名貴客,富商陳瑞祺新抱、廣東省政協陳經綸的老婆張 瑛,成為其人生轉捩點。陳經綸說:「我老婆上佢鋪做美容,傾開偈,Joyce(曾之洋名)話咁做落去都無咩前途。我老婆就諗住幫吓佢,提議不如一人夾啲 錢,轉間大鋪。」首間於怡和街近二千呎的現代美容,因而正式誕生。

合作一年多,陳太因事忙,而將股份全數轉讓給曾裕,現代美容隨即急速擴 張。「曾裕的確係有啲橋,好似用信用咭分期嚟買package呢招,差唔多佢係全行首創;又例如一塊collagen(骨膠原面膜),當時好貴,唔係人人 用得起。佢將一塊剪開五份嚟賣,一啲幫客敷眼,一啲幫客敷面,賺到盡。」熟悉曾裕的朋友說。

手法新奇刁鑽外,曾裕亦以勤力見稱,經常於辦公室留至半夜兩、三點,第二朝早九點,又到分店替客繡眉,「佢呢瓣手藝特別了得,啲客指定要搵Joyce做,嗰時Joyce講緊有幾億身家,佢都照落手落腳做。」

唔信男人情路坎坷

事業一帆風順,相比之下,曾裕的感情路,卻波折重重。

曾裕在訪問中自言,「完全不信任男人」。她父親拋妻棄子;初戀男友,騙去她所有積蓄,令她每天只能吃菠蘿包充飢;不足廿三歲,更婚姻失敗,與首任姓莫的丈夫離異。

不過,她仍屢敗屢戰。與第二任丈夫鄺炳申,表面上同心打拼,但翻查公司註冊紀錄,他們旗下的公司,全由曾裕持股九成九,丈夫僅得象徵式一股。

這對患難夫妻,更未能共富貴,最終於九八年離婚收場。「嗰時佢(曾裕)都發咗達啦,全部公司、物業,都係寫自己名。佢都好絕情,只係俾番個愉景灣俾Danny(鄺之洋名)。」一前高層說。

其 後鄺炳申自立門戶,創辦凱撒會美容中心,曾裕不但入稟控告他離任時提走部分客戶資料,索償二千九百萬;在生意競爭上,亦處處留難,「現代美容喺雜誌落廣 告,要求sales一定要落喺凱撒會前面。凱撒會搞高溫瑜伽、水療,曾裕就即刻跟住嚟打,佢個人就係咩都要做到最絕。」曾裕的朋友說。

被連番狙擊的鄺炳申,旗下的凱撒會,只得三間分店;家住愉景灣,出入以經濟實惠的豐田代步,與前妻相形見絀。離婚至今事隔八年,記者上週找他傾談,他依然聞曾裕色變,立即急步上車離開。

對曾是枕邊人的前夫都心腸硬,對外人更甚。○三年,曾裕邀請梅艷芳任代言人,鏡頭前以姊妹相稱,但阿梅去世後,便立即變臉追死人錢,入稟向Mui Music追討二百三十萬元賠償。

美容修身股危危乎

本港多間上市公司均經營美容及纖體業務,不過莎莎、奧思、卓悅,均以零售做主打,比重不大。與現代美容較近磅的,有創業板掛牌的修身堂及變靚D。

由於行業競爭太大,上市近三年的修身堂已經露底:由去年大賺三千萬元,到剛公布的中期業積,卻勁蝕一千七百萬元,毛利較去年同期下跌三成,股價更由高位回落七成。

現 代美容上市集資,說要為進軍大陸鋪路,其實內地搵食之難,從修身堂業績見紅,便可知一二。 另一致命傷,是纖體美容公司一向要落重廣告吸客,現代美容就更不惜工本,單計去年一月的廣告開支,已逾三千萬。「呢行好飄忽,好靠廣告,就算你今年搶到一 萬個客,下年都未必有。」一名零售股分析員說。

員工條款尖酸刻薄

員工近千人的現代美容,差不多每星期都刊登招聘廣告。

新入職的美容師,每月底薪僅五百,附有四千元獎金,但派發與否毫無準則,純睇主管心情。曾到現代美容見工的李小姐說:「返工前仲要先俾二千蚊上堂,考試及格,先正式請。」

更離譜的是,除僱傭合約外,員工還要多簽一份協議書:一年內無論辭職或被炒,都要賠償八千八百元。「隨時未返工,已經俾佢罰到破產。」李小姐說。

記者就此個案向勞工處查詢,其發言人表示,雖然不平等條款列於另一份協議書,並非僱傭合約,但由於入職必須簽署,依然「有得拗」,故可到勞資審裁署求助。

恩愛人前無錢過手

兩次婚姻失敗後,曾裕在新加坡的夜店,認識了兼職電視台奀星、比她年輕十三年的李守義,即其現任丈夫。僅得文憑學歷的李守義,夫憑妻貴,成為現代美容的副主席。他倆經常聯袂出席公開場合,在鏡頭前晒恩愛。

但其實一直都無錢過手,據招股書資料,貴為丈夫兼副主席的他,無股份兼無董事酬金;但曾裕自己,則趁上市前拎走公司二億四千多萬元,袋袋平安。

如此自我保護,與她學歷不高不無關係。「佢覺得全世界都想搵佢着數,蝦佢唔識英文,所以連律師房都要裝偷聽器。」曾裕的朋友說。一位已離職的法律顧問亦坦言:「啲法律文件佢明明唔識睇,但樣樣都要俾意見。」

對男人、朋友、員工,曾裕全都缺乏信任,她名下數十間公司,大部分都由她的兩個兒子莫家豪和鄺旨呈出任董事,傳聞大仔患病,幼子連中五還未畢業,閒來更愛追明星。甚至她目不識丁的母親張妙紈,亦有份「管理」公司。

張妙紈在九九至○四年任職董事期間,曾提取公司逾八千萬元,本應於上市前歸還,但曾裕一句,因其「缺乏財務資源及年紀關係」,便放棄追討。

「識佢的朋友,都覺得佢好lonely(寂寞),凡事去得太盡,結果自食其果,段段感情都唔如意,將自己封喺個箱裡面。」曾裕一好友感嘆地說。

炒樓賺二千五百萬

曾裕現手頭僅餘一間價值二億元的赤柱村道獨立屋作自住,及一個價值一千二百萬元的加拿分道鋪位。

不過,機關算盡的她,已將兩個物業租予快將上市的現代美容,前者用作董事宿舍,後者為鋪位,每年租金穩袋逾四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