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前總統西蒙·佩雷斯當地時間清晨在特拉維夫逝世,享年93歲。

政壇常青樹

佩雷斯是以色列的“政壇常青樹”。他是以色列國的締造者之一,從政時間長達70多年,擔任了48年的以色列國會議員。佩雷斯不僅退休得晚,而且在政治上相當早熟,成就了他無人能敵的從政經歷。

以色列政府中的主要崗位他幾乎都擔任過,包括國防、財政、外交、內政等11種部長職務,還包括臨時總理、副總理,兩次出任總理,最後在2014年以90歲的高齡從總統退職,當時是世界上年齡最長的國家元首。

1923年,他出生於當時的波蘭,10歲時隨家人移民當時在英國委任統治下的巴勒斯坦。20歲時,當選猶太青年政治組織“勞動與學習青年”全國書記,就在這個時候,他被後來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所識得,委以重任。在以色列建國後的1952年,年僅29歲的佩雷斯被任命為國防部總司長,是擔任副部級以上官員中最年輕的一位。

然而他的從政道路並非一帆風順,他在競選總理和總統的過程中屢戰屢敗,他把失敗當做一種機遇而堅持,最終在多次磨合後勝出。1985年擔任總理的佩雷斯針對當時經濟危機,推行經濟穩定政策,促生了當今以色列經濟的繁榮,推動以色列從自上而下的集中經濟向以創新為本的自由經濟轉變。

作為政壇常青樹,在以色列,無論是世俗派還是宗教派,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無論是猶太人還是阿拉伯人,大多對他甚為尊敬,這在紛爭不斷的以色列相當罕見。

2014年退休後的佩雷斯也沒有離開他熱愛的公共領域,當年他的視頻短片《普通公民佩雷斯找工作》紅遍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交網絡,被稱為最好的“國家形象宣傳片”。短片中,退休後被認為沒有一技之長的佩雷斯在加油站給人加油、為快餐店送外賣、當門衛給人安檢、做起超市收銀員,語言風格幽默,結合自身的經歷,一語雙關,自嘲又不失深度。劇終,他的話語更是讓人振奮,“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

退休後,他以1997年成立的佩雷斯和平中心為基地,推進他的和平主張。在今年7月,他還在佩雷斯和平中心內成立了以色列創新中心,他希望這能消除猶太和阿拉伯群體之間的差距和貧富差距,促進區域創新合作。

由鷹變鴿

在以色列,佩雷斯通常被認為是一位資深的鴿派,然而這並不是他本來的政治態度。可以說這位“老鴿子”是由“雛鷹”轉變而來的。

他曾擔任以色列國防部前身——猶太武裝力量哈加納人事部和武器采購部的負責人。他與法國達成協議,使得以色列在早期獲得了法國幻影戰機。佩雷斯還是20世紀50年代開始的以色列秘密核計劃總設計師,當時在財政部長拒絕撥款的情況下,他用其他手段籌備了數百萬美元建設反應堆。當時大學的教授拒絕參與核計劃,他就從其他領域內調來專家進行科研。1976年,巴勒斯坦人將一架以色列飛機劫持至烏幹達,佩雷斯當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在他的監戰下,逾百名人質成功獲救。在他任職期間,還批準了數個約旦河西岸猶太人定居點。

然而,經過思想轉變成為鴿派的佩雷斯推動和平同樣是不予余力,作為拉賓內閣的外交部長,佩雷斯開始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開展秘密談判,結果促成1993年的奧斯陸和平協定。這也使他在1994年與當時的以色列總理拉賓、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分享了諾貝爾和平獎。目前斯人已逝,中東和平進程陷入泥潭,他們三人只能在天堂再續和平了。

2010年10月值拉賓遇刺十五周年紀念,當時在以色列留學的筆者,在遇刺地特拉維夫拉賓廣場親自聆聽佩雷斯演講,雖然已經過去了6,7年時間,但是有些話語還是印象深刻:拉賓的生命雖然被中斷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我們經歷了七場戰爭,我們從來沒有對民主失望過,在我們的民主社會中,我們相信的是話語,而不是子彈!

力促中以友好

佩雷斯是中國的老朋友,直接推動了中以建交。佩雷斯回憶說早在20世紀50年代,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就向他預言“用不了多久中國就會成為世界的焦點”。從那時起,佩雷斯就開始關註中國的發展。在1985年,擔任總理的佩雷斯在內閣會議中,專門研究發展同中國的關系問題,這年底,以色列恢複了已經關閉十多年的香港總領事館,專門負責對華聯絡工作。佩雷斯交付給新任命駐香港總領事的任務是“盡快扣開中國的大門”。

建交以後,他對中國來訪的代表團尤為熱情,有些級別並不需要總統出來接見,他也熱情地把他們邀請到總統府來做客。這些年中以商貿以快速增長,每每有中國企業家代表團訪問以色列,也很容易能拜見到他。2014年,佩雷斯訪華前還在新浪開通了微博,目前已有70多條微博,粉絲數達到41萬。

佩雷斯的一生,敢於夢想,敢於實踐夢想。今年7月,佩雷斯在演講中說,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雖然以色列實現了崛起的夢想,但請允許我把夢想持續下去。我們懷念佩雷斯,也祝福佩雷斯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