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西方情侶之間最流行的一句經典對白“愛就意味著你永遠不必說道歉”,也許能幫著解釋為什麽每一位美國總統都無數次地表示“我熱愛我們的國家”,除了愛國主義情懷之外,也許這樣他們還可以永遠不必說道歉。

但有的時候,當一位總統做了他們後悔的事情,說了他們想收回的話時,如何能夠說一聲“對不起”,但又不失去他們作為總統的尊嚴和權威,的確是一門藝術。那麽,一個好的政治道歉是什麽樣的?

俄亥俄州立大學商學院教授里唯基(Roy Lewicki)是“誠信修補和建立誠信”學者,也是知名的“政治道歉”專家。里唯基認為,政治道歉的5個重要因素是:要盡快,要清晰明了,要承擔責任,要具體,不要期待獲得原諒。

正因為總統道歉不常發生,不管是為他的個人行為還是內閣政策,所以,來自總統們的這些道歉也就顯得更加珍貴,不管他的道歉是直接還是間接的,是在職時還是卸任後。

那些公開道過歉的美國總統

在水門事件曝光、尼克松總統被迫辭職後,他曾公開發表了一篇知名的卸任講話,但卻沒有正式就水門事件道歉。然而,卸任4年後,尼克松在接受英國知名記者福斯特(David Frost)采訪時坦言,在他當年發表那篇講話前,他曾向國會兩黨議員和華盛頓政界的一些重要人物道歉過。

“我當時對來白宮的這些人說的是,‘對不起,我希望我沒有讓你們太失望’。”尼克松解釋說,“我說的那句對不起表明了一切,我讓我的朋友們失望,讓我的國家失望,讓我們的政府系統失望,讓那些夢想進入政府工作的年輕人失望,更重要的是,我放棄了繼續工作兩年半的機會,而本來那段時間可以用來開展更多的項目和計劃。”

這也是水門事件4年之後,尼克松首次公開就此道歉。

雖然沒為自己的行為公開道歉,前總統克林頓就萊溫斯基性醜聞事件的聲明,一直被認為是美國總統做的“最高明”的一次道歉。

“我知道就這件事,我的公開聲明和我的沈默給公眾留下了錯誤的印象。我誤導了人民,包括我的妻子,我對此深感後悔。”克林頓在講話中說。

政治分析人士稱,克林頓采取的是“我對此負責”的策略,也是總統級別的人道歉中的最重要因素,而如果之後他真被證實說謊,也會被認為是“出於好的本意”,因為他想保護自己的尊嚴和家人不因此而蒙羞,同時他也是保護自己不受到來自獨立機構的法律調查。

在克林頓的聲明發表之後,他的民眾支持率比性醜聞發生前有所上升,也被認為是同他“我深感後悔”的“貌似”真誠的道歉方式有關。

奧巴馬總統在2013年就350萬美國民眾因為奧巴馬醫改法案而失去之前醫保計劃的事件的道歉,被認為是美國總統史上“最不真誠”的一次道歉,因為他不僅沒有“看著美國公眾的眼睛”,更是在說‘對不起’的時候被媒體拍攝到“翻白眼”。

一向善於發表公開講話的奧巴馬在做出道歉的重要時刻,卻被指責缺乏誠意,並被指責完全沒有要承擔責任和做出彌補的意思,由此這個道歉被認為沒有達到預想目的。

“真誠”不道歉的總統候選人

和“不真誠”的總統道歉相比,2016年的大選還產生了一個“真誠”不道歉的總統候選人。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曾多次被外界要求對參議員麥凱恩道歉,因為特朗普對這位美國公認的二戰英雄評論說,麥凱恩被抓住過成為戰俘因此他不是英雄,因為英雄就不應該被抓住;特朗普還被要求對福克斯新聞臺的女主播梅根·凱莉道歉,因為他不只一次稱她為“笨蛋”、“資質平庸”;最近,特朗普又被要求對奧巴馬道歉,因為他在過去的7年時間里一直發表陰謀論觀點,稱奧巴馬不是出生在美國。

如果在谷歌中搜索“特朗普道歉”的話,能夠找到的都是“特朗普不道歉”。

對此,特朗普解釋說,道歉意味著承認做錯了事情。而作為特朗普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他永遠都沒有做錯過。

“我認為道歉是好事,但你必須要做錯了才會道歉。”特朗普在本月參加《吉米今夜秀》的時候說,“我一定會道歉,在不遠的將來,如果我能做錯事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