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希拉里當地時間周日晚間再度過招,美國大選第二場電視辯論就這樣開始了。

第二場電視辯論為市政選民大會的形式,以現場觀眾提問和網絡社交媒體的提問為主,主持辯論的兩位主持人也會提出多個問題。市政大會的問題“五花八門”,被認為最能考驗總統候選人現場應變和臨場發揮能力。

辯論現場

此次辯論的一個重要背景是,上周五特朗普在11年前發表對女性不遜言辭的錄音被曝光後,特朗普雖然通過錄制一段視頻公開道歉,但該錄音門事件所引起的政治風暴卻愈演愈烈,多名共和黨高層已經呼籲特朗普退選,但特朗普堅持要競選到底。

而維基解密上周五也披露希拉里在過去的閉門演講中,說過“家庭生活已經脫離中等家庭”、“夢想開放貿易與邊境的半個地球共同市場”和“人前人後要有不同立場”等言論。這些話,讓她被一些反對者稱為“騙子”。

所以,這次辯論對兩人來說都是一場硬仗。

當晚的辯論主持人由CNN主播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和ABC首席國際事務記者瑪莎·拉達茨 (Martha Raddatz)主持。同之前的辯論相比,當晚的辯論更偏向於爭議性問題,包括特朗普的性錄音帶、希拉里的暗挺自由貿易、特朗普的逃稅醜聞以及希拉里的電郵門,都是主持人多次追問的問題。而現場的觀眾則更著重提問有關教育、稅改、宗教、反恐以及醫保等內政問題。

特朗普:我當總統希拉里你就得坐牢

犀利的眼神

這場辯論從一開場就與以往美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場總統辯論不同:兩位候選人走到辯論臺中間,隔得很近,希拉里向特朗普說了一句“你好”,但兩人都沒有伸出手和對方握手。

如外界預期,在黨內和民調上腹背受敵的特朗普在一開場就遭到主持人拷問“猥褻女性錄音門”事件。

對此,特朗普強調他的言論只是男人們都會說的那種“更衣室談話”,他說這支錄像帶讓他“十分難堪”,但會痛宰“伊斯蘭國”(ISIS)。

美國民眾在社交媒體中對特朗普這段言論做出強烈的反應,表示“能把錄像門事件扯到打擊‘伊斯蘭國’上”,特朗普思維跨度果然非同常人。

特朗普說,他高度尊重女性,並否認在沒有女方同意情況下“親吻、撫摸”女性。

接著,特朗普口風一轉,表示大家應該看看前總統克林頓,自己只是嘴上說說,而克林頓是行動上真做,一直對女性進行性虐待不說,希拉里還威脅那些克林頓性侵害的受害者不要講出真相。

盡管遭到特朗普的猛烈攻擊,希拉里卻沒有做出任何評論和回應,只是表示過去48小時她想了很多。“他說錄像帶不代表他,但事實上那恰恰正代表特朗普這個人。”希拉里表示,特朗普的問題不僅止於他對女性的攻擊,包括移民、拉美裔群體、曾成為戰俘的軍人、穆斯林等都曾成為他攻擊的目標。希拉里稱,她想強調的是,她要融合各個族裔和群體,因為這些族群都是美國的一分子。

話題來到這里,希拉里接著表示,她雖然同之前的多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政見不同,但從未質疑過他們能夠擔任總統的資格,但特朗普不同,“是的,特朗普就是這樣的人,他不能代表我們的國家。”

特朗普隨後針對電郵門事件抨擊希拉里,指責她不斷說謊,讓民眾很憤怒。特朗普提出他會找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里電郵醜聞,並說如果他當選總統的話,“你(希拉里)就得坐牢了。”

希拉里承認使用私人電郵處理公務是個錯誤,她願意負責。但她表示,用私人電郵處理機密公務信件雖然是她的疏忽,但她強調調查已證實,她的郵件並沒有被黑客入侵,也沒有國家機密外流。

巴菲特、索羅斯莫名中槍

除了坐牢的狠話,當晚的另外一次有關“犯罪”的激烈交鋒,來自《紐約時報》此前關於特朗普以虧損將近10億美元為由,避免讓自己在18年的時間里交納聯邦收入稅的報道。

當主持人追問特朗普是否“利用稅務漏洞避稅”時,特朗普直言:“我當然這樣做過。”特朗普接著說,“沃倫·巴菲特,喬治·索羅斯和那些希拉里從他們手里拿到過錢的人也都這樣做過。”

特朗普說,“我比任何人都熟悉美國的稅法。”並說希拉里並不會修改美國稅法,因為她在參議院8年的時間里都沒有做出任何實際行動。

希拉里反擊說,特朗普只會推行一套讓和他一樣的美國富人受益的系統,“唐納德只會照顧唐納德,還有像他一樣的人。”當然,她沒有跟著提及那些美國頂級富豪。

特朗普和競選副手關於敘利亞政策出現分歧

當天的另外一個讓外界驚訝的時刻,來自於有關敘利亞政策的問題。特朗普指出,他不同意他的副總統競選搭檔彭斯(Mike Pense)在俄羅斯和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特朗普表示,盡管不喜歡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他卻在打擊“伊斯蘭國”上有所成效。

“我要說的是我一點不喜歡阿薩德,但阿薩德在消滅‘伊斯蘭國’,俄羅斯在消滅‘伊斯蘭國’,伊朗在消滅‘伊斯蘭國’,這三者站到一隊是因為我們軟弱的外交政策。”特朗普說。

特朗普的副手彭斯在上周的副總統辯論中說,如果俄羅斯繼續襲擊敘利亞,美國應該準備好武力幹預。

“好吧,我們沒有談過,我不同意他的觀點。”特朗普說。當被問到如果阿勒坡(敘利亞北部城市)淪陷的話會發生什麽的時候,特朗普表示“這個城市基本已經淪陷了”。

有分析人士稱,特朗普所犯的嚴重錯誤一是在於他表示同自己的競選副手在重要的政策問題上缺乏溝通,另外,候選人和副手之間如果在重大政策問題上有根本分歧也被看作是競選可能出現嚴重矛盾的根源。此外,特朗普言論的一個事實錯誤在於,阿勒坡作為敘利亞戰亂城市雖然形勢最為嚴峻,卻還沒有淪陷。

明明一直在互相傷害,卻被迫要說對方一句好話

全場火藥味十足的辯論充斥著不停的相互攻擊,特朗普多次批評兩位主持人偏袒希拉里,還有特朗普一直在希拉里走到臺前回答問題的時候緊隨其後,引發緊張氣氛,但最後一個來自現場觀眾的問題,卻贏得了唯一一次當場全體觀眾的笑聲。

這個問題問的是,盡管目前是劍拔弩張的形勢,他們是否能舉出一件對方值得他(她)尊敬的事。

對此,希拉里的回答是,她尊敬特朗普的孩子們,他們都是非常出色的人,這也表示特朗普的教育有方。“對作為母親和祖母的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希拉里。

而特朗普也表示,雖然不同意希拉里的各種觀點,但“希拉里永不放棄,永不退出。我喜歡她這點。她是一名戰士,她奮力拼搏,不會退讓,我認為這是很好的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