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10月21日發布的最新研究結果預計,2016年經濟增長水平將維持在6.7%左右,但M1與M2增速“剪刀差”不斷擴大,我國經濟可能面臨“流動性陷阱”威脅。

研究結果還顯示,中國經濟面臨結構性減速,各省區市發展前景指數仍然得到改善,其中青海省改善最多,黑龍江省改善最少。

經濟增長水平維持在6.7%左右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當日發布《經濟藍皮書夏季號:中國經濟增長報告(2015~2016)》。

藍皮書稱,2016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6.7%,整體上看經濟增速下行趨勢未改,但下行速度有所減緩,有些經濟指標向好,預計2016年宏觀經濟總體穩定,經濟整體增速不會低於6.5%。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逐步推進和深化,但改革和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仍有很多不確定性,還需不斷探索新的效率提升道路。

2016年中國經濟整體下行趨勢顯著,但增長周期波動呈現向好的跡象。初步核算,2015年GDP為67.67萬元,比上年增長6.9%。就2015年四個季度的具體情況來看,GDP同比增速分別為7.0%、7.0%、6.9%和6.8%。就三次產業增長情況來看,2015年三次產業增加值分別為6.08萬億元、27.43萬億元和34.16萬億元,同比增長3.9%、6.0%和8.3%。中國GDP年度增速在1990年之後再度“破7”,季度GDP增速則從2015年第三季度開始低於7%,中國GDP增速已進入“6時代”。從趨勢上看,經濟增速“下臺階”過程仍未結束,2016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長6.7%。與此同時,中國經濟增長也呈現某些向好的跡象。根據中國1992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第二季度GDP增長率數據,通過濾波分析去掉趨勢項後發現,當前中國GDP增長處於經濟周期的上行階段,經濟向好傾向明顯。潛在增速下滑反映出中國經濟進入結構性減速通道,但受宏觀政策影響,經濟同時表現出周期向上波動態勢。預計2016年經濟增長水平將維持在6.7%左右。與此同時,CPI在經歷了前幾年比較明顯的下降以後,逐步穩定在1%~2%。從變動的趨勢看,如果沒有其他外部因素的幹擾,CPI在這個區間的波動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經濟可能面臨“流動性陷阱”威脅

藍皮書說,2016年6月末,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24.6%,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11.8%,M1和M2同比增速差值為12.8個百分點,達到自2010年1月以來的最高值。

藍皮書稱,“M1-M2”增速缺口不斷擴大造成的資金“淤積”現象值得關註,造成M1“淤積”的賬面原因主要是企業投資動力不足、產能過剩占用資金、定期存款與活期存款息差收窄等。我國貨幣政策總體寬松,存貸款利率都在下降,並且幅度還不小;貨幣投放的速度也不慢,2015年人民幣新增貸款余額接近1.2萬億元,增速達到14.5%。

藍皮書說,從經濟學邏輯上來講,放松貨幣相當於刺激投資,因為貨幣投放速度達到14%以上後,如果沒有其他因素影響貨幣流通,投資增速也應該在這個水平。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2015年國內投資增速總體下降,全年增速為10.1%,從趨勢看是逐月下降,這說明投放出去的貨幣沒有變成實際投資,這一點應該引起註意。2016年6月,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7.3%,較上月下降1個百分點。其中,房地產投資增速從2016年5月的6.6%下降至2016年6月的3.5%;制造業投資增速從2016年4月的1.3%下降至2016年6月的-0.4%;基建投資增速則出現逆轉態勢,從2016年5月的19.8%上升至2016年6月的21.8%;民間投資與2015年同月相比首次出現負增長,從2015年6月的42416億元下降至2016年6月的42413億元。

“由此可見,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在2016年6月首次出現負增長,房地產投資持續回落,我國投資增長仍處於下降區間,這表明當前我國投資環境較差。”藍皮書說,中國經濟經歷高速增長階段後,增速放緩成為必然,但之前經濟增速過快,使得經濟增長方式過於單一,非金融企業對未來中國經濟前景並不看好,投資回報低於預期。

藍皮書說,M1和M2增速“剪刀差”持續拉大,表明市場中資金寬裕,但並不願意投向實體經濟。因此,當前我國社會資金“淤積”於銀行賬戶,企業持有大量活期存款而不投資,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持續下滑,給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帶來了較大的不確定性,如果不能改變這一現狀,將可能面臨“流動性陷阱”威脅。

中國經濟面臨結構性減速

藍皮書通過對中國各省區市1990~2016年的發展前景評價,認為雖然近年來中國經濟面臨結構性減速,但各省區市發展前景指數仍然得到了改善,經濟增長質量和經濟可持續發展能力仍有所提高,同時區域也出現分化的趨勢。

發展前景排名方面,和2015年相比,2016年發展前景排名上升的省份有6個,分別是 河北省(+3)、青海省(+2)、江西省(+2)、海南省(+2)、黑龍江省(+1)、山西省(+1);排名下降的省份有7個,分別是湖南省(-1)、寧夏回族自治區(-1)、新疆維吾爾自治區(-1)、湖北省(-1)、重慶市(-2)、四川省(-2)、河南省(-3);其他省份排名不變,共17個。

1990~2016年,全國發展前景指數平均上升了107.45%,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發展前景指數分別改善了111.17 %、88.65 %和118.72 %。東部地區發展前景指數提升速度低於西部地區,但高於中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與東部地區發展前景綜合得分方面仍存在相當大的差距。

研究結果顯示,1990~2016年,中國各省區市發展前景方面,青海省改善最多,黑龍江省改善最少。西部地區發展前景指數改善優於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東部地區發展前景指數改善優於中部地區。經濟增長方面,天津市改善最多,貴州省改善最少。東部地區經濟增長指數改善優於西部地區和中部地區,西部地區經濟增長指數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增長可持續性方面,寧夏回族自治區改善最多,甘肅省改善最少。東部地區增長可持續性指數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中部地區增長可持續性指數改善優於西部地區。

藍皮書介紹,在政府效率方面,福建省改善最多,甘肅省改善最少。東部地區政府效率指數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中部地區政府效率指數改善優於西部地區。

在人民生活方面,貴州省改善最多,北京市改善最少。西部地區人民生活指數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和東部地區,中部地區人民生活指數改善優於東部地區。除了發展前景方面西部地區改善優於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人民生活方面西部地區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和東部地區外,經濟增長、增長可持續性和政府效率等方面均是東部地區改善優於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區域分化加劇,解決辦法是通過構建“經濟帶”的區域經濟政策來促進區域協調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