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能抓住上一波智能手機快速增長機會的中興,在10月24日迎來了“老將”殷一民。一位正在中興通訊任職的內部消息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獨家確認,殷一民將接替曾學忠出任中興終端業務CEO。

“(這麽做是為了)提高手機業務的管理層級。”上述中興內部消息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而有分析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進一步表示,中興手機業務正面臨關鍵時刻,任命殷一民重掌手機部門,或期望籍此舉力挽狂瀾。

“中興沒有高速增長也沒有高速下滑,說明基礎還是有的。不過中興的體量當年和華為接近,而現在差距顯著拉開,市場運營方面也不能說沒有出現問題。”一位已從中興離職的中興前員工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2010年到2015年是市場快速增長期,但中興並沒有抓住這波機會。殷一民的確非常有能力,但市場已趨於飽和,差距拉開,短期內想扭轉局勢並不容易。”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員工評價:技術型領導人

“殷一民是中興的傳奇人物。”上述中興前員工對記者表示。如果給殷一民打上標簽,他是一位學院出身的技術型領導人,勤奮而且理性。

公開資料顯示,殷一民1988年畢業於南京郵電大學,1991年起擔任中興半導體研發主任,2004年,殷一民接替中興創始人侯為貴擔任中興第二任總裁,2010年,史立榮接替殷一民擔任中興第三任CEO。

“中興在90年代做了固網交換機,就是殷一民帶領學生和外面工程師研發出,這是中興進入通信行業初期最重要的產品。”上述中興前員工表示。

資料還顯示,此前執掌中興終端業務的曾學忠出生於1973年,1996年大學畢業後正式加入中興,並成為中興第一批市場人員,2006年起擔任中興通訊高級副總裁,並分管中國區,2014年1月起,擔任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主管集團核心業務之一的終端事業部。

曾學忠上任後,一改過去的機海大戰策略,轉變為精品策略,並繼續實施中興手機的國際化戰略,其上任時,來自海外的收入占中興手機收入超過60%。實際上,中興手機業務此時在國內已經漸顯頹勢,並沒有複制高峰時Brade 880銷量過千萬臺的奇跡。而市場部門出身的曾學忠終未能扭轉局勢。

據市場研究機構IDC數據,2010年,中興全球手機出貨量達5180萬部,同比增長94%,成為當時全球僅次於諾基亞、三星、LG的第四大手機廠商,市場份額超過其他國內手機廠商,甚至也超過蘋果。而到2015年、2016年,中興已經跌出前五。

“從2010年到2015年,中興出貨量沒有大的增長,可以說錯過了這波增長機遇。”王艷輝說。

短期難扭轉局勢

“包括中興、聯想、酷派,面臨的問題其實一樣,手機市場背後進行了一次深刻的渠道變革,過去的‘中華酷聯’種只有華為一家從這次變革中走了出來。”王艷輝說。

從2010年到2015年、2016年,中國手機市場通過運營商渠道銷售出的手機占比顯著下降,而通過公開渠道銷售出的手機占比顯著上升,在競爭公開市場過程中,消費者對手機產品更在意品質,對價格並不是那麽敏感。

這個過程中,過去主打運營商渠道、通過低價開拓市場的手機廠商在國內市場遭遇挫折,而國內市場格局的變化也改變了全球格局。目前,進入全球前五的中國廠商中,vivo和OPPO都是長期在公開市場有所積累,並成功進行了品牌運作,抓住了消費升級機遇的廠商。

“中興手機在發展過程中走了幾個彎路,”上述中興前員工對記者分析說,“其一,10年880手機賣了1000多萬部,相當於那個時期的小米,但中興後來沒有把這個系列堅持下去。其二,中興希望海外海內兼顧,但結果反而不如華為側重國內,中興在部分海外市場比如美國市場做得不錯,但集中在中低端機型。”

曾學忠也並非完全沒有看到市場的變化趨勢。比如調派手下大將——中興Brade 880手機操盤者吳海負責國內市場,在產品策略上也有意實施精品機戰略,進行品牌化運作,提升產品盈利。和其他眾多看到了問題但並未成功進行轉型的廠商一樣,中興也並沒有例外,沒有通過轉型抓住新的機遇。

“中興的問題並不是曾學忠團隊的問題,大勢使然。中興和華為所擁有的資源並不一樣,歷史包袱不一樣,公司文化也不一樣。”王艷輝說。

實際上,和秉持狼性文化、習慣冒險、目的導向的華為不同,中興的文化更趨於中庸和謹慎,即使改革也未必能真正打破過去的壇壇罐罐,但因為歷史底蘊、硬件能力的存在,也不至於立刻面臨生死存亡的局面。“中興需要更大膽的改革。”上述中興前員工說。

“過去的機遇雖然已經錯過,但行業仍在不斷變革,中興還可以等待和抓住下一波機會。短期不用太在意銷量。”王艷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