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實現一個無縫亞洲,在基建方面就要8萬億美元的投資,如果在南亞,則需要400億美元的投資。”曾親自參與“中泰鐵路項目”的泰國前總理阿披實·維乍集瓦認為,中國通過輕軌等交通方式加強與東盟等國家的聯系,更能促進產能的合作。

在10月28日舉行的2016年廣東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博覽會主題論壇——產能合作與創新發展高端論壇上,多位與會嘉賓表示,可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作為切入點繼續推動“一帶一路”沿線產能合作。

全國工商聯常務副主席林毅夫說,當前中國勞動力密集型加工業廣泛對外轉移,是“一帶一路”沿線欠發達國家的發展機遇。

“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推動基礎設施建設和產能合作,有了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再加上工業的發展,這將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發展帶來互利共贏。如果沿線國家因此快速發展,將為經濟低迷的歐美發達國家創造一個新的市場,進而有利於全世界”,林毅夫說。

緬甸工業部部長吳欽貌秋則表示,緬甸關註如何承接中國產業轉移,希望更多的中國先進技術和對外投資進入緬甸。緬甸期望與中國在工程建設、農業、教育和衛生等領域開展更多的合作。

尼泊爾前總理巴布拉姆·巴特拉伊同樣認為,國際貿易和交通互聯互通是發展各國經濟必不可少的因素,“我想很多發展中國家都從中國互利共贏的夥伴關系中獲得了實惠,尼泊爾和印度都遇到了基礎設施的瓶頸,我們可以去更好的利用中國的資金、技術、產能轉移來提升各自的基礎設施”。

“亞洲現在仍然由於互聯互通做得不夠好,市場分化嚴重,而互聯互通做得不夠好,又是由於基礎設施的發展瓶頸造成的。在很多亞洲國家,這就造成了貧困問題難以根除,教育水平難以提升以及環境的惡化”,亞投行副行長兼首席執行官吳洛基說。

吳洛基認為,中國利用基礎設施投資來推動廣泛的發展以及減貧的效果是非常好的,這對亞洲其他國家具有借鑒意義。

2013年開始,“一帶一路”倡議迅速得到了世界的認同。來自商務部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份,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累計達511億美元,占同期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12%;與沿線國家新簽承包工程合同1.25萬份,累計合同額2790億美元。

以上的數據包括對基礎設施的投資,而整個亞洲所需要的基礎設施投資是巨大的。吳洛基表示,可能每年需要1萬億美元以上,為此,亞投行必須跟多邊發展銀行進行更加深入的合作,而且跟私營領域也要進行合作。

阿披實·維乍集瓦也認為,如果政府和私有企業、私人領域能夠協調合作,成效是巨大的。“我們必須要重新考慮一下經濟發展的模式,現在我們有必要去利用協調以及合作的力量,這種協調合作是要在政府之間、企業之間,還要在公共和私營領域之間共同合作來去實現的。看一下我們能不能互相補充,創造出一個合理的、理性的供應鏈。在不斷擴大的單一經濟體上,能夠為我們所有的人民創造繁榮。”

(實習記者麥舒瑜參與本文采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