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全面兩孩政策公布一周年。一年間,全面兩孩政策經歷了公布、實施、具體落地的過程,但仍有四大難題需要政府有關部門高度重視,加以完善解決。

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屆五中全會決議正式公布,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完善人口發展戰略,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這是中國生育政策的歷史性調整,獨生子女政策從此告別舞臺。

政策實施一年多以來,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平穩,生育狀況與政策調整前的預判基本吻合,全面兩孩政策在各地加快推進。在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第四次人口與發展座談會上,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透露,根據衛計委官方統計,上半年出生人口與2015年同期相比上升了6.9個百分點,其中二孩出生占比超過40%。

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規定,國家提倡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子女。但在政策落實的過程中,仍有四大難題需要繼續攻堅克難、妥善解決。

首先就是新老政策的銜接問題。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後,衛計委公開表示,將按照“新人新辦法,老人老辦法”的要求解決新舊政策銜接問題。但具體如何銜接,有一些政策盲點和難點需要加快解決。

其中一個焦點就是搶生群體。所謂搶生群體,就是在全面兩孩政策實施之前生育了二孩的群體。國家衛計委曾經表態,對於全面兩孩政策實施之前,也就是2016年1月1日之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生育第二個子女的,已經依法處理完成的應當維持處理決定,不能“翻燒餅”;尚未處理或處理還不到位的,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由地方人大、政府結合實際制定具體的辦法,依法妥善處理。

對這部分尚未處理或處理不到位的搶生人群,到底是要繼續追罰還是一筆勾銷,還需要國家和地方進一步明確。盡管被稱為非獨搶生第一案的湖北監利搶生案至今沒有宣判,但據第一財經了解,國內已有多個搶生人群訴地方衛計委的案件初步勝訴。對於搶生問題,相關部門應該協力迅速解決問題,避免更多矛盾產生。

全面兩孩政策落實面臨的第二個難題是“提倡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子女”的相關配套政策落實不到位,使得不少育齡婦女依然存在不敢要、要不起的心理矛盾。盡管各省在計生條例修改中不同長度地增加了產假,但其他相關鼓勵政策仍然有不到位之處,難以實際解決二孩生育面臨的缺乏看護人員、教育支出大等問題。

第三個難題是過去獨生子女政策下遺留下來的很多不合新規的政策有待清理。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要求依法為無戶口人員登記常住戶口,這將解決1300萬“黑戶”的戶口登記問題。該文件提出禁止設立不符合戶口登記規定的任何前置條件。但在有些地方,入戶的時候依然要卡超生這一條。又如廣東的不少農村按照村規民約,停止為超生人群分紅,即使在他們繳納了社會撫養費之後依然要停止分紅多年。上述情況同提倡二胎政策的導向有不一致的地方,需要盡快加以清理。

計生隊伍觀念和工作方式的轉變是全面兩孩政策落實的另一阻礙。第一財經在實地調研中了解到,不少地方的計生工作人員依然在延續過去獨生子女政策下人口管控的思路,服務的有待提高。在全面兩孩政策落地之後,不少地方的計生工作依然按慣性將重點放在追罰社會撫養費上。人口發展必須與經濟社會相適應,與資源環境相協調,這就要求計生工作人員要在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的基礎上,適應新形勢新使命。

全面兩孩政策的初衷是增加出生人口,緩解老齡化,增加未來勞動力供應。為此,應該加快解決解決上述四大問題,加速達成既定的政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