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0  NM

網上流傳,做到誠哥的司機,身家亦有千萬!雖然是笑話一則,但在富豪身邊,其手指罅漏些少,的確被人行快幾步到終點線。上週三彤叔出殯,坐正的純官,其班底亦有現身。純官在股壇的御用證券經紀,是鼎珮證券主席莊天龍(Benny Chong)。跟着純官十多年,近月萬科爭奪戰亦有他的身影。莊由被炒的美林banker變成有2億身家;早前和大台姐仔傅嘉莉把臂同遊,一啜面珠而令身份曝光。而替純官打理私人地產的,是律師李耀湘(Sammy Lee),連純官認識Donald Trump也是經他介紹。這批人,人稱「傍友」。既要辦事能力高,亦要擔擔抬抬,不介意做爛頭卒。既不能功高蓋主,又不能品性寒酸,站在富豪身邊便有失身份。要做到不慍不火,其實內裡是一門學問。

上週三彤叔出殯,政商界猛人盡出,向這位華資大孖沙作最後致敬。同時,一班富豪好友亦現身表達「心意」。當中包括純官的「地主會」啤友、恒大集團(3333)主席許家印、以及人稱「阿春」的中渝置地(1224)主席張松橋。兩人除了到靈堂鞠躬,更在出殯當日跟上哥連臣角火葬場,等候彤叔火化後才跟純官離開吃解慰酒。當日有部分已上岸的富豪近身,因樣貌不為人熟悉,被傳媒指未見蹤影,急急跳出來澄清:「我哋七點幾到咗喇,點可以寫話無到呢!」在富豪身邊搵食,要事事做到足,亦要信得過,過到關通常跟足一世。生前的彤叔愛炒細價股,透過大福證券,在股票市場上興風作浪,賺了不少私己錢都冇人知。正如誠哥愛用滙豐,四叔有高盛前董事總經理郭德勝(Kenneth Kwok),吳光正有經紀行哥連頓證券幫手揸貨,自從大福賣盤予海通證券後,純官亦有其御用經紀行──鼎珮證券(VMS)。

谷行條數上市

鼎珮證券的靈魂人物是莊天龍(Benny Chong),他曾在高盛、滙豐、美林工作。據知,他曾是高盛前私人銀行家羅肇華(Eddie Law)的下屬,故經Eddie認識彤叔及純官,並與純官關係最密切。○六年,莊天龍的母親麥少嫻成立佳東投資,「御用經紀」角色開始浮面。佳東隨後改名鼎珮投資集團。麥於一一年買入星晨集團(542)旗下的星晨證券,改名鼎珮證券,並將鼎珮投資集團納入其中,由莊天龍出任集團主席。富豪搵固定經紀行,有一雞幾味之效。「御用證券商唔會偷老闆啲貨,而且人頭你控制到,操作上風險減低。仲有好處係,搵出面唔識嘅證券行做,要俾佣金,無得平,咁不如自己賺埋。仲可以谷吓間行條數,上到市就仲開心!」一名行內人士指。上年尾鼎珮證券確想申請創業板上市,雖然最終擱置,但根據提交聯交所資料,鼎珮上年頭半年總收益近7,560萬元,當中五大主要客戶,已佔總收益75%,帶來純利2,427萬元。鼎珮能做到此規模,自有其招數,亦從中睇到鄭家喜好。

第一招:擔擔抬抬

御用經紀最基本工作,自然是代為入股,並提供專業意見。市場開始留意鼎珮,在於一一年五月。當時彤叔睇中佐丹奴,貪其股權分散而管理層持股量細,決定入股。彤叔先以十億元,在場外買入兩億多股,一舉持股一成四,其後個半月五次增持,成為最大股東。同時間,鼎珮證券在場內密密掃貨,五月中不斷掛出平均3萬股買盤,直至七月中鼎珮才把其4000萬股佐丹奴倉位,轉名予周大福珠寶旗下。此後鼎珮多次掃入不同股份,如盛京銀行、英皇娛樂等。最新動作,是與鋤D富豪同步,掃入萬科H股。與佐丹奴一樣,萬科管理層揸貨不多,先被內地寶能集團睇中狙擊,今年七月,純官鋤D腳許家印,以近一百四十六億元人仔,狂掃萬科A股百分之七。一個月後,另一D腳張松橋旗下私募基金Nexus Capital,亦五次大手掃入萬科H股,持股至一成一。原來鼎珮證券亦在港配合,慢慢掃入散戶的萬科H股,從中央結算得知鼎珮現已買入百分之五點七股權,但於股權披露仍未曝光,相信是以不同人士持有,隱藏身份。

第二招:做爛頭卒

講到狙擊,並不是每個富豪都如大劉一樣,喜歡高調成為「狙擊手」惹火頭,御用經紀就要代為出面。一一年九月,已持有和記行(720,現改名意達利控股)一成一股份的Gustavo,以每股$0.235,向擁有法拉利代理權的和記行提出全面收購,Gustavo八成股份由鼎珮證券持有。當時的大股東兼主席、即前藝員陳少霞老公李文輝,正於歐洲公幹,收到消息極為緊張,馬上回港處理。據知,李文輝曾與鄭家洽商法拉利代理權,因彤叔要求控股,雙方談不攏。但他知道彤叔有興趣,亦識做將中國四個地區的分銷權批給彤叔主理,故對於鼎珮狙擊深感愕然。李文輝向彤叔打聽,對方自然一問三不知。後來莊天龍以股東身份,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以委任親信為公司執行董事。李文輝決定折讓一成半配股,消息公布後股價暴跌三成半。事件拖了兩年,最終鼎珮於一三年十月,以溢價三成七,向李文輝買入股份,成為大股東,達到一個收錢、一個收貨的完美局面。

第三招︰女人圈建人脈

莊天龍母親麥少嫻,雖是鼎珮證券的大股東,但她並非精於證券,反而是做時裝生意起家。一九八六年,她與意大利人Piero Ansermin,創辦時裝品牌Vica Moda。在意大利文中,Moda的意思是「時尚」;而在希伯來語中,Vica的含意是「生命」。Vica Moda主要賣絲質及茄士咩服飾,標榜優質的布料、舒適的剪裁。旗下有三個牌子包括Balla Valentina、BIANCALANCIA及Liol,官網顯示,現時在香港有三間分店,均位於高檔地段如中環東亞銀行總行大廈一樓、半島酒店地庫商場等。而Vica Moda亦曾於新世界旗下的K11開店。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等名人都曾逛過,店內一件披肩都賣五千多元。除了搞高檔女裝,可以跟名流有共同話題,麥少嫻亦曾與闊太們開瑜伽中心。二○○五年,她聯同新鴻基地產郭氏家族長媳郭李天穎、美心飲食集團伍氏家族長媳伍蔡勉儂創辦Living Yoga。Living Yoga總店在旺角新世紀廣場,○七年在葵涌新都會廣場開分店。直至一○年四月,三人賣走股份,易手後,Living Yoga亦已結業。

同場加映身邊地產紅人拉線純官Donald Trump

純官身邊的紅人,又點只一個。現年五十八歲、律師出身的李耀湘(Sammy Lee),畢業於英國利物浦大學,對英國熟悉,成為鄭家的海外盲公竹。甚至於一九九四年,拉攏鄭家純及羅康瑞,與瀕臨破產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合作,開發曼哈頓的Riverside South項目。李耀湘早年曾說︰「我和Donald是好朋友,有美好的關係。」交際手腕高超的李耀湘,代表作還包括倫敦擁有二百多個單位的豪宅大廈The Knightsbridge。他負責對物業提供設計概念,及在少於三個月時間內,成功為該物業申請改變規劃,令可售樓面增加三成!物業○五年落成後,被公認為倫敦最高級的住宅物業,目前一個七百呎單位,售價仍要二千六百多萬元)。目前他是純官私人持有的投資公司Knight Dragon的副主席,亦是純官落重鎚投資八百億港元的Greenwich Peninsula項目策劃人。他早年曾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指做生意識睇眉頭眼額最重要︰「在香港,以我和鄭家的關係為例,大家關係密切,有時也會意見不一。但我們講信用,講得出,做得到(We honour our word)!」發了達的李耀湘,曾做埋上市公司新銀集團主席,亦擁有多隻馬匹。所謂人紅行運一條龍,他的愛駒「一哥」去年亦贏到無對手。賽後馬主李耀湘無拉頭馬,因為趕住飛英國公幹。

被美林炒魷

有基金界人士形容鼎珮證券近年變得高調,並專炒賣殼股:「大家都知間嘢係純官御用證券行,但只係近年嘅事,莊生一向係汽車代理界出名,但證券方面佢一直都好低調,平時都唔會出席啲公開場合,佢有時會同親戚一齊出手,透過唔同戶口入市。」另一名財金界人士則指,莊天龍○三年被證監會譴責後,就變得十分低調:「聽講佢嗰次俾有心人跣佢一鑊啫,係同人出現咗糾紛,而家知佢仲會買賣吓殼,因背後有純官條大水喉射住。」莊天龍報稱有多倫多大學商學學士、科大金融工程碩士,曾於多間大行工作,不過○二年他被美林炒魷,○三年被證監會譴責他行為失當。據證監會的公開文件,莊天龍當時作為美林遠東的交易商代表,給予他人有為高寶綠色股份「搭棚」的印象,違反證監會操守要求。而且在沒有通知美林下,透過女朋友賬戶在三家經紀行買賣,及代表其母親、舅父,以全權委託方式,向其他兩家經紀行發出交易指示;另外還有在未透徹分析下,游說兩個客戶購買高寶綠色股份,及透過手機接受客人交易指示。

忌高調

曾被證監會譴責,莊天龍難以在私人銀行界搵食,不過埋到純官身更好搵。據幫莊天龍打工的人指,莊為人低調口密:「佢份人好斯文,對員工好客氣好nice。」上位的莊天龍,身家隨之而暴漲。麥少嫻八十年代報住大坑道麗星樓,該單位八三年以六十九萬元買入,兩年後已供完,反映當時已屬中產。Vica Moda開業一年後,母親麥少嫻申報的地址「升呢」至淺水灣南灣道華景園。到○六年搞鼎珮證券後更富貴,陸續掃入淺水灣道三十七號,及大坑尚巒等單位。目前麥少嫻與莊天龍持有七個物業,包括淺水灣道三十七號一座、二座、淺水灣麗景園等豪宅,市值逾二億四千萬元。去年鼎珮證券亦搬寫字樓,由九龍灣企業廣場一個單位,搬到中環交易廣場四十九樓全層。已婚的莊天龍,私生活亦非常精彩,有傳他一四年九月搭上大台姐仔傅嘉莉。莊不時帶傅嘉莉周遊列國,傅更主動啜實莊面珠。緋聞曝光前,他十分關照女方,除了找她拍廣告,又邀請她出席汽車陳列室開幕禮。另有指莊天龍還有一名認識十多年的紅顏知己,住在跑馬地雲地利道,育有一個三、四歲的小朋友。而這名紅顏知己的坐駕,更由莊天龍母親麥少嫻持有,而車牌「BS」更是莊天龍與紅顏知己名字的縮寫,相當風流。

蒙能鹹魚翻生

彤叔生前興趣廣泛,愛與其他富豪好友抽吓新股、炒吓細股。他死後數日,其細價股忽然全線翻生。由十月三日至七日,蒙古能源(276)爆升七成;另外新時代能源(166)及綜合環保集團(923),亦分別上升四成二及三成九,目前仍於高位徘徊,市場憧憬重組或賣殼。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人稱「大中華第一妖股」的蒙古能源。蒙能前身是新世界發展(17)旗下的新世界數碼,股東包括鄭氏家族,集團主席是專幫鄭家收拾爛攤子的魯連城(Simon Lo)。彤叔曾大讚他:「Simon 佢好叻仔,我梗係信得過佢!」蒙能在○七年由內地商人劉丞霖注入煤礦資產,由科技股變成煤炭股。其後排山倒海有「好消息」,包括︰彤叔父子斥資二十億入股增持、高盛入股、投資項目擴至新疆、有大型國企簽約、被納入MSCI中國指數成分股等等。股價由○七年一月的兩毫幾(合股前),暴升至○八年六月時的歷史高位十八元(合股前),市值高達一千億!就在股價攀上十六蚊時,小甜甜御用風水師陳振聰向高盛購入三千萬股認購期權。及後煤礦股隨大市爆煲,蒙能股價由○八年六月高位72.24元(合股後)反覆下跌,「帶挈」陳振聰被斬倉蝕五億!其後蒙能全無起色,今年二月創歷史新低,一度見0.107元,較高位蒸發99.9%。本週一收報0.51元,已經令坐艇股民喜出望外。

撰文:孫樂祈、黃嘉慧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