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6  NM

一群刀手迎面而來,在眼前咫尺間,以刀襲擊一名男子,兩名衝鋒隊警員聞訊趕至,以寡敵眾舉槍喝止無效,再連開四槍制止襲擊。身歷此境,人的本能反應會不知所措?會躲避?會呼叫?會報警?週日,有途人的反應是:抓緊機遇,舉起手機,拍下實況,上傳短片,在網站與大家分享!

拍下實況的途人瞬間成了戰地記者,但假如回頭細想,有擔心自己的安危嗎?危機每每藏於你我之間而不自知,到驚覺時的反應或許更不可料。上週五,恒生指數單日跌了1.9%,市場解讀是歐洲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的財務危機所困擾,近因是美國向德銀要求140億美元罰款,以解決在2008年金融海嘯前銷售抵押貸款銀行證券的問題。歐洲銀行危機下,香港上市銀行股亦跟隨大市下跌,滙豐(5)跌1.7%,渣打(2888)跌1.9%。

合規法律風險及開支

想了解140億美元罰款對德銀的影響,看看財務報表是個不錯的選擇。以資產總值計算,在法蘭克福及紐約上市的德銀是德國最大銀行及歐洲四大銀行之一。今年上半年,德銀收入接近130億歐羅,對比去年同期下跌5%,淨利潤更大跌八成,僅10億歐羅。德銀今年能保持盈利,表現其實已不錯;回看去年,德銀的業績更惡劣,淨虧損是68億歐羅。導致德銀去年出現龐大虧損的主因,是來自企業及私人銀行分部接近50億歐羅的商譽減值、10億歐羅的無形資產減值及52億歐羅的訴訟開支。自金融海嘯後,銀行在合規法律風險及開支方面有增無減。以德銀為例,過去多年在損益表的訴訟開支都持續上升,若以此開支佔利息收入計算,在2011年約3%,反覆升至2014年的6%,2015年更大升至20%。在資產負債表,德銀五年間新增的訴訟及相關準備剛好亦接近140億歐羅。本來今年上半年,德銀的訴訟開支已大幅減少,只佔利息收入約2%,不幸卻傳來美國方面巨額罰款的 消息。

滙豐的訴訟準備

罰款的最終數字是多少尚未可知,資產淨值不足700億歐羅及市值僅160億歐羅的德銀,是否可以承受140億美元或較少的罰款,大家可自行判斷。而資產淨值接近2,000億美元及市值約1,500億美元的滙豐,過去多年的訴訟開支又如何?或許是自身能力不足,或許是500多頁的年報太厚了,或許是不想你看到,總是找不到訴訟開支在滙豐損益表的總數。退而求其次,在滙豐資產負債表,找到準備中有關「法律訴訟及監管事宜」的撥備,當中過去五年額外增撥的準備約88億美元,每年額外增撥準備佔利息收入的比率,也有上升趨勢,在2011年是1%,2015年已反覆升至約5%,可幸今年上半年稍回落至3%。上週五,港股收市後,德國DAX指數收市升逾1%,美股亦升了接近1%收市,德銀在法蘭克福及紐約亦分別升了6%及14%收市。歐洲銀行危機像四下槍聲,響完即逝;或是更像打在刀手身上的子彈,留下不易退去的痕跡?是危是機往往僅一線之差!

林智遠Nelson Lam執業資深會計師,會計專業發展基金主席,最愛與太太旅行,出名講talk及撰寫大學會計書,其著作已被翻譯成不同語言。目標以淺易簡單的方法,使牛頭角順嫂也能看懂會計數字和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