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日利亞商業中心拉各斯的一所師範大學內,球場的草皮下鋪設了特質的“地磚”,通過捕捉運動員的動能結合太陽能電池板,即使在沒電的情況下,整個球場也能夠繼續照明。

這一幕出現在美國嘻哈歌手Akon一首名為《TELLMEWE’REOK》的MV中,創辦AkonLightingAfrica太陽能發電公司,讓6億非洲同胞擺脫未通電的困境,這是歌手身份之外,Akon商業板圖中的一隅。

43歲的Akon可謂美國樂壇的傳奇人物,這位身高1.80米、皮膚黝黑的嘻哈天王曾六次獲得格萊美獎提名,在美國公告牌百強單曲榜(Billboard Hot100)中,Akon擁有130首客串歌曲及18首單曲的紀錄,亦是史上第一位同時占據兩次該榜第一和第二位的藝人。

除此之外他還擁有兩家自己的唱片公司Konvict Muzik和KonLive Distribution,挖掘Lady Gaga、T-Pain、Jeffree Star等歌手讓他一舉成為“巨星伯樂”,他還打造了自己的服裝品牌Aliaune、香水品牌,甚至還涉足了礦泉水、鉆石礦領域。

從純音樂世界中抽身,Akon逐步打造起了自己的商業帝國,在2010年福布斯名人榜中,Akon以2100萬美元位列第80名。在2011福布斯最富有的說唱歌手排行中(Cash King of HipHop)以1.3億美元列第九位。

“我首先是個商人,其次是個歌手。”在采訪中Akon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尼日利亞商業中心拉各斯的一所師範大學內鋪設了太陽能電池板的足球草坪

“首先是個商人”

“和一般明星不同,他的商業嗅覺非常敏銳。”Akon的好友敦煌財富創始人CEO李沁諭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而這種商業嗅覺從其入局非洲電力事業可見一斑。

在出國巡演的過程中,Akon發現和美國演出市場不同,很多他計劃巡演的地區缺乏舉辦大型音樂會的基礎設施,尤其是電力匱乏。“做點更international事情”,隨後Akon聯手政治活動家Thione Niang、巴馬科的慈善家、企業家SambaBathily於三年前創辦了Akon Lighting Africa公司。

反觀非洲市場,由於電力不足限制了經濟發展,新能源領域的確醞釀著巨大商機。根據公開資料,肯尼亞的電網普及率不到20%,手機普及率超過80%。無電網家庭平均每年煤油支出164美元,為手機充電支出36美元,電池支出72美元,平均每天用電支出為75美分。

如同一些地區的人們從沒有手機直接跳躍到智能手機,Akon發現了讓人們直接享用太陽能發電的新機遇,整個計劃也以驚人的速度在推進,目前他們已經在非洲15個國家480個地區安裝了10萬個太陽能路燈,同時建造了1200個太陽微電網,間接創造了5500個就業機會。

在開篇MV中所提及的智能路面則是更新的嘗試,作為殼牌公司“青年創業奇兵(Live Wire)計劃”的一部分,Akon和英國科技公司Pavegen合作在尼日利亞拉各斯、里約熱內盧建造了智能發電球場。

球場下面鋪設了約100塊地磚,當運動員踩在地磚上,地磚會出現略微變形,從而將動能轉化為電能,配合太陽能電池板所儲存的電能,可以確保周邊社區24小時的街燈照明。

雖然為解決非洲電力問題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但不得不說要實現大規模生產,成本依舊是瓶頸。包括在非洲發展太陽能電力事業,相較當地的發展水平而言,仍然是一個全新且昂貴的項目。據Akon估計,在每個村莊安裝一個太陽能照明試點的成本在10萬美元到20萬美元。

“中國有很多的制造商,我們很多的設備是由中國企業提供的,這也是我經常來中國的原因之一。”Akon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Akon Lighting Africa官網顯示,合作夥伴中江蘇蘇美達集團有限公司、國電南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兩家中國公司在列,提供資金及技術支持。

“我首先是個商人,其次是個歌手。”在采訪中Akon告訴記者,雖然Akon Lighting Africa是一個慈善計劃,但Akon強調自己的電力公司並非一個慈善機構,而是一個需要盈利的公司,“在幫助非洲人民應用電力的同時,公司也要賺錢,更準確而言這是公益創業。”

Akon Lighting Africa公司在非洲的工人正在安置太陽能板

從囚徒到巨星

一直致力於非洲電力、醫療、教育慈善項目,或許與Akon的成長經歷密不可分。Akon出生自非洲西部塞內加爾一個非常落後的小鎮,鎮上常年缺電。7歲的時候隨從父母移居到美國新澤西,陌生的國度以及膚色的差異給他帶來了諸多煩惱。

頗具運動天賦的Akon曾參加過加州籃球聯賽並摘得冠軍,也曾三次獲得MVP的稱號,並拿到了籃球獎學金順利進入大學,進NBA成為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成為他的夢想。

在籃球事業蒸蒸日上之際,他卻不慎摔壞了膝蓋,籃球生涯就此結束。沈重的打擊讓Akon郁郁寡歡,開始了街頭遊蕩生活,在種族歧視的陰影下,曾加入劫車團夥並成為犯罪小團體的頭目,被毒品、暴力、犯罪引入歧途,在一次偷車行動中,Akon被同夥出賣,鋃鐺入獄三年。

“被押著經過街道/我低著頭往回走/迎著一對夫婦刺耳的挖苦聲/街頭角落竄起一場火/翻天覆地/燃燒著他的虛偽/他們不讓我出去/黑人我被關起來了/我等不及要出去繼續我的生活。”在《LockedUp》這首歌中Akon用略帶非洲口音的嗓音,講述自己在獄中的掙紮以及對新生活的渴望。

三年之後,Akon徹底洗心革面。Akon的父親MorThiam是一名爵士樂手,擅長演奏非洲傳統鼓,受父親的影響Akon開始走上音樂道路,自己創作、制作、編曲。其自帶電音音效的聲線配合典型的西方唱腔受到市場的歡迎,2004年6月Akon推出了首張唱片《Trouble》,坐擁英國金榜雙周冠軍和R&B榜六周冠軍。同時他還涉足大銀幕演出版圖,出演了數十部電影、電視劇與廣告。

挖掘並培養Lady Gaga是Akon另一重要標簽。在被簽約唱片公司DefJam三個月拋棄後,Lady Gaga曾淪落到在脫衣酒吧表演,並陸續給一些歌手寫歌。一次Akon聽到Lady Gaga為其專輯寫的一首歌的Demo後發現了她的歌唱天分,決定將她簽進自己的唱片公司,從此開啟了Lady Gaga的巔峰時代。

捧紅Lady Gaga這樣的巨星,也給Akon帶來極大的成就感,在第52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Akon甚至身穿“Lady Gaga”T恤亮相紅毯,在采訪中他也曾經調侃,“簽下Lady Gaga給他帶來的收益,其實可以讓我提前退休了。”

Akon早年間與邁克爾·傑克遜合作發行歌曲
 

目前Akon唱片公司旗下藝人有還有T-Pain、American Yard、Brick&Lace等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國際巨星。但在采訪中Akon向《第一財經日報》感慨,“現在藝人很多,但沒有過去那麽有才華了,因此挖掘藝人的渠道和途徑也和從前不太一樣了。”

反觀整個美國唱片市場,以itunes為代表的音樂付費下載模式,給傳統唱片銷售造成巨大沖擊,簽約藝人賺錢的盈利空間也逐步受到壓縮,很多明星出唱片或者EP並非為了銷售,而是為了宣傳。

在Akon看來,分銷版權音樂即將版權內容通過版權轉授等方式分享到其他內容平臺,運作並宣傳自己的藝人,將是未來唱片公司的發展方向,也更適合當下的音樂市場。在藝人宣傳上則是要創造更多渠道和機會讓粉絲接觸到藝人,產生更多的互動和交流。

的確整個美國唱片公司也在轉型,以往唱片公司自己簽約藝人、培訓包裝、制作唱片到唱片推向市場,通過銷售唱片來賺錢。如今唱片不再是產品的最終呈現形式,圍繞藝人與音樂本身的一系列開發都可以創造更為豐厚的價值,包括拍攝廣告、電影、演唱會巡演以及後續的版權管理。

例如Lady Gaga在歌手身份之外,更是成為一種流行符號,有人稱LadyGaga一曝光,全身上下都是商業。在LadyGaga與碧昂斯合作歌曲《Telephone》MV中,自己設計的三角耳機Monsterheartbeat、發卷上的汽水罐怡健、LG手機、移動運營商Virginmobile、惠普筆記本電腦、雪佛蘭汽車以及各種高定服裝品牌,甚至場景中面包、面包醬、國際交友網站都在MV中一一曝光。

演唱會更是時尚與植入廣告在內的多種商業合作,寶麗來相機、雅詩蘭黛彩妝旗下品牌MAC等合作企業借此來實現合作共贏。在音樂銷售方面,LadyGaga團隊曾在亞馬遜以99美分的超低價格發售最新專輯《Born This Way》電子版,僅僅一周時間,就創下111萬張的銷售佳績,但Lady Gaga所獲得的遠不止99美分,亞馬遜會提供額外補貼。

“老一套的音樂宣傳方式效果越來越弱,需要結合電影、網絡音樂等更為實用的方式來吸引歌迷。”Akon說道。

會唱歌的投資人

憑借明星效應和在娛樂圈的資源優勢,明星跨界投資圈成為趨勢所在。根據投資數據公司CBInsights數據,2007年至今,75名歐美明星投資人總共投資了超過350個項目,投入的資金總額合計達到了46億美元。他們當中有演員、歌手,也有體育明星,並且大多對科技行業的創業公司青睞有加。

Akon也是其中一員。在Akon看來作為國際巨星和作為投資人兩者身份並不矛盾,“明星要學點投資,更要敢於嘗試投資一些項目。”從音樂人到投資人,Akon清楚自己的優勢所在,“娛樂仍舊是本行,也是我最大的投資標的,最主要的投資都在娛樂方面。”Akon表示。

今年8月份,Akon和中國一家新成立的公司90Plus成立了Konlive China,進行中國市場的音樂制作和演出規劃。

和美國眾多明星如Justin Timberlake、ladygaga都青睞於在科技領域的投資一樣,娛樂之外,個人電子消費品也是Akon密切關註的領域,原因在於“高科技能夠幫助到音樂產業的發展”。

更為簡單易懂的投資邏輯則是“只要賺錢的行業都是我所感興趣的”。具體而言,Akon會更關註人,“有用,能夠對人有幫助,對未來有幫助的行業。”Akon總結道。

“Akon的音樂創作能力和鑒賞能力對於產品的提升會有很多幫助,尤其要進入娛樂產業,更需要這樣的合作。”柔宇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劉自鴻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在去年柔宇發布Royole-X時,Akon成為使用者之一,隨後加入柔宇科技擔任首席創意總監,劉自鴻強調Akon的加入並非簡單的代言,而是“通過其在音樂和藝術方面的經驗和創造力,提出相應的意見和建議,尤其在聽覺效果方面,對音樂細節的建議,在開發產品的過程中會融入進去。”

對於財富管理,Akon也有自己的見解。在美國很多富人會將資產交由家族辦公室進行管理,即針對該家族的資產負債表,成立獨立的機構、聘用投資經理,幫助家族進行財富管理。

“美國明星的投資與一些金融機構有一些小規模的合作,是很私密的合作,而且這些機構也比較明白音樂這個行業的特殊性。”Akon說道。據透露,他目前也已經與敦煌財富在LA的財富管理合作上達成意向協議。

從囚徒到嘻哈天王再到今日的億萬富翁,Akon傳奇的緣起並不複雜,“在這個行業生存,你必須要有自己的事業。”Akon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