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瓦臺2日發布消息稱,韓國總統樸槿惠新任命韓國國民大學教授金秉準擔任國務總理職務,任命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嚴鐘勇為財長兼副總理,任命前女性家族部副部長樸承柱為國民安全處處長。

對於此任命,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韓國青瓦臺官員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本次任命,可以認為是樸槿惠總統為了克服現有的政治亂局,而提出的一個對策。”

這位官員表示:“新上任的金秉準國務總理,將成為實際上的‘責任總理’,相比於韓國國務總理原本具有較小的權限,本屆總理將掌管除外交安保之外的國家大部分事務,並將保障法律規定的總理的所有權限。”

韓國總理手無實權

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了解,韓國的國務總理是韓國內閣的最高首長,由韓國總統直接任命,並經韓國國會表決同意後方可上任。韓國憲法規定,韓國國務總理擁有:輔佐總統、統管各行政部門、建議撤銷國務委員、向國務會議提出議案、提名行政各部部長人選、頒布總理令等七大權限;並有權參與制訂重要的國家政策。

但事實上,韓國的國務總理經常被冠以“禮儀總理”、“影子總理”、“代讀總理”等稱號;韓國總理沒有人事權和預算權等實權,但需承擔較大政治責任。韓國歷任總理大多數是政治基礎背景相對單純的人士,學者占了很大一部分,大部分權力都被集中到總統的手中,因此韓國也被部分政治研究人士稱為‘總統制’國家。

一項統計顯示,自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治制度在經歷軍事獨裁的終結以來,韓國總理的平均任期不到兩年。韓國前總統金大中、盧武鉉與李明博都分別更換過3次總理,而樸槿惠總統至本次更換前,也已經更換過三任總統。

但是,韓國的國務總理雖然面臨過尷尬的地位,但也有國務總理曾經受到過關註。

例如,在金大中總統時期擔任總理的金鐘泌,因多次發聲不同於總統的意見,並利用憲法的權利將其貫徹到底,曾被韓國的政治界人士稱為“具有實權的總理”;而盧武鉉總統時期擔任過總理的高建,因為在“盧武鉉彈劾案”而代理履行總統職權的期間,顯示出了較高的政治水平,並盡力“力挽狂瀾”,使韓國國內政治的混亂最小化,而一度成為下一屆總統的熱門人選。

樸槿惠已四面楚歌

金秉準作為總理,仍然受到關註,主要是基於在現有‘閨蜜幹政’的混亂情況下,其背負著整理國家政治混亂的責任。

據韓國媒體本月2日發布的民意調查顯示,樸槿惠總統的民意支持率繼續發生了下跌,截至2日早上,已經跌落至9.2%,而這是繼樸槿惠總統上臺以後,樸槿惠支持率首次跌破10%;僅次於因亞洲金融風暴期間的處理不當,而使韓國經濟陷入泥潭的金泳三曾在同期獲得的6%的支持率。

與此同時,該調查顯示,80.9%的民眾認為,現階段青瓦臺提出的人員大換血將無益於解決“閨蜜幹政”所帶來的政治影響;在樸槿惠的出生地、政治根基的大邱地區,樸槿惠的支持率甚至低於全韓平均,僅為8.8%;而另外一份民意調查甚至顯示:樸槿惠在20~30歲青年的支持率僅為2.2%。

而另一方面,韓國民眾們的怒火也在通過遊行、時局宣言等方式被爆發出來。繼上周六,韓國首爾市區聚集了兩萬民眾,要求樸槿惠下臺的遊行以後;韓國文化界、宗教界、學生等多個群體紛紛發表時局宣言,認為“只有樸槿惠的下臺、崔順實的嚴懲,才能夠使民眾們恢複對於國家的信心”。

除此之外,韓國的朝野兩黨也紛紛要求青瓦臺做出更多的行動,以減少對於國內政治的影響。而接受采訪的青瓦臺人士,對於樸槿惠民意支持率跌到個位數的情況,甚至以“無可奈何”四個字來形容,並以個人意見為前提,表示“樸槿惠的支持率跌破兩位數,在內部也一直認為肯定會發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與此同時,上述青瓦臺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現階段,樸槿惠總統正在盡量減少對外活動,與參謀、執政黨人士和在野人士多次接觸,每見一個人就強調‘想聽最真實的民意’,相信在新任總理和參謀正式上臺以後,將以新任命的總理為中心,會著手解決現有的亂局;我們也知道有輿論要求樸槿惠需要親自露面作出解釋,對此樸槿惠總統也在不斷地進行考慮,相信近期會有一個說法。”

新任總理背景受關註

金秉準新任總理人選被外界關註,還有一個原因是基於他的背景:其曾在與樸槿惠理念相左的前任總統盧武鉉政府中,擔任青瓦臺政策室長和副總理職務。

據韓國媒體的報道,金秉準因與盧武鉉認識近10年,因此曾在總統競選期間,鼎力相助盧武鉉總統。

後來盧武鉉擔任總統後,在當時的總統職務交接委員會中,金秉準曾擔任政務交接小組的幹事;當時因顯露出與盧武鉉的配合程度高、以及政治能力強等特點,被韓國媒體稱為“盧武鉉政府的大腦”。

在日後的幾年里,金秉準與盧武鉉的執政理念之一“地方分權”相匹配,先後擔任韓國政府直屬的“政府革新地方分權委員會”的首任委員長、掌管韓國大局政策,位高權重的青瓦臺政策室長、副總理等職務。

後來,盧武鉉總統下臺後,金秉準回到大學,在學界也持續闡述地方分權的必要性,並被稱為“韓國地方行政學的開山鼻祖之一”。

在“閨蜜幹政”事件發酵並被曝光後,韓國輿論就曾預測,如果樸槿惠希望通過人事變動,進行“舉國內閣”來打破現有的困局,則很有可能將基於學界的威望、象征性及行政能力來看,選擇金秉準為新任的總理,並給予該總理憲法保證的所有權力。

韓國高麗大學教授鄭韓律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如今,樸槿惠政府已陷入了‘跛腳鴨’的境地,特別是在其主要支持階層的中老年人群中,支持率跌破30%,實際上意味著她已經無法掌握國內政治的主導權了。”

鄭韓律回憶道,此前,任期第四年的支持率比樸槿惠還要低的只有前總統金泳三和盧武鉉。“金泳三的7%支持率主要歸咎於韓國在亞洲金融風暴受到的重大打擊;而當盧武鉉的支持率跌至12%,他迅速失去了政策推進的動力,被迫退出執政黨。”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