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top/2016/1104/159614.shtml

人類歷史上的 A 級天才,如何過好自己的一天?
深藍DeeperBlue 深藍DeeperBlue

人類歷史上的 A 級天才,如何過好自己的一天?

偉大人物往往嚴格地對待自己有限的生命,而不是寄希望於可遇不可求的天賦與靈感。

本文由微信公眾號深藍DeeperBlue(ID: deeperbluetech)授權i黑馬轉載

“我是一個習慣早起的人( I'm a good morning person ),我在六點鐘起床,我的文件都在服務器上,所以我的家就是我的辦公室。如果不開會,我就在處理郵件。孩子們起床前,我工作一會兒,然後吃早餐。孩子們上學後,我會待在家再工作一小時,這一小時我能做完很多事。我一般 9 點鐘去公司,而在此前,我已經在家里工作一到兩小時了。”

1999 年,喬布斯對 Time Magazine 講述了自己對有限時間的嚴格管理,這篇訪談叫做 Steve Jobs at 44 。

偉大人物往往嚴格地對待自己有限的生命,而不是寄希望於可遇不可求的天賦與靈感。在《人類群星閃耀時》這部描寫偉人的巨著中,茨威格說出了一些真相:沒有一個藝術家平日一天二十四小時始終是藝術家,藝術家創造的重要的一切,恒久的一切,總是只在罕有的充滿靈感的時刻完成。

但他可能只說出了真相的前半部分,因為天才想要在靈感迸發的一刻抓住它,最可靠的方法,就是規範時間。

對那些旨在創作偉大作品的傑出心靈來說,規律的日常生活極其重要。

《每日儀式:藝術家如何工作》( Daily Rituals: How Artists work? )的作者柯利數年時間都是每天早上 5 點起床,然後開始探尋那些歷史上偉大人物的時間表——他所歸納的那些 “健康的天才”,生活都往往嚴格得令人難以置信,並且都有一些共通要素:

為自己創造一個最低幹擾程度的工作空間;

每天都有長時間散步;

制定固定的工作指標;

清楚區分重要工作與瑣事;

有一個支持你的同伴;

限制一定程度的社交生活;

保持自我獨立。

迄今為止還能被歷史記住的傑出人物,便是實踐著這樣的自我規範。他們嚴格自律,在生活與創作中找到平衡,這讓他們變得偉大,最終成為人類歷史里的閃耀群星。甚至於,最終 T.S.艾略特發現,他在銀行加班加點時,能寫出更好的詩歌;而菲茨傑拉德最傑出的作品,都是在軍旅中完成的,比他後來沈浸在杜松子酒中和膚淺貌美女人里的生活,這一時期的嚴格時間,才讓他創作出了最佳作品。

以下十位由深藍 Deeper Blue 精選制作的傑出心靈每日時間表,肯定能給你提供如何進行時間管理的啟發。

1  約翰·彌爾頓

約翰·彌爾頓每天從早上四點起,就開始孤獨地沈思——當然是在床上。

然後他的助手會給他念聖經一個半小時,那是因為他業已失明的緣故。之後助手開始聽他口述,進行創作,以及幫助他閱讀。隨後一天的時間也安排得非常緊湊。

彌爾頓人生的最後 20 年徹底失明,但他仍然在此期間創作了萬行長詩《失樂園》,時間從 1658 到 1664 ,長達 6 年。日複一日的嚴格時間管理,使他從另一個維度奪回了被掠走的光明。

c033a07

2  本傑明 · 富蘭克林

本傑明 · 富蘭克林的一生是充滿傳奇的一生:

他是科學家、發明家、政治家、外交家、社會活動家,在墓碑上刻下 “印刷工富蘭克林” 的他,提出了電荷守恒定律,發明了避雷針、雙焦點眼鏡和蛙鞋,創造了 8 次和 16 次幻方,起草了《 獨立宣言 》和美國憲法,擔任過駐法大使,撰寫的自傳一經問世便被搶購一空——這樣一位經天緯地的通才,一天都在幹些什麽?

在不放風箏也不領導戰爭的時候,富蘭克林會足足地睡上八個小時,起床後對上帝祈禱,然後開始幾乎沒有空閑的一天。除去共計八小時的標準工作時長,吃早餐之前他會處理手頭的科學研究,午飯時則同時處理手頭的賬單,只有晚間會單獨拿出一段時間聽音樂、消遣。

有意思的是,富蘭克林的一天有兩個獨特的部分:起床前他會思考 “今天要幹什麽”,而睡前則會反思 “今天我做了什麽好事” ——如果富蘭克林讀到《 論語 》中的那句 “吾日三省吾身” ,應該會如遇知己。

付

3  莫紮特

1781 年,25 歲的莫紮特前往維也納,決定做一個自由作曲家和演奏家——維也納在那個年代的繁華程度與藝術氣息,讀者只需要讀一讀茨威格筆下《昨日的世界》便可略窺一二,那是古老歐洲的中心,充斥著大量的機會、才華與野心。

但對年輕的莫紮特來說,作為一名 “維漂” ,他需要每天教鋼琴課、表演鋼琴曲、參加有潛在金主贊助人的社交場所,以及談戀愛——對了,他甚至還要討好未來妻子的母親。所以,留給他創作的時間,只有早上和深夜各自的兩小時。

當然他也會寫信給自己的妹妹和父親吐槽,經常覺得自己忙到狗帶。這里可以借用心理學家卡爾·榮格的話:“如果一個人已經很累,需要休息的時候仍然堅持工作,那他就是傻瓜。” ——他同時也是 “莫紮特” 。

嚴重不足的睡眠時間和過於繁忙的生活很可能嚴重影響了他的健康。莫紮特至今為人稱道的,是他創作時不需要打草稿,和貝多芬反複塗改的樂譜形成鮮明的對比——這樣一位音樂天才,如果能夠擁有健康的作息和令他心無旁騖的創作環境,古典音樂的歷史上留下的遺憾或許能夠少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莫紮特生於 1756 ,死於 1791 ,享年 35 歲。

摸

4 伊曼努爾·康德

據說在 18 世紀的德國柯尼斯堡,誰家表走得不準了,只需要蹲在康德家門口。因為每天的下午 4 點鐘,康德會結束哲學思考,準時出門散步——直到盧梭的《愛彌兒》在某天問世。作為盧梭的腦殘粉,康德拿到《愛彌兒》的那天興奮不已,破天荒地忘記了在 4 點鐘出門,這甚至引起了柯尼斯堡人民的恐慌——教堂的鐘已敲到四點,而康德還沒出門,教堂的鐘是不是壞掉了?

康德一輩子未婚,是名副其實的老處男,但他吸取理性主義與經驗主義的各家之長,從此他提出,哲學是 “人為自然立法” ,這種認識論上哥白尼式的革命,從此改變了哲學流向。他的三大批判一經問世,便成為了一切哲學家必經的高山——近代哲學在康德這里匯集,而現代哲學,又從康德這里出發。

這位哲學家除了不結婚外,他還恪守中世紀的體液理論,從不劇烈運動,從不熱吻,從不做愛——因為這些導致了體液的流失,這看上去有點過於病態。無論怎麽樣,他活了 80 歲。

康德

5  巴爾紮克

說到高產,恐怕沒有哪個作家能和巴爾紮克相比。

從 1819 年開始寫作到 1851 年去世,短短三十年的時間,他寫就了由九十一部作品組成的曠世巨著《人間喜劇》,創作的效率高得驚人——三天時間就完成了《幻滅》的前一百頁,創作《老姑娘》則僅僅用了三個晚上的時間。

令人瞠目的高效率背後,是幾乎突破生理極限的高強度工作:巴爾紮克每天的工作時間長達十四個小時。除去從晚八點到淩晨一點的睡眠時間、一頓簡單的午餐以及之後一個半小時的小憩,巴爾紮克剩余的時間都在寫作和修改中度過。

為了保持旺盛的精力,他平均一天要喝掉五十杯黑咖啡。而瘋狂工作的原因,則至少有一半在於負債——作為一個出色的作家和蹩腳的投資人,巴爾紮克的一生都遵循著如下軌跡:寫作賺錢,投資失敗,欠下巨債,然後重複以上步驟。

後世看來,幸好他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不然文學史上就沒有這顆璀璨的明星了。

巴爾

6  柴可夫斯基

1877 年,梅克夫人的出現,讓音樂家柴可夫斯基充滿波折的生活,出現了巨大的轉機——資助他擺脫了教職的束縛,又為這個被不幸婚姻逼得東逃西竄的倒黴蛋,提供了精神支柱和庇護所。

在此之後,柴可夫斯基的黃金時期到來了,他終於有機會按照自己的意願安排作息:

七點半到八點起床後,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用來喝茶、讀書、會客,午後會進行一次長達兩個小時的散步,晚上還專門抽出一個小時用來休息。

創作時間則只有四個小時,被分割為十點到十二點、五點到七點兩個時間段——然而,這樣堪比退休生活的作息卻讓他創作出了許多輝煌的作品:《葉普蓋尼·奧涅金》《曼弗雷德交響曲》、《意大利隨想曲》……

柴

7  貝多芬

黎明時,貝多芬就起床,簡單洗漱後開始工作,他的早餐是自己煮的咖啡,60 顆咖啡豆,他會像處女座一樣一顆一顆數。

然後就是漫長的工作,他不吃午飯,一直從淩晨創作到下午三點,其後他的時間主要用於休息:吃大餐、散步、讀報紙、抽煙喝啤酒,然後最晚十點鐘就倒頭大睡。

當他的聽覺完全喪失後,這個習慣仍然保持,直到他不算長的一生結束。

唄

8  托馬斯·曼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托馬斯·曼每天起得不算特別早,他在早上 8 點鐘起床,和太太一塊喝咖啡,然後洗澡。到 8 點 30 分,兩人一起吃早飯。

其後,他會把自己關起來,不見訪客,不用電話,也不見任何家人——孩子們嚴禁制造一丁點噪音,直到中午。要知道,這是他的黃金寫作時間。對於托馬斯·曼來說,任何沒有在中午前寫出來的文章,就只能等明天的那段時間了。

他會在中午抽第一根雪茄,下午則是閱讀、飲茶、散步、接待客人、聽歌,睡覺,日複一日。

值得一提的是,托馬斯·曼每天給自己規定了抽煙的數量:嚴格控制在兩根雪茄和十二只煙的分量——這跟沒控制差不多。

托馬斯

9  W.H.奧登

著名詩人 W.H.奧登在 1958 年寫下了句子, “維持慣例是一個智者的野心” 。

這句話如果恰當,那麽奧登就是他同時代人中最有野心的人。這位詩人按照時鐘度過了他並不漫長的一生。按照一位他的客人所描述的那樣,奧登總在不停地看表——正如今天的人總忍不住把玩手機一樣。

而對於奧登來說,一個軍事化流程的人生,才是他創造力的來源,而他也自命為現代的斯多葛主義者( A modern stoic )——按照那位斯多葛學派的開創者芝諾的觀點, “與自然相一致的生活,就是道德的生活,自然指導我們走向作為目標的道德。”

奧登每天 6 點起床,做咖啡,然後總在 7 點到 11 點半期間靈感迸發,奮筆疾書。對大多數習慣熬夜的都市青年來說,奧登的名言可供參考, “只有希特勒才在夜間工作,誠實的藝術家從不這樣” 。

奧登

10  西格蒙德 · 佛洛依德

西格蒙德·佛洛依德非常善於勞逸結合地安排作息:

早八點到十二點分析病人,為了保持專註,他需要抽掉 20 支雪茄;午後 3 點到 9 點作為接診時間,標準的上班族作息。

而在其余的空暇時間,他的業余生活非常豐富:早上饒有情致地修剪胡子,晚間陪妻女散步,午餐後則會以極快的速度在維也納環城大道上走一個小時——這個有益健康的好習慣和他能活到 83 歲高齡不無聯系。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保證不被瑣事幹擾到良好的作息,佛洛依德的妻子一直事無巨細地呵護著他:她會為丈夫搭配衣服、領帶,甚至替他把牙膏擠好,堪稱標準的賢內助——和那位被妻子折磨得輾轉逃亡、幾乎跳河自盡的柴可夫斯基相比,佛洛依德實在是個幸運兒。

弗洛

 

在《每日儀式:藝術家如何工作》一書中,柯利尋找了數十位偉大人物的每日時間表,這看上去瑣碎,卻充滿著共性,也給渴望卓越的普羅大眾提供了啟發。因為正如柯利所指出的那樣: “一個固定的日常生活,能夠促使人的精力沈澱在平凡的習慣中,並能夠防止自身被不良情緒控制。”

名人 時間分配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