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6/11/16/%e7%89%b9%e6%9c%97%e6%99%ae%e5%b8%b6%e4%be%86%e6%94%b9%e8%ae%8a/

2016年金融市場充滿變數,兩次出現黑天鵝事件。6月23日英國公投脫歐,令到金融市場震盪,恆生指數曾經跌970點。但受到深港通刺激,恆生指數從低位反彈4466點。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爆出大冷門,早前廣泛被認為沒有機會的特朗普爆冷勝出。令到所有民調、傳媒、學術及政經專家全部跌眼鏡。特朗普是一個地產商人,從來沒有從政經驗,絕對是一位外人,難怪事前沒有人看好。他是一個政治不正確、口不擇言、狂妄自大、歧視小數民族(尤其是墨西哥人)、歧視穆斯林、身體殘障人士、當女人為玩物、非主流人士。民主選舉是極之公平,特朗普代表一半的美國選民,和他一樣:政治不正確、歧視少數民族、貶低女性、反對建制派、抗拒政客代表的主流傳媒和民意。低教育水平、低收入的市區白種男人及鄉村白種男人,成功把一位代表他們的愚昧、無知、自大的人選為下屆美國總統。代表了美國精英意識、政治正確、民族融和、人道主義、包容主義失敗;反而,上來的是民粹主義、以自我為中心、排外自私的心態,也代表新經濟和舊經濟的分別。選希拉利代表美國東北及西岸,東北代表:金融、傳媒;西岸代表:新經濟、互聯網。選特朗普的中部及南部代表:農村及舊經濟。在全球化經濟下,美國東北及西岸成為勝利者;相反中部及南部成為輸家。中南部憤怒的白種男人,經濟轉型的失敗者,成為造皇的一群。

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第45任總統,令到港股大幅波動。11月9日,大選後翌日,恆生指數急挫494點。但11月10日又因美股急彈,杜指創新高,恆指升424點。但之後市場開始擔心,特朗普主張的貿易保護主義及利率上升,將對港股不利。恆生指數在11月11日急跌308點,11月12日再跌308點。有需要分析到底特朗普將會為投資市場帶來什麼改變,投資政策要怎樣改變。

特朗普在競選時,表明不滿意美國聯儲局的低息環境及寬鬆貨幣政策。認為聯儲局令到利率不恰當的低及貨幣供應太多。特朗普當選後,美國利率急升,一週內美國10年國債升到2.15厘,升了37點子。利率上升,令到債券價格下跌,全球債券價格跌了一萬億美元。投資者認為低息環境結束,要先沽出債券。直接令到香港收息股和地產股下跌,收息股例如:公用股、房產信託和收租股:電能、領展、恆隆、九倉等下跌;同時也拖累到地產發展商下挫:新鴻基地產、長實地產、新世界等下挫。

另一個主項是稅收,特朗普認為美國稅率太高,建議把美國企業利得稅從35%減至15%、把最高個人入息稅從39.5%減至35%。他同時認為政府過份監管,不應追查大型銀行。特朗普建議美國投資一萬億美元,於基建,從頭超過中國。受到減稅預期,美股連續三天創歷史新高,市場憧憬減稅有利企業及刺激經濟增長。國際大型金融股大幅上升,滙豐重上60元大關,是特朗普經濟的受惠者。但另一方面特朗普不了解新經濟,對互聯網沒有興趣。矽谷互聯網股例如:面書、微軟、谷歌、蘋果等都連日下跌。港股最大受害者是騰訊,股價從$209跌至$193,跌7.6%。特朗普強調基建復興美國,令到礦產及資源股一度大幅上升。銅價升到六年新高,有色金屬價格急升,內地黑色期貨同樣急升。江西銅、中鋁、神華、嘉能可等曾經一度急升,但急升後又急跌。

特朗普令人最不安的是貿易政策,競選時特朗普強調美國為先,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建議向中國入口貨征收40%關稅。特朗普尤其不滿墨西哥,要建圍牆封鎖墨西哥,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及跨太平洋協議(TPP)。特朗普表示要令到失去工作的美國鋼鐵工人重新就業,可能禁止中國鋼鐵入口。保護主義令到世貿協議受到衝擊,主業是出口美國的利豐受到嚴重打擊,一週跌8.8%。

總結特朗普當選,產生新投資環境。利率上升,美元滙率升破98點,亞洲貨幣急跌:日圓跌至107、人民幣跌破6.8。東南亞貨幣跌幅更大:馬來西亞林吉特跌12%。資金從亞洲流失,亞洲股票面對沽壓,資金流入美股,令到亞洲股市下跌。不過深港通快將開通,港股有兩大吸引亮點。首先,港股估值低,只有11倍,遠低於美國的19倍。其次,是南下資金,受到港元和美元掛鈎吸引,港股成為人民幣貶值的對沖工具,吸引內地投資者。預計恆生指數需要跌至22000點,才有支持。

Raging B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