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欠款門”風波中的樂視資金鏈遭遇質疑的尷尬,同樣的情形正在易到身上上演。

作為樂視控股的專車平臺,易到日前被其客服供應商河北中銳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河北中銳”)爆料拖欠費用達200多萬元,並稱此外還共有三四家類似的供應商被拖欠費用。

“我這邊為了給員工支付工資,個人住房都已經抵押了。”易到的客服供應商河北中銳方面負責人陳昶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對此,易到方面給予的回應是,有個別不再繼續合作的公司存在剩余尾款未結清情況,這是商業經營中的正常狀況,與公司資金鏈並無關系。

但陳昶向第一財經方面表示已經打算起訴易到,要求易到限期支付欠款,否則將連同滯納金一並追討。

被欠款供應商:抵押個人住房付工資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這次曝光易到拖欠供應商費用的河北中銳,是在今年3月成為易到的客服供應商,提供部分呼叫中心服務。

按照河北中銳和易到方面此前簽訂的合同,雙方合同的有效期是今年3月份到8月份,並且易到應該按月結款。

“剛開始合作時結款會延遲一個月左右,但是從6月開始到現在產生欠款240萬元,目前僅結算了40萬元,還有克扣20余萬元,仍拖欠200萬元。”陳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並被欠款的客服供應商還有三四家,其他幾家為易到提供的服務規模更大。

“其他幾家客服供應商也有聯系過我們,大家都想看看有什麽辦法能追討到欠款。”據陳昶透露,有些供應商還在給易到提供服務,擔心站出來之後更拿不到錢。

今年8月合同到期之後,河北中銳已經停止了和易到的合作,作為負責人,陳昶一直忙於向易到追討欠款,由於易到方面的費用遲遲不能到賬,河北中銳甚至無法支付工人工資。

“我們做的都是勞動密集型行業,沒什麽技術含量,但這些錢都是血汗錢。我這邊為了給員工支付工資,個人住房都已經抵押了。”陳昶補充道。

易到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否認了拖欠供應商費用一事,強調易到與客服供應商關系一向良好,貨款一直按照雙方約定的方式正常支付。

對於河北中銳方面至今仍沒有結算的200多萬元費用,易到方面相關負責人表示:是由於近期易到致力於提升客服體驗,部分供應商出現變更,現正處理變更前後事宜。“有個別不再繼續合作的公司存在剩余尾款未結清情況,這是商業經營中正常狀況,與公司資金鏈並無關系。”

易到急需“補血”

成立於2010年5月的易到是中國第一家提供網約車的平臺。在融資軌跡上,易到的天使輪獲徐小平真格基金投資;2011年8月獲得晨興創投、美國高通風險投資公司千萬美元級A輪融資;2013年4月B輪投資獲得晨興創投、美國高通、寬帶資本2000萬美元投資,而攜程隨後又領投6000萬美元B輪;2014年9月,獲得了GIC領投、攜程跟投的過億美元C輪融資。

競爭對手滴滴、快的在2014年下半年從出租車叫車市場轉戰專車市場之後,裹挾大量資本以補貼迅速積累海量用戶和司機。特別是在專車鼻祖Uber正式挺進中國市場之後,由滴滴快的合並後的滴滴出行和Uber在中國市場上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補貼戰,雙方憑借資本迅速搶占市場,一度讓易到在資金上感覺“吃緊”。

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易到一直是專車市場上“被合並”的熱門標的。

滴滴快的正式在一起之前,當時滴滴的“緋聞對象”正是易到用車。當百度宣布投資了Uber,滴滴牽手快的之後,易到用車尋找合作夥伴又被業內解讀為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易到與Uber即將合並的消息被否認之後,又傳出攜程全盤收購的新聞。

最後出手的是樂視。2015年10月,樂視控股宣布樂視汽車獲得易到用車70%的股權,成為易到用車的控股股東,並寄望其能成為樂視生態鏈上的一環。今年初,易到計劃年內超越Uber,成為行業第二。但這一計劃因為滴滴Uber兩家合並,而在今年8月份任務被提前完成。

8月底,有消息傳出易到已與某知名券商簽訂協議,準備明年掛牌新三板,擬融資40億元,估值170億元,未來擇機通過IPO或借殼方式登陸A股市場。但易到方面對此並沒有給予回應。

掛牌新三板沒有看到更新動作的同時,易到新一輪融資也被業內質疑遇阻。

11月初,外媒稱易到融資遇到困難,易到高管張凡稱數月來,易到一直在努力完成融資計劃,但沒有能如願以償。受監管規則變化和激烈競爭的影響,易到沒有能夠完成這輪融資。

隨後,易到方面指出上述報道存在多處失實,表示張凡到崗易到不足1個月,從未觸及戰略及融資等公司相關業務。張凡接受采訪時所說的融資相關狀況純屬個人臆斷,不足采信。

對於融資的新進展,易到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不方便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