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著名的大港口,無論是加拿大溫哥華、德國漢堡、美國邁阿密,還是馬來西亞、斯里蘭卡、新加坡……都會看見寫著“ZPMC”(上海振華重工)碩大字樣的吊車。最新數據顯示,振華重工的港口機械產品已占據全球市場82%以上的份額。

上海振華重工總裁黃慶豐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十三五”期間,全自動化碼頭、海洋工程、城市綜合交通等業務都將是振華重工發展的重中之重,將通過自動化碼頭帶動港機業務全面升級,更好地把握“中國制造2025”和“工業4.0”的政策機遇。

堅持走“造芯”之路

“振華重工的自動化碼頭系統將向全世界推廣”,黃慶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自動化碼頭系統總承包項目是公司近幾年著力開拓的新領域,依托於成套化、集成化與一體化產業,振華重工開拓自動化碼頭市場取得巨大進展,市場需求與潛力巨大。

振華重工首創的世界第四代自動化碼頭系統,在廈門遠海碼頭實施,已投入試運營。此外,振華重工還獲得青島港自動化碼頭、洋山港全自動化碼頭和意大利VADO碼頭自動化項目,目前正在緊張建設中。

振華重工主營業務包括港口機械、海洋工程裝備、大重特型鋼結構、海上運輸與安裝、系統總承包、電氣、有償服務等八大業務。作為世界知名的港口機械制造商,港口機械品牌“ZPMC”具有全球影響力。

目前,公司資產規模從100萬美元初始資金發展到590億元人民幣,二十四年來總資產增長了近1萬倍。

振華重工董事長宋海良說,振華的目標是“世界上只要有港口的地方,就要有振華重工生產的起重機在作業”,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振華在努力實現五個轉型,即從中國制造轉向中國創造;從賣產品轉向賣精品(技術);從賣設備轉向賣系統;從賣硬件轉向賣軟件(服務);從2.0時代的生產模式、管理模式、商業模式轉變為4.0時代的新模式,實現研發、制造、管理和服務的一體化、精密化、綠色化、智能化。

據介紹,振華重工港口機械產品產品遠銷全球95個國家和地區,連續18年保持全球市場占有率第一,迫使日本、德國、美國、韓國等國的傳統港口機械制造商逐步退出港口機械市場。

值得一提是,在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下,振華重工港口機械仍保持了75%以上的全球市場占有率。最新的一個數據是,英國權威行業雜誌World Cargo News發布的榜單顯示,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振華重工的港機產品已占據全球市場82%以上的份額。振華重工制造的2000多臺集裝箱岸橋、3000多臺場橋矗立在全球200多座港口碼頭上,向世界宣告著中國制造的成就。

此外,振華重工還高端切入了海洋工程裝備市場,已正式進入國際鉆井平臺市場,並得到國際主流市場認可。首座鉆井平臺“振海1號”已成功銷售並順利交付用戶使用。還有另外四座鉆井平臺的訂單,正在全面開工建造,均為海外用戶。在海工市場上,振華重工堅持走“造芯”之路,不走“殼”制造之路,努力打破歐美的海工技術壟斷。中國交建成功收購美國F&G的戰略舉措,以及與國內相關技術研發中心的良好合作,都充分支撐了振華重工的自主創新。首座平臺的升降系統和鎖緊系統等核心配套設備均為公司自主研發建造。此外,公司的鋪管系統、大型錨絞車、平臺擡升系統、平臺樁腿等已實現向發達國家出口。

開拓全產業鏈新領域

金融危機後,外部需求持續低迷,人口紅利消失、算上效率勞動力成本與歐美持平,人民幣升值削減市場競爭力和利潤,環保等硬約束導致成本進一步增加,中國制造業在各種內部因素和外部壓力的影響下艱難跋涉。

黃慶豐表示,振華重工在保持原有業務優勢的同時,積極開拓新領域。全面開拓經營與服務市場,全球售後服務與經營網絡布局逐步完善,已在德國、荷蘭、斯里蘭卡、南非、印度、澳洲等地建立子公司或辦事處,已建立了北美區域中心、東南亞區域中心,在國內的天津、浙江、山東、福建等地建立了辦事處,效益與價值已有顯現。

同時,海上運輸業務全力走出去,加快發展新途徑、新模式、新客戶。船運公司中標俄羅斯亞馬爾天然氣廠房模塊運輸項目。另外,船運公司已與中石油啟動洽談,探討成立合資公司共同參與帶破冰功能的LNG運輸船業務。

振華重工參與全球項目投資,投融資市場增量初顯。2013年,中標南京寧高60億元人民幣BT項目,成為公司自成立以來斬獲的最大訂單。2014年5月份,投資青島港股份5000萬美元,成為其基石投資人,為進一步加強與青島港全方位合作基礎。2015年,中標江西萍鄉10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和江蘇省啟東呂四港區環抱式港池項目。

黃慶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振華重工將打造全產業鏈,在逐步整合強大的鋼結構制造能力、整機遠洋運輸能力、高端設計研發能力後,公司構建出強大的全產業鏈運營能力,全面提升了核心競爭力。

據介紹,上海振華重工占地總面積1萬畝,鄰水外場面積近2千畝,擁有鋼結構車間84萬平方米,其它車間55萬平方米,具備年產100萬噸鋼結構的制造能力。所屬長興分公司擁有深水岸線5公里,承重碼頭3.7公里,是世界最大的重型裝備生產基地;所屬南通傳動公司具備年產精密減速器2萬套的生產能力,配備國內最高端的精密制造設備,是亞洲最先進的重型齒輪生產基地;所屬港作輪公司具備各類港口作業船舶70余艘;所屬船運公司,擁有26艘遠洋運輸船舶,可承接重大件運輸、專用產品的運輸等,使公司成為世界上唯一擁有整機運輸能力的設備制造商;在歐洲、北美、亞洲等地建立了分支機構,解決了全球客戶采用“ZPMC”產品的後顧之憂。

人才是振華重工的核心競爭力

振華重工參與了眾多國際國內知名大型鋼結構項目,為世界最高級別鋼結構橋梁——美國舊金山-奧克蘭新海灣大橋提供了4.5萬噸鋼結構。韓國仁川鋼橋、挪威哈當厄爾鋼橋、蘇格蘭福斯新橋、英國海上風力電站、丹麥奧登塞鋼橋以及全球最高的美國拉斯維加斯摩天輪等項目的鋼結構也全部由振華重工提供。

振華重工還參與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提前一個月完成大橋島隧工程大型鋼圓筒的制造、運輸、安裝工作,確保工程如期推進。制造調試了技術領先的鋼模板,為澆築隧道沈管提供了設備支持。自主研制了國內首創、世界出運能力最大的海底隧道管節沈放船和全球最大的深水碎石高精度拋石整平船,提升了國內水運施工的裝備水平

作為世界上能設計、制造大型起重船的三大企業之一,振華重工自主研制了4000-12000噸大型起重船,屢創世界第一,其中制造的12000噸起重船是全球起重噸位最大的全回轉起重船。公司是國內出口鋪管船整船產品的第一家。研制的3000-5000噸海上石油鋪管船率先出口盧森堡、新加坡、俄羅斯、阿聯酋和西班牙等。

黃慶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科技創新和完成重大項目的背後,關鍵是靠人才,人才是振華重工的核心競爭力。振華重工下屬的三大設計院人員流動率只有3%到5%,在薪酬制度設計上,技術人員工資比管理人員多20%到30%,技術人員有專門的薪酬體系和晉升渠道。

黃慶豐表示,公司願意給年輕人更多的平臺和機會,去歐美大公司交流學習。而且建立了容錯機制,允許設計研發中犯錯誤,營造寬松的氛圍,充分調動人員的積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