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

689使出兩招——統戰兼分化,拉攏自由黨主席張宇人入行會,為自由黨製造內部矛盾,激到田少扎扎跳;一班拔萃仔喺舊生會聚會時,內部討論張宇人和田北俊兩位知名校友,爆響口謂田少以往貴為自由黨大佬,都扶持過張宇人,位於銅鑼灣新地旗下的世貿中心會(World Trade Centre Club),五、六年前就係由田北俊穿針引線,推薦張宇人嘅公司擔任會所飲食顧問,收三球一年㗎,如果唔係張宇人又點喺立法會飲食界別出線呢?

對此田少的回應是:「你繼續去了解吓。」仲俾個伸脷嘅emoji做反應。但班拔萃佬又謂,既然田北俊已退任自由黨主席,咪俾機會「後生」上位,唔好學得以往田少做自由黨主席咁,一王兩后(註:劉健儀及周梁淑怡任副主席)頂住啲位,搞到啲細嘅冇上位機會,畢竟年屆六十七歲嘅張宇人入到行會,可能係佢政治生涯嘅高峰。

大火船釣泥鯭闖禍

新加坡九架裝甲車由台灣返國途中「滯留」香港,引發諸般猜測;包括阿爺唔妥李顯龍手指拗出唔拗入,喺南海糾紛企錯位,撐海牙法庭裁決,非要懲戒不可,由是吩咐特區海關做嘢。是耶?非耶?當事人唔出聲,外人無從得知。但中環資深觀察家睇過隻船嘅航程,發覺佢由高雄開出,先去廈門再嚟香港,路線奇怪。按理隻船載住啲敏感軍事物資,冇理由唔兼程趕返新加坡啫。兜兜轉轉,直情慌死冇人發覺咁嘅款,何也?無他,生意淡薄,為咗維皮,即使係APL嘅大火船亦要學的士釣泥鯭咁,逐處埋站接貨,以致闖禍。照計新加坡大把儲備,專船送啲裝甲車返歸都得啦,何苦坐泥鯭船呢?有啲錢係唔慳得o架,李生!

中環寸嘴一雞三味冇得輸

同我識咗廿幾年嘅滙豐退休banker由溫哥華返咗香港,大家都喺番邦同洋鬼子外匯traders周旋過,一於去家全七福聚一聚,憶起洋鬼子banker好×寸,有錢搬去都仲要受氣,講明we are flooded with money,好似呢排外匯上落咁大,喺銀行佬面前要有台型先得!嗱,我作為精明投資者,揸住本位係美元,去做carry trade,借錢去short Yen,再long高息貨幣,咁就一注本錢做三單生意,氣勢都拋死銀行佬,佢哋都係見生意開眼!好似一雞三味咁,第三味係有雞雜內臟嘅,咁就保證係新鮮雞,唔係好似依家乜乜中學雞、大學雞,又專業小雞!家全七福梗係要搵招呼開「大劉」嘅大家姐「阿文」嚟同我點菜,徇女士要求,叫招牌薑米蛋白炒飯,吖,食落都唔係我平時食開嘅style,唔夠薑喎!不過我心情好唔彈佢鐘,即刻問個「阿文」究竟,啊原來要好似Facebook Like咁,打單時打三粒星——「加薑粒」,仲要話明乾身,好,咁就來多一碟;「阿文」不愧服侍慣大劉,我輕輕噏吓:「吖,對面枱嗰碟馬仔好似幾靚喎?」佢即刻同我去廚房撲碟出嚟!

楊國佳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八十年代往北美洲開山劈石,做一帶一路先頭部隊,自比為星仔變星爺前冇人懂欣賞其無厘頭文化,廿年後終於領略當中奧妙,與粉絲分享在北美洲各路人士交手經歷,絕不老點。

大劉個朵先夠響

以往有賣車仔推銷手頭二手七人車時,透露上手是「大劉」的,立即就賣得出,可見大劉魅力猶在,「梁英偉」名字未必人人識,但講係「大劉」愛美高舊拍檔就令人另眼相看。上月中,梁英偉發展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開幕,焦點去晒來剪綵的香香公主岑麗香身上,主人家梁英偉伉儷恍似靠邊站;但最近「大劉」當紅,梁英偉以「大劉舊拍檔」身份再曝光接受訪問,才達到宣傳其新酒店公關效果。其實梁英偉在愛美高與大劉共事時都有其「小鱷」本色,八五年二月,有班基金佬以高價接咗大劉手頭愛美高股份,大劉辭去主席一職,由梁英偉接任愛美高主席,靈魂人物一起身,愛美高股價三個月狂插五成,大劉趁機以低價買回愛美高股票,初嘗做金融大鱷滋味,七個月之後重新入主愛美高,梁英偉亦退出董事局,二人其後分道揚鑣,但三十年後,梁英偉仍脫不掉「大劉舊拍檔」呢個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