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驚魂大跌, 曾經的融資利器,轉眼間已成最大的風險源。不斷跳水的樂視網股價,如同達摩克里斯之劍,高懸在樂視掌舵者賈躍亭頭頂,隨時都有墜下的危險。

12月6日,樂視網第二次驚險跳水,創下年內新低,收盤價比6月初複牌後最高點下跌了40%以上。2015年10月,賈躍亭曾一次質押樂視網5.07億股,當時樂視網平均股價在53元左右。隨著股價不斷下跌,賈躍亭的大量股權質押,已經瀕臨危險境地。

根據 《第一財經日報》調查,2013年前後,賈躍亭等股東多次質押樂視網股權融資時,設定的最高質押率為40%,當質押率達到、大於60%時,需要追加保證金或質押物。業內人士亦稱,目前上市公司股權彈性較大,質押率在30%—70%之間,但創業板質押率一般最高為40%,而平倉線則在60%左右。由此測算,賈躍亭上述股權質押率已經達到53%左右,補倉迫在眉睫。

股權質押瀕危

12月7日一早,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因擬披露重大事項緊急停牌。12月6日下午2點30分左右,樂視網股價忽然跳水,盤中最低價一度達到35.01元,幾乎觸及跌停,創下年內新低。此後雖然有所拉升,但仍難挽頹勢,最終報收於35.8元,跌幅達7.85%。

作為股權質押的常客,樂視網此番火速停牌,令市場迅速與賈躍亭股權質押危機聯系起來。《第一財經日報》梳理發現,2011年7月到2015年10月的四年時間里,賈躍亭先後進行近30次股權質押。2015年10月26日,賈躍亭一次就質押了所持5.07億股,占其所持樂視網股份的64.81%。截至2016年9月底,其所持股份中,處於質押狀態的仍有5.71億股。

但毫無疑問的是,樂視網股價大幅下跌,已令賈躍亭質押的股權險象環生。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10月,賈躍亭大規模質押時,樂視網均價在48元—53元左右,處於相對高位。2016年6月3日複牌之後,樂視網的股價最高點為60.98元,但不久就開始綿綿下跌,其間雖然有所反彈,但始終未能扭轉頹勢。截至12月6日收盤,最近五個月累計下跌25.18元,累計跌幅已達41%左右。

2015年之後,由於有關樂視網股權質押的信托計劃很少出現,賈躍亭上述5.07億股股權質押率尚不清楚。 “質押率跟市場行情有關,彈性也比較大,最近一年來平均水平在30%—70%之間。”華南某大型信托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目前大藍籌的質押率可以達到70%,創業板一般在35%,單最高不會超過40%。

而本報記者此前獲得的資料顯示,2012年、2013年,賈躍亭、樂視網其他股東,都曾通過多家信托公司進行信托融資,且均以樂視網股份提供質押。根據東莞信托等發行的信托計劃資料,樂視網的初始質押率均不高於40%。

由於缺乏相應信息披露,賈躍亭2015年的股權質押平倉線無法得知。根據業內人士介紹,按照業內通行做法,支付保證金或增加質押股票數量等補倉行為,是跌破預警線,並逼近或擊穿平倉線時的風險控制措施。換句話說,上述信托計劃中質押率達到、大於60%的質押率時的補倉要求,也就是當時賈躍亭等質押樂視網股權的平倉線。

“一般情況下,股價下跌後,質押率達到六成時,質權方就會要求補倉,有的質押率七成時也會要求補倉,否則的話就會被平倉。”上述華南信托人士稱,目前藍籌股股權質押的平倉線,普遍要低於中小板、創業板,但具體也要看質押方與質權方的約定,各個金融機構之間對此也有一定差異。

按照上述補倉要求計算,按照樂視網目前的股價,60%的質押率約為14.3元。而2015年10月,賈躍亭大規模質押時,樂視網均價在50元左右,若質押率維持40%的水平,則當時質押價格約在20元左右。但有資料顯示,樂視網股權質押率均未達到40%,而是處於24%—38%之間。由此測算,賈躍亭等的質押價格最高可能在19元左右,可能尚未達到平倉線。

命懸股價

12月6日收盤後,有市場傳言稱,賈躍亭有一筆樂視網股權質押平倉線為35.21元,35.01元的最低價,已經一度跌穿平倉線。12月7日下午,樂視網回應稱,傳聞中的平倉數據與實際情況不符,純屬臆測。隨後,賈躍亭也在其個人微博上否認。

12月7日,《第一財經日報》撥打樂視網董秘趙凱電話,向其核實賈躍亭上述股權質押的預警線、平倉線,但電話接通後其工作人員稱,此事由其公關部門負責,但卻始終不願透露公關部門聯系方式,並稱該公司已通過官方渠道進行回應。

按照上述數據測算,樂視網收盤價略有回升,該公司大量被質押的股權,雖然可能但並未擊穿平倉線,風險仍然高懸於賈躍亭頭頂。根據2013年賈躍亭等人多次質押樂視網的信托計劃約定,在存續期內,因質押股票的交易價格下跌等原因,導致按當日收市價計算的質押率大於60%(含60%),回購方或第三方,須於T+5工作日內,支付保證金或增加質押股票數量,支付保證金或增加質押股票數量應使質押率小於45%。

按照去年賈躍亭進行融資時的質押價格測算,截至樂視網12月7日收盤,質押率已經達到53%。這意味著,一旦樂視網股價繼續下跌至補倉線時,賈躍亭將需要籌集大筆資金追加保證金或質押物。如果按照19元的質押價,要將質押率降至補足45%,5.07億股股份所需資金,將達到15億元以上。

對整個樂視、賈躍亭來說,其面臨的資金風險,還不止股權質押。除了此前樂視非上市業務的欠款傳言,上市平臺樂視網也有大量即將到期的債務。三季報顯示,截至2016年9月底,樂視網貨幣資金為56.1億元,而同期短期借款余額、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合計約為30.5億元。

樂視網上述短期債務中,不少或與賈躍亭相關。根據2016年半年報披露,2015年8月以來,賈躍亭及其關聯企業,共計為樂視網提供了超過20次擔保。截至今年6月底,擔保金額共計21.3億元,除了已經執行完畢的八筆,共計7.1億元,其余的大部分已於近日到期或即將到期。

披露信息顯示,賈躍亭為其提供的擔保,近期已到期或半年左右將到期的共有11筆,總金額共約11.3億元,其中2016年12月到期的共三筆,金額共計1.85億元,其中兩筆已於12月7日到期,金額1.5億元;2017年一季度到期的兩筆,金額共計2.43億元,2017年二季度到期的六筆共5.9億元,且時間大多集中於當年6月初,只有兩筆在明年下半年到期,金額4.5億元。

樂視網的股價,如今已成為整個樂視、賈躍亭的命門所在。但樂視網股價下殺危機仍然高懸,最為突出的風險便是規模巨大的融資盤。根據公開數據,截至12月6日,樂視網的兩融余額50.06億元,其中融資余額49.98億元,融券余額609萬元。換言之,融資盤在樂視流通市值占比已超過10%。而在今年6月之前,樂視網的融資盤穩定在30億元左右。

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樂視網的股價已與賈躍亭股權質押的60%的補倉線、平倉線已經相差不遠。一旦股價繼續下跌,樂視網股價將面臨再次下跌的風險,賈躍亭股權質押的風險也將隨之暴露。而在12月6日,還有4.22億元融資買入樂視網,而當天一旦出現風吹草動,這些杠桿資金可能成為其下跌推手。

除了杠桿資金的風險,遊資也對樂視網虎視眈眈。交易記錄顯示,12月6日,樂視網買賣前五大席位均為華泰證券南通人民路、華泰證券南通姚港路營業部、銀河證券臺州營業部,買入金額分別為5392萬元、5213萬元、3393萬元,賣出金額同樣為1.16億元、6762萬元、4093萬元。

危險的循環

作為樂視系唯一的上市平臺,樂視網承擔著為整個樂視輸血的重任。樂視網股價下跌,勢必將對整個樂視資金產生重大影響。

《第一財經日報》此前曾報道,半年報顯示,截至2016年6月底,賈躍亭提供給樂視網的資金余額為20.7億元,與其約57億元的套現金額有較大差距。另外,賈躍亭質押樂視網股份所獲資金,也並未回流上市公司。此前,賈躍亭將其所持股份質押給東莞信托、中信證券等金融機構時,對於質押原因,樂視網均稱,是出於賈躍亭個人投資、個人資金需要。

通過關聯交易,樂視網還向樂視非上市板塊輸送了大量資金。2015年,通過貨物、版權采購等方式,樂視網與十余家關聯方共發生關聯交易27.1億元。10月31日公告稱,該公司公告稱,僅通過向關聯方提供金融服務、銷售商品兩項關聯交易,金額合計已達77.2億元。此外,樂視網還以股權投資的形式,向子公司、非上市板塊輸送資金。

而隨著股價下跌,部分重要投資者、股東也在與樂視網漸行漸遠。其第二大股東深圳鑫根下一代顛覆性技術並購基金一號投資合夥企業(下稱鑫根基金),已經開始大幅減持。樂視網半年報顯示,截至2016年6月底,鑫根基金持有其9340萬股,減持660萬股。而到了9月底,鑫根基金持股數量進一步降至7005萬股,持股比例降至3.53%,三個多月減持了2995萬股。

樂視網以45.01元/股的價格完成近48億元的定增,財通基金、嘉實基金、中郵創業基金三家公募基金和牛散章建平包攬了該次定增。其中,財通基金、嘉實基金、中郵基金分別認購17.6億元、9.6億元和9.6億元。牛散章建平豪擲11.2億元認購2488.34萬股,並以1.26%的持股比例,位列樂視網第七大股東。目前35.8元的價格,已教定增價下跌9.2元,跌幅達到20%,上述投資者已虧損接近10億元。

樂視的股價與樂視的資金鏈,儼然已經形成連鎖綁定關系。上海一名私募高管此前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若樂視網繼續下跌,首當其沖被觸發的或是股權質押風險。而股權質押風險觸發,無疑又將造成股價大跌,不僅影響賈躍亭等一眾股東套現,更頭疼的是削弱整個樂視的融資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