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輝山乳業攻防戰進入第二輪,輝山乳業開始占據優勢。

19日,渾水公司針對輝山乳業再度發布了第二份調查報告,第一財經記者看到,渾水公司提出了新的證據,指責輝山乳業存在收入造假,誇大利潤率和電商銷售數據等問題,但似乎第二份報告並未取得預期效果,截至發稿時,輝山乳業上漲近2%,沽空比率也大幅降低。分析人士表示,渾水或並非針對輝山乳業,而是延續操作慣例。

渾水公司16日突然發布了第一份多達47頁的調查報告,指責國內乳企輝山乳業(06863.HK)涉嫌財務欺詐,並列出多項指控,包括虛報利潤、苜蓿種植造假、董事會主席侵吞公司財產等,並稱輝山乳業公司實際價值接近於零。這份報告導致輝山乳業當天股價快速下跌並暫停交易,當晚輝山乳業對渾水報告進行了逐條批駁,否認了渾水的一系列指控,並宣稱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權利。

19日雙方再度交手,渾水公司在官網掛出了第二份13頁的調查報告。渾水公司進一步指責輝山乳業在收入上有欺詐嫌疑。報告顯示,渾水公司通過對輝山乳業銷售成品的四家實體企業的增值稅數據估算,消除內部銷售數據後,估算結果較輝山乳業公布的財務數據低29.4%,因此認為輝山乳業的銷售數據作假。

此外,報告稱,輝山乳業公布的2014財年數據,當年奶牛單產超過9噸,而渾水公司的調查人員拍攝了部分輝山乳業的廠房,認為輝山乳業部分農場環境和設施不佳,存在設計和施工問題,現有環境不足以維持奶牛較高的產量,因此認為輝山乳業在編造故事,並使其具有可持續性。

同時渾水公司對輝山乳業2016財年的銷售額增長表示懷疑,認為其在線銷售的增長率等數據存在造假嫌疑。報告認為,渾水對電子商務數據的調查顯示,目前網端乳制品銷售緩慢,總量並不大,但輝山乳業的互聯網端增長遠超過國內乳業龍頭企業蒙牛乳業和伊利股份同期數據。

輝山乳業方面也迅速做出反擊。

早間,輝山乳業公告稱,輝山乳業控股股東董事長楊凱於2016年12月16日透過冠豐有限公司從市場上增持2476.6萬股公司股份,以提振信心。冠豐有限公司由楊凱持有90%的權益,由葛坤持有10%的權益。購買完成後,楊凱及葛坤合計持有約98.46億股股份的權益,約占公司全部已發行股本的73.06%。

中午,輝山乳業再次發布公告對渾水報告的第二部分進行澄清,稱公司董事會確認,公司在年度報告和中期報告中報告的合並收入,是根據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編制,且公平的反映了公司在相關報告期間的業績。而對於渾水公司提出的輝山乳業收入造假的結論,董事會認為不值得再浪費筆墨。

隨後第一財經記者從輝山乳業方面獲悉,針對渾水的第二份報告,輝山乳業將繼續保持強勢態度,今晚或還會有進一步的說明。

不過,相比第一份報告對輝山乳業股價的打壓,渾水公司的第二份報告幾無效果。截至記者發稿時,輝山乳業上漲1.83%,同時記者查閱公開資料看到,輝山乳業的沽空比率大幅下降,從16日的53%下降到19日的1.7%,而此前半個月內,輝山乳業的沽空比率一直保持在高位。

資深乳業分析師宋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2015年,專家團曾對輝山乳業牧場進行抽查,當時發現與國內外乳企牧場建設相比,輝山牧場的硬件設施比較完備,保暖性和通風性都比較好,牧場室內的墊料使用的是幹糞和沙土,和渾水報告表述的並不一致。而且隨著國內奶牛養殖技術的提升,國內優質牧場奶牛單產的產量都有比較大的提升,國內幾大乳企的奶牛9-10噸/單牛產季的情況並不少見。他希望渾水公司雇傭的中國專家可以現身對質。

公開資料顯示,渾水公司創始人Carson Block曾經在上海工作,會說一些中文,公司名稱取自中國成語“渾水摸魚”之意,其運作模式是,通過市場上已有的做空機制買空某股票,然後發布負面報告使股價下跌從中獲利,隨後而來的可能是與律師事務所或者投資機構合作,通過集體訴訟獲取高額賠償。

此前,以“渾水”和“香櫞”為代表的西方做空機構頻頻得手的影響下,2010-2012年曾掀起中概股做空高潮。2010年,渾水發布報告揭露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民企綠諾科技造假,而導致其被納斯達克摘牌。此後渾水也曾多次狙擊如分眾傳媒、展訊通信、新東方、奇虎等中資公司。但隨著在展訊通信和奇虎的攻防戰中失利,做空機構的公信力受到質疑,因此做空中概股的大潮進入尾聲。

值得註意的是,近兩年來,渾水公司一直並未對中概念股下手,而這次對輝山乳業出手多少讓業內感到意外。

不過,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渾水公司的做法或沒有太複雜的原因。此次渾水公司恰好是抓住輝山乳業準備回歸A股的時候動手,而根據以往A股IPO的歷史看,不排除有公司為IPO粉飾業績而導致瑕疵被抓住。

沈萌認為,輝山乳業並不是國內最大的乳企,而且此前國內乳企龍頭伊利股份也曾投資輝山乳業,所以從競爭角度惡意做空的可能性不大;而另外輝山乳業在港股的價格也一直低迷不活躍,所以惡意做空謀求二級市場價差的可能性也不大。同時,作為機構投資者占主流的、獨立分析判斷精神強的香港市場不會因為有人做空就盲目跟風,這在此前渾水做空不成功的案例已經證明。

雖然目前從股價和沽空比率等數據上看,輝山乳業占據優勢,不過沈萌認為,渾水報告指出的問題到底真相如何,還需要時間的檢驗,所以目前並不能說明誰勝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