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見經傳的經濟學家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一時間刷爆了各大媒體的網站。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21日宣布組建一個新機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並任命納瓦羅為該委員會主席。

這位此前僅在極小關註中美貿易政策專家圈中才“大名鼎鼎”的納瓦羅,為何引發如此高的關註?

早在特朗普當選之日,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韓磊(Paul Haenle)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就指出,目前可知的一位在中國經濟政策方面有可能對特朗普產生影響的人士——加州大學厄文分校經濟學教授彼得•納瓦羅,在他的文章中表現出令人擔憂的傾向。

納瓦羅此前在中國方面有三本著作,其中最後一本《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被制作成紀錄片。特朗普在任命的聲明中表示:“我在許多年前讀過納瓦羅有關美國貿易問題的一本書,並對他的論證的清晰性和他的研究的徹底性印象深刻。”

“他已經預先記錄了全球主義對美國工人造成的傷害,並為恢複美國中產階級鋪平了道路。作為我任內的貿易顧問,他將承擔重要角色。”特朗普說。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致力於中美貿易研究的資深經濟學家對第一財經表示,特朗普此舉揭示了他將堅持此前在選戰中有關中美貿易以及其他問題強硬表態的承諾,在短期內中美貿易摩擦存在風險。

對華鷹派納瓦羅是誰?

按照納瓦羅的自我表述,他是一個“里根-特朗普式民主黨人”。

特朗普轉型團隊將納瓦羅描述為一位“具有遠見卓識的經濟學家”,他將“制定縮小貿易赤字、擴大經濟增長,並阻止工作外流的貿易政策”。

納瓦羅畢業於哈佛大學,長期研究對華貿易,並對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尤為介意,此前他曾稱美國對其他國家收取高額關稅的做法並非貿易保護主義,而是“防禦性”貿易舉措。

上述資深經濟學家對第一財經表示,納瓦羅畢業於哈佛大學,經受過嚴格的經濟學學科教育,應當算是一位經受過訓練的經濟學家,但是他後期的著作所反映出的問題,又令人對他的經濟學能力產生了懷疑。

盡管如此,納瓦羅仍然是特朗普經濟團隊中唯一一名經受過正統經濟學訓練的經濟學家,他在2016年8月正式加入了特朗普團隊,在之前甚至都沒有同特朗普見過面或進行過電話交談。

根據納瓦羅的敘述,他同特朗普此前交換過信件。不過在此之前,納瓦羅就在不同場合支持特朗普,並在報紙上闡述他對於貿易的觀點。他在《洛杉磯時報》上撰文,指出他在教學中得出了他對於中國的看法,“我在21世紀初開始註意到,我的許多有工作的(前)MBA學生都徹底失業了。隨著我開始更深入地觀察,所有的緣由都指向中國。”

在一篇美國媒體的評論文章中,作者認為要“在納瓦羅這里讀懂特朗普”:“如果你希望讀懂特朗普在中國方面的看法,那麽就看看納瓦羅寫的書。”

納瓦羅還在不少署名文章以及他在選戰時期同當下的美國商務部提名部長羅斯共同撰寫的白皮書中,闡述了他對於貿易和中國的看法。

在一篇署名文章中,針對特朗普對中國和墨西哥等國收取45%關稅的威脅,他表示:“特朗普將針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任何在貿易方面使用貨幣操縱或其他非法出口補貼的貿易夥伴征收關稅。”

在上述有關貿易的白皮書中,納瓦羅和羅斯則指出,將削減美國貿易赤字並增強美國制造業能力,以此強化美國經濟增長,並回到GDP每年增長3.5%的水平。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是幹嗎的

特朗普21日宣布組建的新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又承擔了何種任務?

特朗普過渡團隊在聲明中表示:“組建國家貿易委員會顯示了當選總統振興美國制造業,讓每名美國人都有機會獲得體面工作和體面工資的決心。”

具體而言,該新機構將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家經濟委員會等現有機構形成補充作用,且特朗普團隊表示該機構將專註於增強美國制造業並在基礎建設和國防工程方面引導“買美國貨,雇美國人”計劃。特朗普過渡團隊表示,這是歷史上白宮首次設立一個專註於制造業的辦公室,這意味著特朗普將遵循他在選戰期間許下的承諾。

不過外界對於國家貿易委員會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之間授權如何區分仍不清楚。目前特朗普團隊方面的人士表示,提名商務部長羅斯將在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政策方面扮演最中心的角色。

盡管如此,特朗普在貿易方面的團隊仍存在著“自由貿易派”和“貿易限制派”之爭:納瓦羅和羅斯都主張增加貿易限制,目前美國貿易辦公室(USTR)代表職位的強力競爭者之一的諾柯鋼鐵(Nucor Corp)前首席執行官迪米可(Dan DiMicco)也是一位“貿易限制派”,此外特朗普還任命了三名具有豐富對華鋼鐵反傾銷經驗的律師加入美國新政府的貿易團隊。

早在特朗普當選後,美國各鋼鐵協會就密集同特朗普的過渡團隊接觸,遊說其尋求更嚴厲的貿易防禦措施。譬如包括諾柯鋼鐵等會員企業的美國鋼鐵產業協會(AISI)則表示,會在此方面繼續做出努力,並指出迪米可是一位鋼鐵產業的堅定擁護者。

另一方面,即將領導國家經濟委員會的科恩(Gary Cohn)則更加傾向於支持自由貿易,而特朗普目前正在考慮的經濟顧問委員會領導人庫德洛(Kudlow)也是一位堅定的自由貿易支持者。

在不少經濟學家看來,如果針對貿易赤字問題制定政策,則有可能導致貿易保護主義行為,而另一方面特朗普任內的貿易赤字擴大從理論上來說幾乎無法避免:特朗普承諾將減稅並擴大基礎建設,而為此產生的財政刺激所帶來的財政赤字缺口需要從國際資本市場借入資本進行彌補,這在貿易項下將帶來進一步的貿易赤字擴張。

美國著名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貿易政策研究負責人艾肯森(Dan Ikenson)表示,納瓦羅對於貿易的觀點是“危險、具有誤導性,並充滿零和博弈”,且有可能面臨來自總統團隊內部的反對意見。

“特朗普希望經濟增長,希望人們愛戴他,但是如果實施納瓦羅降低貿易赤字的瘋狂計劃,實現‘平衡貿易’,這將導致資本外逃,國外市場拒絕美國商品進入,並導致經濟崩潰,”艾肯森表示,“我希望這可以令國會共和黨人公開反對,並中和特朗普任內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