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師朋友:
剛才有空到你攤檔看看,沒想到那麼熱鬧。看了那些留言,再看你的電郵,心中微笑。想不到你我無情情升呢,升了一個輩份。你的粉絲喊我蝦餃叔而你稱我蝦餃兄,被人叫阿叔,肯定是輩份高了;叫阿叔作兄台的當然也有番咁上下。
老頑童從來對什麼名份輩份或地位等都不當回事,人家叫我阿叔沒感覺,叫我靚仔我更開心。做了長輩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老頑童家族繁衍,後輩人口眾多。所以多年來打死都不回香港過年,古語有云:送羊入虎口,我可沒那麼傻瓜。算一算二十多年來的利是錢,加起來可以買很多罐午餐肉。自從那個長頭髮的革命騙子用午餐肉掟人之後,午餐肉在香港就變作新的計算單位了。
既然大家都叫老頑童阿叔,又有談老頑童的嗅覺,就讓老頑童跟大家講一個狼與松鼠的故事。為什麼有狼的稱號?孤狼在那個故事中充分表露出他的狼性。這個故事不帶任何價值觀念的評論,也是說:不分是非,只討論過程與後果。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