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開)
(夜。)
(大宅內。)
(漆黑的房間中,男女戶主相擁而睡。)
(忽然,男的驚叫了一聲,叫起身來。)
男:哇!(坐起身,順手開着了床頭燈),老婆你在搞乜鬼?
女:老公,我剛做了一個甜夢,我想開香檳。
男:那我去拿香檳來,你將手縮回去再說。
女:(害羞地)不....我...我棍開「那一種」香檳...
男:(有點受不了刺激)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臟不好,而且事情十劃都未有一撇,你這麼興奮幹麼?
女:(啐了一口)唓。你那老頂都給DQ了,十劃起碼有了兩撒,就如你唇中的鬍鬚一樣。
男:我不是說過,如果對大家有貢獻,那我就會出來宣布,你等一等吧。
女:(大發嬌嗔)那你還等甚麼?
男:我要等緣燈呀!小明還沒跟我說過甚麼...
女:(不解地)那個小明算是什麼東西?你要這麼怕他?想當年,你跟我一起的時候,想要就要,也不理會衝紅燈甚麼的...(唱)
「從小老師也加倍認真
來教導我步過紅綠燈
右與左 必須清楚看真
那管一次做錯 也都可摧毀這生
明明綠燈 轉眼變成紅燈
假使相當勇敢 怎可挽回自身
若要衝 損傷怎可以不留痕
來又去 要找的際遇未接近
明明綠燈 轉眼變成紅燈
抬頭前望去 對面馬路如此吸引
逐秒等 心急總加倍的難行
難道我 要必先壯烈地犧牲 去換吻」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