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3-7  TCW




影劇新聞不常登上主流報紙的頭版 頭條,藝人梁洛施與「華人首富之子」高調分手之事,最近卻躍上各大媒體的重要版面,擠掉許多國內外大事。一則風花雪月的新聞引起如此大的關注,因為:一, 男主角是首富之子;二,根據報載,分手費超過新台幣一百億元。九九.九%的人窮其一生的努力還掙不到這天文數字的百分之一,卻有二十二歲的女孩輕而易舉獲 得,翻開華人世界的近代美女史,恐怕很難找到第二位。無怪乎,有媒體以「鑽石女郎」形容梁洛施。

走筆至此,我很好奇,如果現在做一份民調:「有多少人希望自己是梁洛施?」我猜,結果應該超過八成的人回答是:「我願意。」

我 的猜測全憑直覺,或許你認為我太小看台灣人的價值觀。我還真希望如此。幾年前,《商業周刊》曾經以較大篇幅報導過名女人何麗玲,當時一位年輕女記者很興奮 的跟我說,何麗玲是她的偶像。我問這位學經歷俱佳的記者,為什麼?她的回答是,她漂亮、自由、有錢,而且不需要很努力工作就擁有這一切。這是任何女人都羨 慕的境界。這位女記者可能簡化何麗玲人生的努力,不過這不在此次討論的範疇。這段談話的重點在於,這位草莓世代所用的形容詞「不需要很努力工作就擁有這一 切」,間接凸顯她對於輕鬆變有錢的渴望。而這樣的價值觀,似是為數不少的新一代的主流價值觀。

有錢真的不錯,我同意。不過,人生的幸福如果簡化成財富的多寡,終其一生不過是一場悲劇。

一個二十二歲就擁有百億財富的女孩,她將如何過一生?她可以有私人飛機、專屬遊艇、豪宅、僕從,想買什麼就能有什麼。然而,有多少人深思過Easy Money的後遺症?

Easy Money將會剝奪許多看不到的幸福。一則,人生失去打拚的動力,她將很難體會到辛苦插秧終有所成的喜樂。再者,她將很難分辨追求她的男士們,愛的是她的 錢,還是她的人,比任何女孩都難以獲得真愛。縱然遇到真愛,也會被自己的猜疑給蒙蔽。三者,她必須有更大的智慧才能獲得真正友誼,願意兩肋插刀的友人怕人 說閒話不見得常在身邊,身邊恐怕多是佞友,酒肉之交。

如果,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容易錢(Easy Money)則是化了妝的禍水。一旦來敲門,很少人拒絕得了它。它,太誘惑人了。或許,我們該慶幸的是,它從未來敲門。或許,我們該慶幸天上從未平白掉下一百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