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個董事長。他的對手是一群董事長。

出生在1970年的他,生肖屬狗。按算命的說法,這一年出生的“狗”屬“寺觀之狗”,五行屬金;為人一生樂多煩少,性格偉大,誌氣高昂,做事心急,能取四方之材,父母余蔭少,六親難靠……春、夏生人白手成家,秋、冬出世先苦後甘。

在猴年“尾巴”上,屬狗的他,似乎有些不順心,至少非常勞心。

他祖籍山東,生在廣東海邊。這種南北迥異性格的相互交融,讓其意誌力更加堅強,而身段卻越發柔軟。其柔軟度,令不少同為董事長的人感到驚訝。

小時候,他的老師告訴他說,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有多讀書才能有出息。他啥話都沒說,使勁讀書,反正讀書比出海要容易得多。在該高考的年紀,他高考了,來到了省城。

那時候的這個省城,是全中國最開放最熱鬧的地方。城里的燈,五顏六色;城里的姑娘,也五顏六色。那時候的大學老師,多數不像現在,依然告訴他說,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有多讀書才能有出息。於是那些城里的燈和姑娘,也和他沒了關系。

大學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比同學們多學了30多門課,成了這所大學里的第一批雙學士。學什麽就幹什麽,就算自己當老板也要幹和自己專業相關的,這是那個年代里人們的思路。很多年之後,他開始有錢了;更多年之後,他更有錢了。這些都是後話。

該讀書時,他用功讀書;該工作時,他努力工作。為了當好這個董事長,他每天都在工作,不出差、會客時就待在公司;除了工作以外,幾乎沒有興趣愛好,高爾夫桿都沒怎麽摸過,偶爾打打籃球和乒乓球。

在很多人眼里,熱愛工作的董事長,多數都是個無趣的人,他應該就是這麽個無趣的人。而那些有趣的董事長,恰恰最怕他這樣的無趣的董事長,因為後者實在是太無趣了。他在不算長的時間里,讓最愛爬山、最有趣的董事長的生活變得極為無趣,因為後者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認真工作了;他讓最愛造空調且善吹的董事長的生活也變得極為無趣,因為後者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認真撒嬌了。

當然,他最近之所以勞心,也是因為那些本來挺有趣的董事長們開始變得無趣——在幾十億上百億的大生意面前,尤其在你死我活的境地下,可能誰都不能那麽有趣。亦或者,那些平日顯得挺有趣的董事長們,其實壓根就是無趣的人,裝得久了,連自己也都信了。

生意場上的事,很難說誰對誰錯。很多人都認為,生意就是生意,以結果論英雄——能賺到錢,能平安落袋,自然就是人們眼中的贏家;反之,則是輸家。但在搏殺過程中,形象盡毀、置顏面於完全不顧的董事長們,何嘗又能贏到哪去呢?

結果依然難料,各種變數大量存在。但憑借柔軟身段在商海闖蕩多年,他對各種是非爭議似乎已能看得明白。在和那麽多董事長密集交手之後,他對於怎麽當好董事長,相信有了很好的體會。

整整80年前,也是一個冬天。一個後來被認為是全世界軍界都少見的奇才,在當時中國地圖上都不太好找到的地方做了一個報告,題目叫做《怎麽當好師長》,全文分成了9條。那一年,這個奇才才29歲,當師長的時候才22歲。盡管當時一個師的人數也不會比現在他的企業員工人數多多少。這個奇才說——

一、要勤快。

二、要摸清上級的意圖。

三、要調查研究。

四、要有個活地圖。

五、要把各方面的問題想夠想透。

六、要及時下達決心。

七、要有一個很好的很團結的班子。

八、要有一個很好的戰鬥作風。

九、要重視政治,親自做政治工作。

這個奇才最後說,“藝高人膽大,膽大藝更高。”

上述這些是教旅長、團長怎麽做師長的,而對於他怎麽更好地當個董事長的問題,我建議還可以再加上兩條——第一條是,要“會說話”,尤其擅長說一些“雞湯”,這一類型的學習對象很好找,他熟悉的保險行業里,就有這樣一位董事長,形象好、舌燦蓮花,整天恍如少年。第二條是,要“多笑”,這個保險行業里不好找,畢竟大家是幹金融的,但這款在互聯網行業很容易找,有這樣一位董事長,就是唱著《野子》、露著牙、咧著嘴。

會燉“雞湯”,容易有擁躉;多笑,容易有粉絲。朱元璋在一副對聯中說到,“世事如棋”、“柔情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