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中國環保公益界的領路人走了。

阿拉善SEE公益機構1月16日晚消息,首創集團前董事長、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創始會長劉曉光因病醫治無效,於2017年1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2歲。

6年多前,數百位環保界人士唱著《送別》,含淚送走了國內首個民間環保組織“自然之友”主要發起人梁從誡先生。而劉曉光在中國環保界,同樣是一位旗幟性的人物。

北京萬通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侖曾說,“劉曉光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阿拉善。”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創始會長劉曉光。攝影/章軻

2003年10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劉曉光來到了阿拉善沙漠。面對著一望無際的黃沙滔天,他頓時心覺悲涼。“人類怎麽會這樣呢?”那一刻,他跪倒在沙漠里,“感覺心靈受到洗禮和震撼,開始思考企業家在環境保護上的作為。”

事後,他告訴朋友:“老實說,我在反思我的過去,反思我做過什麽壞事。”

劉曉光說:“我在想,怎麽把中國企業家作為一個階層,帶領到環保領域中去。”

2004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之際,劉曉光召集了80余名企業家到了阿拉善。

那天深夜,茫茫沙漠中,企業家們擠在一個木質結構的蒙古包中,爭得面紅耳赤,場面一度陷入混亂。

劉曉光顯得非常著急。因為第二天,“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就要宣告成立,內蒙古自治區的主席也要到場,而此時,連協會的章程和選舉辦法都還在爭執。

但坐在一旁的萬科董事長王石感覺卻非常好。“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們企業家坐到一起來,是為了同一個目標:關心自然,關心環保,而不是關心自己的命運和自己的企業,沒有功利性。”王石相信。

在之後的阿拉善宣言中,企業家們有這樣一句話:“因為我們心中有希望和夢想……我們希望中華大地山清水秀,一片生機勃勃。”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創始會長劉曉光。攝影/章軻

“為什麽我們要選擇從阿拉善開始?因為阿拉善是中國最大的沙塵暴發源地,2000年中國華北地區9次沙塵暴,有8次源於阿拉善。阿拉善位於內蒙古西部,境內有三大沙漠,巴丹吉林、騰格里、烏蘭布和,三大沙漠中的兩大沙漠即將握手連片,沙漠已經蔓延到賀蘭山腳下,生態災難正呈現不可逆的趨勢。”劉曉光說。

劉曉光承認,是廣袤的沙漠凈化了他的靈魂。而他要做的這種事,正是個人情感的釋放,這種情感歸結為兩個字就是:行善。

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其最初目標就是改善和恢複阿拉善地區的生態環境,減緩或防止阿拉善地區的荒漠化,從而減緩或遏制沙塵暴的發生。

劉曉光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阿拉善生態的根本問題,是自然生態承載不了社會發展過程中人為的擴張。人與生態的矛盾,只能通過“四減”(減少農牧業人口、減少牲畜數量、減少灌木林砍伐、減少地下水消耗)來實現。而這“四減”,是人為的努力可以逐步實現的。

“阿拉善地方政府和阿拉善公益機構已做的工作緩解了阿拉善生態惡化的進程,證明了阿拉善生態是可以保護和治理的,尚沒有達到不可逆的惡劣狀態。”劉曉光說。

阿拉善的養殖業、中藥材產業中,由於肉蓯蓉、鎖陽、甘草和麻黃,以及沙蔥、沙蒿、沙芥、苦豆等可成為藥材或食品的植物極具市場前景,在阿拉善的產量也比較可觀,完全可模擬野生狀態進行大面積人工增產或人工培植。

“這些植物的生產與阿拉善生態息息相關,相互促進。這些植物雖非阿拉善所獨有,但阿拉善是最具生產優勢的。”劉曉光認為,阿拉善的沙產業也具有無限廣闊的開發前景,但並不意味著這是一個簡單的綠色神話。

在一次徒步穿越沙漠後,劉曉光曾充滿激情地寫道:美麗的大廈不能建在沙灘上,要固沙就要種樹種草。這是涉及子孫萬代的大事,否則,大自然就要對人類進行懲罰,好像整個世界都沙化了,人類在玩最後的沙盤。中國的企業家們站出來吧,為母親、為人類,獻出我們的財富和才華。

“我一生中最高興的一次就是我被民選為會長,這是我一生中最光榮的事情。”在2014年6月5日阿拉善SEE十周年環保公益論壇上,劉曉光感慨地說。

在劉曉光所作的《阿拉善之歌》中,他寫道:逝去的終將逝去,逝去的多是塵煙。我們拒絕迷途,諾亞方舟不會擱淺!這個地球需要改變,我們的生存環境需要美麗的容顏。做一個無名英雄吧,大地用青翠為我們加冕。

16日晚,阿拉善SEE公益機構的公告稱:“12年,阿拉善SEE是大家人生中最有意義的大事件和對社會的公益貢獻!它不僅喚起了我們這一代企業家的公益意識和責任感,也號召和凝聚了未來幾代青年企業家的追求夢想。”“請您把沒走完的路指給我,讓我從您的終點出發。請您把剛寫完的歌交給我,我要一路播種火花。謝謝您,我們的領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