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長假剛過,央行就給了市場一個下馬威。

股市過去多年來大概率的“開門紅”被徹底打掉,成交降低到2401億元,不到2015年頂峰2.48萬億的一成,是近兩年調整以來除熔斷後的低點。而陷入調整中的房地產也是吃了一記悶棍;黃金倒是在特朗普限制穆斯林移民的政策背景下,並未受到中國調高利率的影響,站穩在1200美元/盎司之上,對美國非農就業數據超預期的利空顯得“麻木”。

展望未來,貨幣政策從寬松回歸中性成為了資深市場人士共識。對於股市如何走,市場人士出現了巨大爭議,IPO繼續加速以及貨幣政策轉向,成為了較大制約,預期中的春季行情能否延續,更是蒙上了揮之不去的陰影;而隨著全球不確定因素繼續增多,“利空不跌”的黃金則受到越來越多資深市場人士的追捧;房地產則成為不少機構人士看空的重點對象。

股市“有沒飯吃”?機構分歧擴大

2月3日,春節後的第一個交易日,中國央行上調常備借貸便利利率,當天開盤的股市吃了一記悶棍,讓不少期待開門紅的市場人士跌了眼鏡;盡管跌幅不大成交低迷,但預期中的春季行情還到底“有沒有飯吃”?

華林證券策略分析師胡宇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貨幣政策在收緊,註冊制實際上是準備開始了,解禁減持壓力也不小,當前市場估值也依然在高位;預計階段性的維穩只能形成反彈,上半年大概率下跌,時間接近3個月,到5月下旬左右見底;機會是跌出來的,現在機構也不會大舉進攻,畢竟超跌反彈的機會沒到,3300點上方套牢盤也不少,現在成交逐步萎縮,需要以時間換空間。

國金證券策略李立峰團隊認為,面對“央媽”新年伊始的“政策利率”出手,站在當前時點傾向於“小陽春”行情依舊具備。對於後市,諸多因素將有利於提升風險偏好:近期美元弱勢,人民幣的升值,熱錢流出壓力大幅緩解;利率工具使用將暫現真空期,央行需要有較長的時間來評估本次“政策利率”上調後對“國內經濟、通脹、資產泡沫、金融去杠桿”的影響;A股年報披露步入密集期,上市公司盈利好轉趨勢有望延續;市場對中央“兩會”的改革憧憬預期;地產實物配置需求下降,資金的回流等。

廣發證券策略分析師陳傑則稱,在沒有明顯經濟過熱的環境下,很難促發真正的“加息周期”,接下來的貨幣政策導向應該是從“穩健偏寬松”回歸“穩健中性”。2000年以來,國內共經歷了兩輪加息周期,分別是2004-07年以及2010-11年。而這兩次加息周期對應的宏觀環境都是“過熱”的組合——工業增加值增速往往在10%以上,而CPI往往在3%以上。但是反觀當前,無論是經濟增長水平還是通脹水平都還遠未及“過熱”水平,因此很難推斷接下來會進入連續加息的周期。

“春季行情”誰是龍頭?定增價股價倒掛、一帶一路、黃金等板塊成為了不少投資者看好的對象。

金田龍盛投資總經理楊丙田稱,巨量的定增解禁給A股構成一定的壓力,當前註重的是投資標的本身估值是否足夠吸引,一些光靠講故事來圈錢,並無真實業績支撐的公司是不應該進入股票池里面的。不少公司定增破發只是一個維度,當然一些具備真成長的公司由於跟隨大盤調整導致股價與其定增價格發生倒掛,投資者需要會進行重點關註,如果估值合理甚至是被相對低估,這也會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機會。

海通證券策略分析師荀玉根認為,經歷兩個月調整利空因素已逐步消化,目前無需太擔憂。存量博弈的震蕩市中,結構偏向業績確定和政策亮點,以價值股為底倉,持有國企改革、一帶一路。李立峰稱,主線仍在漲價與改革偏藍籌。除了農業結構性供給側改革、混改、通脹主線外,建議關註受益於原油上漲的上遊油氣生產、優質油服以及部分石化品種,受益於供給側改革與整合預期的建材;另外,黃金板塊亦看好。主題方面,建議重點關註一帶一路、軍工等。

也有不少買方人士稱,隨著國家政策進一步重視,2017年將是生育高峰,“二胎”概念也可望成為春季行情主線;投資者也要盡量回避房地產及其產業鏈相關板塊。

黃金“利空不跌”,樓市“凜冬將至”?

貨幣政策轉向中性,對此市場人士都認為,黃金會繼續新一輪的上升態勢。上周五披露的美國1月非農就業人數新增22.7萬,遠超市場預期。2月3日,無論是中國央行提高利率,還是美國非農就業數據超過市場預期,都並未對近日黃金強勢形成打壓,呈現了“利空跌不動”的強勢特征;而去年四季度已經陷入調整的樓市,則繼續成為了資深市場人士看空的對象。

方正證券宏觀分析師任澤平表示,展望2017年,預計年中經濟將在需求側二次探底,但供給出清,政策從穩增長轉向防風險和促改革。股市從水牛轉向業績牛,沒有指數級機會,但結構性機會比較多,圍繞業績和改革兩大主線展開。債市去杠桿,二季度前後可能有交易性機會。人民幣短期企穩但仍然高估,美元回調利好黃金。

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認為,近日消息對黃金好壞參半:利率提高對黃金不利,因為黃金沒有任何利息回報,因而利率的提升意味著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增加。但利率提升同樣增加了經濟的下行風險,而經濟增長是黃金的敵人,因而經濟下行風險的增加對黃金有利。此外利率提升將打擊風險偏好,而風險偏好的下降對黃金有利。而從通脹來看,短期通脹仍處於相對高位,通脹環境對黃金有利。

李立峰則稱,黃金的中期趨勢由利率和通脹主導。前期黃金的連續調整主要源自利率大幅上行,近期來看,中美德等國利率均出現了企穩。預計國內債券市場經歷過風險釋放後,利率債已經穩定,美聯儲加息前過後,國際債市也已經歷過了風險釋放,黃金上漲可持續性強。

針對房地產,姜超認為,2016年經濟增長穩定的代價是房價大漲、杠桿驟升、匯率承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抑制地產泡沫、防範金融風險和推進改革將是2017年首要目標。央行確認貨幣市場加息的結果,其實意味著房貸利率存在著大幅上調的風險,目前5年期以上貸款基準利率為4.9%,這意味著按照5.5%的合理水平,所有的折扣房貸將全部絕跡,否則銀行不如去買債。而2016年房地產市場的異常繁榮,本來就沒有人口結構的支撐,全靠天量的房貸支撐,如果未來房貸利率持續上行,疊加政府對部分一二線城市投機購房限購限貸的鋪開,地產銷量或將持續下行,而地產市場的嚴冬或將到來。任澤平則預計,房價將調整到2017年底到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