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今年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近日,已有20多個省份出臺了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相關文件,或在地方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紛紛部署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任務。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改制上市、員工持股、資產證券化成為高頻詞。多省份相繼公布混改、員工持股實施細則甚至明確試點企業名單。上海、雲南、新疆、吉林等地積極推進市屬企業上市及資產證券化,福建、北京、青海等力推員工持股試點,四川、天津等將推動員工持股年內落地。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所國企研究室主任項安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混改在覆蓋面上已有相當的廣度和寬度,接下來需要繼續深化混改的深度,如混改應重視優化股權結構、完善公司治理,促進國有企業經營機制的轉換;同時,需要同步推進國資管理體制的改革和完善,建立和完善容錯、糾錯機制,以激發和保護改革積極性,支持和鼓勵創新發展。

深圳市國資委資本運作管理處處長任萍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並不是為了混改而混改,而是根據企業自身的特點和需求來采取適合企業自身發展和適應市場競爭的改革方式。比如深圳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增發註資等多種方式,目前深圳國資混合所有制企業比例達到75%,領先全國。

要在混改深度上下功夫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2017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上表示,深入推進公司制股份制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積極探索集團層面股權多元化改革,大力推進改制上市工作,力求包括集團層面在內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所突破,抓好10家中央企業子企業混合所有制員工持股試點。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地方國企進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實質上的深化階段,包括外部資本進入與內部職工持股實施階段。在當下地方經濟下行壓力大和地方政績考核的背景下,地方推動國企改革的動機也更為強烈。未來國企改革在重點難點問題上實現突破、創造出新的經驗將是從地方、從基層先湧現出來的。

項安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混改既是深化國企改革的突破口,也是推動壟斷行業體制改革的重要抓手,今年應有實質性的進展。目前混改最大的難點仍然在於既要積極推進混改,同時要有效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這需要國有股東的理解和監督、國有企業的勇於探索和社會資本的積極參與;關鍵在於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三個區分開來’的要求,把在推進改革中因缺乏經驗、先行先試出現的失誤、錯誤和無意過失等,同明知故犯、謀取私利導致國有資產流失等違紀違法行為區別開來。”項安波說。

因此,建議對國企混改建立免責和容錯糾錯機制。項安波表示,嚴防國資流失的追責機制和保障性措施已經建立,國家已經出臺了相關文件對國企重大投資失誤進行終身追責。在劃清紅線、明確底線的基礎之上,容錯機制的建立將發揮保護改革者、激發改革積極性和鼓勵創新等作用。山東、江西等省已經出臺了鼓勵改革、包容失誤的相關文件,反應比較好。其他地區可以因地制宜予以借鑒,改革方案頂層設計者也可更加重視這方面的工作,以確保國企改革在施工年取得更為明顯的進展。

資產證券化推動混改

資產證券化是實現混合所有制的一個重要手段。今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創新政府配置資源方式的指導意見》提到,堅持以管資本為主,以提高國有資本流動性為目標,積極推動經營性國有資產證券化。

李錦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17年國企整體上市或有明顯提速,國資證券化大概率會以存量公司調整為主。通過整體上市可以優化股權結構,解決“一股獨大”問題,有利於為混合所有制改革創造條件,為保護中小投資人或中小股東合法權益提供制度性保障。

上海市政府工作報告指出,2017年,上海將深化國資國有企業改革,加快推進企業集團整體上市或核心業務資產上市。鼓勵非公有資本參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制,進一步落實擴大非公有制企業市場準入、平等發展的改革舉措。

時任雲南省代省長阮成發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出,以混合所有制改革為突破口,實施一批重點改革項目,提高國有資產證券化水平。陜西省也將加快省屬42戶企業“一企一策”改革,加快企業改制上市和資本證券化步伐,促進轉型升級。

吉林省提出,加快市縣地方國企改革,采取差異化改革辦法,重點推進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支持國有、集體、非公資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擴大國有資產資本化、證券化範圍。

浙江省國資委副主任劉盛輝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對照國務院國資委開展“十項改革試點”相關內容,浙江省相繼開展了混合所有制改革、集團整體上市等13項試點工作。浙江省把推進國有資產證券化作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重要方式,積極推動省屬企業股份制改革和上市培育工作。

員工持股方案更為具體

相比於之前對改革目標的籠統提法,此次員工持股的方案更為具體詳細。多省份相繼公布員工持股實施細則甚至明確試點企業名單。

1月15日,北京市國資委副主任楊秀玲在北京市十四屆人大五次會議的首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北京的員工持股試點只會在競爭類國企中開展,目前已敲定新能源、生活性服務業、文化創意業等領域的6家市屬國企作為試點,目前這6家企業正在研究制定實施方案,名單已上報國務院,待審批通過後將開始進行相關工作。

吉林省提出,2017年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選擇10家至20家省屬及地級市國有企業開展混改試點,選擇5家至10家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廣西計劃實施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員工持股試點,開展職業經理人試點。青海將健全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員工持股和規範企業董事會建設試點。

劉盛輝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浙江省積極推進了混合所有制企業員工持股試點,目前正在全省選擇5~10家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啟動員工持股試點工作。2018年底前完成首批試點並進行階段性總結,視情況適時擴大試點。

改善營商環境是關鍵

關於混改的方式,除了上市、資產證券化和員工持股,引入戰略投資者也是途徑之一。而如何改善營商環境、讓更多的社會資本願意進來、能夠進來也是一個難題。

比如去年8月,遼寧省向省內外戰略投資者首批出售9戶省屬國有企業的股權,被外界譽為“國企重鎮遼寧率先吹響了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號角”。但是半年多過去了,截至目前尚未有公開報道顯示有社會資本接盤。項安波對此稱,社會資本是否有能力、是否有意願接盤是影響因素之一。由於盤子大,一般的民企買不起;債務多、歷史遺留問題未得到有效解決、各種複雜問題相互糾纏等也導致民營資本缺乏參與積極性。

李錦則認為,即便現在有了意向投資人拿到一部分股權資金,也是杯水車薪。混合所有制的關鍵,不僅在於引入資金,更重要的是引入更靈活高效的管理機制,這樣才能真正盤活國企資產,改造舊動能。

項安波建議,地方政府應註重改善政企關系、完善營商環境,讓社會資本有信心參入混改;應重視股權結構的優化設計,避免一股獨大,保障參與各方的有效制衡和合法權益,增加混改吸引力。

業內專家分析,作為一項重大的產權制度改革,混改難免涉及複雜的深層次矛盾,因此推進中不能犯“急躁病”,要與健全現代企業制度、深化壟斷行業改革等相結合,嚴防國有資產流失,分類施策、因企施策,從實際出發,突出適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