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獅子銀行正式推出了 PayMe,官方的宣傳是香港最具話題過數應用程式,結果它真的成功了並且超額完成任務,首天運作沒有一刻順暢,由 PayMe 升級成 PlayMe,網上比人鬧到 HiHi,果然是話題之作。

老占昨天整天嘗試登記失敗,今天大清早再接再厲,幾經辛苦結果終於登記成功。先不說功能如何,此 APP 給我的感覺可以用六個字有形容:「慢、很慢、好很慢」。即使一些如更改頭像等非交易功能也是龜速,每一個功能的時間都足以夠飲一杯咖啡,或者NBA比賽來回入兩個三分波。

這兩年香港老是再說要搞金融科技(FinTech),又設立什麼創科局協助香港的科技發展,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雖然老占也是老鬼,但當我見到各個 IT Forum 上的所謂 IT Leaders 過半數都夠資格享用 2蚊乘車優惠,打 Golf 比打機叻,誰都可以預測得到香港 IT 界未來的發展方向。

講完老野講年青人,我可以簡單說香港年青一輩的科技人員普遍對技術掌握不夠深入。我也曾和其他地區,包括中國、美國、印度等的 IT 人員合作過,差別是香港很多 IT 人入行並不是因為對科技的熱誠,而是只想找一份相對安穩的工作。IT 人放工後會得閒打機、用 facebook/ig 或上網,但會利用工餘時間去編寫程式,研究數據庫的架構、又或者分析 blockchain 的優劣的又有多少?你可以話他們戇居,但正正是因為這樣的態度這些地方的科技產業才能高速發展。

年長的領導,包括香港政府,缺乏宏觀的視野,同時年青一輩對科技熱誠又不足。商界的名句 hi-tech hi 野,low-tech 撈野正好概括了香港發展高科技的狀況。

說回 PlayMe,5年前我在此 Blog 中寫過 從港姐普選爛尾到香港的淪落,歷史果然是一直在重演。無獨有偶,今次 PlayMe 也是由同一間車厘子公司負責開發的。此車厘子公司我也合作過,該公司的工作人員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很年青、喜歡買零食和鐘意幫電話叉電,工作質素就算了吧。老占倒很有興趣知道今次出事的原因,當是一個 case study 也可以做福人民。當然,今次事件是的最大責任一定是獅子銀行,管理軟件開發公司、vendor、進行驗收,面向客戶,都是銀行不可推卸的責任。